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頴匡:民間抗爭力量較議會大 傳統泛民和本土派需加強溝通分享資源(圖)


本土派人士劉頴匡表示現時在議會可以成功阻擋惡法的機會非常低,民間抗爭力量比議會更大,他亦建議「議政平台」和「影武者」方案,讓傳統泛民和本土派加強溝通,分享資源。
本土派人士劉頴匡表示現時在議會可以成功阻擋惡法的機會非常低,民間抗爭力量比議會更大,他亦建議「議政平台」和「影武者」方案,讓傳統泛民和本土派加強溝通,分享資源。(圖片來源:宇星/看中國)

【看中国2020年9月3日讯】香港政府以疫情為由將9月6日的立法會選舉押後一年,為填補一年立法會真空期,中共人大常委會決定現屆立法會延任不少於一年。事件引發社會爭議,本土派呼籲22名民主派議員總辭杯葛人大決定,但民主派議員傾向留任。去留問題至今在民主派陣未達成共識。民主派初選新界東勝出者劉頴匡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專訪時表示,現時在議會可以成功阻擋惡法的機會非常低,民間抗爭力量比議會更大,他建議成立「議政平台」讓傳統泛民和本土派加強溝通,又指一旦民主派議員決定延任,將建議「影武者」方案,即留任議員聘請民主派初選勝出者擔任議員助理,冀將議會資源分配予抗爭者。

民主派初選新東選區勝出的劉頴匡主張民主派總辭杯葛人大決定,他與主張延任的民主黨議員林卓廷昨日(9月2日)就去留問題進行辯論。對於傳統泛民欲堅守議會戰線,盡其所能抵擋、拖延各種「惡法」。劉頴匡指出,過去民主派議員給市民太多假希望,是時候認清現實。

他表示,由當年爭取八八直選、2007、2008年雙普選,抵擋23條惡法,是時候認清現實,目前林鄭都公開表示香港沒有三權分立,強調行政、立法及司法機關互相配合、制衡,都是要經行政長官向中央負責 ;而且,近萬抗爭人士被捕,其中逾6百人需面臨10年暴動罪,國安法已在香港實施,國安公署可在香港隨時執法,劉頴匡問,還有甚麼比這更黑暗?

他續指,港人知道共產黨「極權」正在逼近,但仍盡其所能地寸土必爭,自從經歷反送中運動後,證明拖延並非可行方法,只有藉2020年這個機會戰勝共產黨。

劉頴匡說,黑暗步步逼近,尤其對於年輕人來說,極權殺到,令香港變成新疆,港人被關進入集中營,似乎成為既定的事實,因此香港人此刻需以最強的民意去面對,吸引國際關注這個始終會來臨的黑暗。

此前,劉頴匡提出「影武者」方案,即由留任議員聘請民主派初選勝出者擔任議員助理。他解釋這個建議整合了網民意見,旨在讓初選落敗或沒有參與初選的留任立法會議員,與初選勝出者互相合作,過程只需兩者之間的協調,在執行上較其它方案簡單,將更多本土派的聲音帶入議會。

劉頴匡指,在民主派初選中落敗的議員已經失去民意授權,因此和有民意授權的勝出者合作,可將整件事合理化,所以期望若民主派堅持延任,都要將未來一年議會的政策、行動的決定權,與本土派分享,包容、聆聽本土派的聲音。

他續指,延任的立法會只是一個抗爭的場地,如否決財政預算案等,如何取得更多議會資源分配給抗爭者也是他所關心的議題,惟他認為議會內阻擋到「惡法」的機會不大,何況真正邪惡的法例不需要在立法會通過,港府可以以防疫為由,利用599章(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或《緊急法》,甚至由人大頒佈直接通過惡法,立法會唯一的價值就是其資源及影響力。

劉頴匡又指,若現任民主派議員留任,必定提出新方案,比如,如何在議會內反映本土派聲音來挽回民意。不過他亦指,不論民主派去留否,整個民主陣營須團結一致,他建議成立「議政平台」讓傳統民主派及本土派加強溝通。

他說,自己的首要立場一定要民主派儘量團結,因此要成立一些議政平台,讓傳統民主派和初選勝出本土派有恆常溝通平台。他又指,從民主派大團結立場看,放棄議員身份,繼續堅持抗爭,參與民間運動,可令讓雙方放下分歧,若民主派議員執意留在議會,肯定未來一年爭拗不斷。

早前民主黨委託香港民意研究所,就民主派議員去留問題進行民調,劉頴匡指,民主黨願意服膺於民調是「有進步」的表現,但就對民調的門檻有所質疑;為何門檻要設在三分之二?因為有機會六成以上的民主派支持者,都有明顯的立場,民主派可以不用跟隨,這並不合邏輯。

劉頴匡認為,這個民調應是現任民主派議員重新得到民意授權的過程,如不能得到過半民主派支持者讚成延任,民主派議員就應該結束任期。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