华山“天狗”转生的孩子(图)


华山上的天狗因犯了天条,被打下凡间受苦。(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华山上的天狗因犯了天条,被打下凡间受苦。(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一年一度的清明节到了,我又想起三十年前在华山我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情。当时我是华山子弟学校的女教师,清明节学校组织全校师生到烈士陵园扫墓。

早晨整队出发时,有几只黑乌鸦盘旋在学生队伍的上空,哇哇的叫着。有一位年岁大的老师小声说:“这不是好兆头,我们不该去扫墓了。”然而,校领导带队,队伍还是出发了。每班排成三路纵队,按班级次序靠马路右侧行走。那群乌鸦也跟着队伍在空中飞,还哇哇叫个不停。

不一会,一辆翻斗车逆行而来。当经过三年级队伍时,开得好好的车突然扭向学生队伍,孩子们躲闪不及,纷纷倒向路边的麦地。翻斗车也冲过去,顷刻间压住了好几个学生才停下。

老师们急忙跑过去把车底下的学生往外拽,其中四个很侥幸只破点皮,唯独一个叫寇国强的男生鬓角被碰破了。当时两个体育老师急忙抱起他向医院跑(离医院很近)。医生检查时一看,心脏停止跳动,血压也没了。

肇事车辆是当地社办工厂的,厂方领导态度很好,在厂里挖了个地下室,设成灵堂。当时我参与了这件事故的处理,我问司机:“你是个技术不错的老司机,车又没毛病,这么宽阔平坦的大马路,你为什么偏向学生群里开?”他哭着说:“我当时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人在扭我的方向盘,我自己控制不住。”

第七天,我们去给寇国强穿衣服时,发现他的身体不僵硬,很柔软,鼻孔还流血,血液不凝固。有一位当地老人说:“不挺尸的人不是凡胎转世,死后不去阴间,要回天上去。”

寇妈妈想孩子,要把他的魂儿领家来。她在家中摆了香烛、贡品,放上儿子的牌位,找来一位同乡老大伯去领魂儿。老大伯到出事地点划了一个圈,圆圈留下一个口,在圈里烧了几张黄纸,念叨几句话就往回走。

当老大伯到家时,寇妈妈看见从窗户口飞进来一只小蜜蜂,老大伯说是国强变了只小蜜蜂回来了。说来也怪,这蜜蜂围着屋里吊着的电灯泡转了三圈,就落到妈妈怀里待一会,又飞到爸爸怀里待一会,最后又落到老大伯身上待了一会,然后围着灯泡转了三圈,从它之前进来的窗户飞走了。

还有一件奇怪的事,每当去协商处理这件事时,我们都要去灵堂看看孩子。我们落泪,天上就下雨,哪怕是晴天也会突然来一块乌云下一阵雨。当地老人说:“这孩子不是一般的孩子,人们落泪,老天爷也跟着落泪。”

出殡那天,早晨有点蒙蒙细雨,后来越下越大。当把棺材抬到车上时,就下起了瓢泼大雨。学校的师生、厂方的职工,还有许多当地的老百姓,都冒着大雨送了一程又一程。

寇国强是个好孩子,每年都是三好学生,又是班干部。班主任老师哭着说:“这是我们班唯一一个没犯过错的孩子,学习好,又善解人意。”

当时他家生活困难,父亲一人上班,母亲是农村来的,还有一个六岁的小弟弟。娘仨没户口,靠买高价粮吃。国强经常帮着家里干活,烧火做饭洗衣服,拾柴砍草什么都做,懂事又听话,从没叫家长、老师生过气。小弟弟冬天脚冷,妈妈不会织毛活,小国强就学会了织毛线袜子,他死时还有半只没织完呢!

家里为了省钱,做饭烧柴,不买煤。国强从小就去华山捡柴,上学后天天下午放了学先去拾柴。清明节那天,他一大早就起来去了华山。妈妈问他:“为什么今天这么早就去拾柴啊?”他说:“傍晚我就不去拾柴了。”哪知道,他真的再也不去拾柴了。

孩子的突然离去,最痛苦的莫过于父母,无论怎么劝解开导也只是劝人劝不了心。尤其是做妈妈的,更是整天以泪洗面。

可突然有一天,寇妈妈不哭了,精神也显好了。我去看她,她拉着我的手说:“我不哭了,老师们别惦记我了。昨天晚上国强给我托梦说:妈妈不要哭了,我不是你家儿子,我是华山上的天狗。因我犯了天条,被打下凡间受苦十年,清明节必须赶回去。说来也怪,他是属狗的,今年十岁,还有三天过生日。托生在我们这个穷家,也没吃过好吃的,也没穿过好衣服,还净帮家干活。唉!走了也就不受苦了。”

(摘编自正见网)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