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日記作者轉世:上帝再次使我們復活(上)(組圖)

2021-06-28 06:18 作者: 奇林編譯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安妮日記作者輪迴轉世4(16:9)
安妮日記預言:上帝將再次使我們復活(圖片來源:Adobe stock)

「誰將這一點強加給我們?誰使我們猶太人與其他人不同?是誰讓我們受到如此嚴重的影響到現在為止?上帝使我們成為了我們,但也將是上帝,再次使我們復活。」

這是《安妮日記》作者安妮.弗蘭克在她日記中的最後一段話。充滿悲壯、勇氣、及詩一般的美麗。也許這不是安妮想要的,也許她不曾想到、生命真的有輪迴。安妮.弗蘭克(Anne Frank)於1945年在卑爾根-貝爾森集中營去世。在不到十年後的1954年,巴布羅.卡倫(Barbro Karlen)在瑞典一個基督徒家庭出生。巴布羅有著與安妮非常相似的天賦、喜好、甚至長相,更重要的是她有對前世安妮.弗蘭克的超強記憶,從三歲一直貫穿她的一生。

幼兒安妮.弗蘭克的前世回憶

1954年,巴布羅.卡倫(Barbro Karlen)在瑞典出生了。在她不到三歲時,巴布羅告訴她的父母,她的名字不是巴布羅,而是「安妮.弗蘭克」。巴布羅的父母不知道安妮.弗蘭克是誰,因為他們不知道《安妮日記》這本書。

巴布羅說她的父母希望她稱呼他們為「媽媽和爸爸」,但巴布羅知道他們不是她的真正父母。巴布羅甚至告訴她的母親,她真正的父母很快就會來接她,並把她帶到她真正的家中。

小時候,巴布羅(Barbro)告訴父母她作為安妮(Anne)的生活細節,父母認為這是幻想。小時候的巴布羅(Barbro)經常做噩夢,男人們爬上樓梯,踢向她家閣樓藏身處的大門。

精神病學家的評估

巴布羅的前世記憶使她的父母感到擔心,有一次,他們帶孩子去看精神病醫生。巴布羅知道談論她所生活的另一個世界,即安妮.弗蘭克(Anne Frank)的世界是不明智的,當她見到心理醫生時,她沒有提及自己對安妮的記憶,被認為是完全正常的小女孩。

巴布羅小學老師討論安妮.弗蘭克

當巴布羅七、八歲時,她的老師開始在課堂上談論安妮.弗蘭克時,她感到困惑。巴布羅心想:「我的老師怎麼知道安妮.弗蘭克?」巴布羅開始意識到安妮.弗蘭克是一位著名人物。「怎麼可能呢」她想?巴布羅形容她小時候對此的困惑。

對於巴布羅來說,對自己過去一生中的自發記憶、以及沒有人可以與之交談是多麼無助,沒有人可以幫助她解決她的困惑、創傷記憶和她經常的噩夢。

巴布羅害怕穿制服的男人

從童年開始,巴布羅就害怕穿著制服的男人。直到後來長大成人,如果因違反交通規則而被攔截,巴布羅也會有這樣的焦慮,以至於她會考慮逃離。為了克服她的恐懼症,巴布羅選擇將來成為一名瑞典警官、與馬匹一起工作。後來,在完成了她的瑞典警察訓練後巴布羅確實成了一名警察,並與警馬一起工作了十多年。

只會洗澡、不會淋浴,拒絕剪髮

巴布羅從小就討厭吃豆子;巴布羅還拒絕剪頭髮。在集中營中,新來的人被剝光衣服,剃光頭部,然後進行消毒。

巴布羅也只會洗澡,不會淋浴。因為在集中營,納粹將囚犯帶入大房間,告訴囚犯要給他們淋浴。取而代之的是用毒氣代替水,以殺死囚犯。安妮先是被帶到 奧斯威辛集中營,在那裡使用這種毒氣室殺死那些太弱而無法執行強迫勞動的人。後來,她被轉移到卑爾根-貝爾森集中營,在那裡她染病去世了。

安妮日記作者輪迴轉世3(16:9)
阿姆斯特丹街道複雜而不規則(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前世記憶將父母帶到安妮弗蘭克的家

巴布羅十歲那年首次獲得安妮.弗蘭克(Anne Frank)轉世身份認可,當時在她沒有任何嚮導下、她帶著今生的父母、直接找到阿姆斯特丹安妮.弗蘭克的家。

阿姆斯特丹的街道非常複雜,在這座城市街道上走動很容易迷路,十歲那年,巴布羅的父母帶她參觀歐洲主要城市。那時《安妮日記》已經在瑞典出版和發行,她的父母已經意識到歷史安妮弗蘭克是誰。在阿姆斯特丹,她的父親想去安妮弗蘭克之家。在他們的酒店,他摘下電話,要求乘出租車把他們帶到那裡。巴布羅突然大叫:「我們不需要出租車,離這裡步行不遠。」巴布羅如此確定,以至於她的父母都沒有提出異議,靜靜地地跟隨著她。

「我們很快就會到那兒,就在下一個拐角處,」巴布羅告訴她的父母。當他們經過城市曲折的街道十分鐘後,到達安妮弗蘭克之家時,她自己一點也不感到驚訝。他們的到來後,她的父母無聲無息地站在那裡,彼此看著對方。

「這很奇怪,」當他們站在通往房子的台階前時,巴布羅說。「以前看起來不是這樣。」他們進入屋子,沿著長長的狹窄樓梯上去。巴布羅在向他們展示路途時是如此的毫不猶豫。突然巴布羅臉變白了、她冒出冷汗,伸手去拿媽媽的手。當母親感到巴布羅的手像冰一樣冷時,她感到非常恐懼。

當他們進入藏身之處時,同樣的恐怖襲擊了巴布羅,她在夢中經歷了這麼多次。她發現呼吸困難,恐慌蔓延到她的身體。當他們走進一間較小的房間時,她突然站了起來,眼睛稍稍發亮了一點。

巴布羅看著她面前的牆,大叫:「看,電影明星的照片還在那裡!」巴布羅看到安妮剪裁併貼在牆上的電影明星的照片使她感到高興,就好像她已經回家一樣。

她的母親凝視著空白的牆,根本不明白「什麼圖片?牆壁是光禿禿的?」巴布羅再次看了看,她看到這是真的,牆光禿禿!她的母親很困惑,以至於她被迫向一位嚮導詢問一下牆上是否有照片。導遊回答說:「是的,它們只是暫時取下來安裝在玻璃下面,這樣它們才不會被破壞或被盜。」

巴布羅下樓返回時,她的雙腿就像果凍一樣。淚水從她的臉上不停流下來,她的腿不會動了、雙腿就此癱軟下來,她摔倒了。

得到父母承認她過著安妮.弗蘭克的生活

在阿姆斯特丹發生的這些經歷、最終使巴布羅的父母相信她就是安妮.弗蘭克的轉世。畢竟,她怎麼會知道該如何在家人第一次去阿姆斯特丹的途中找到達安妮.弗蘭克故居而沒有嚮導?她怎麼會知道樓梯已被修改?她怎麼知道,當安妮.弗蘭克從雜誌上剪下來的電影明星照片被拆下以便可以安裝在玻璃後面時,應該在房屋內的特定牆壁上找到它?

隨著時間的流逝,巴布羅的母親做出了非常靈性的轉變、並相信輪迴轉世。巴布羅的父親似乎很抗拒。巴布羅父親回答說:「我不能否認你以前曾來過這裡。也許你以前住過並且轉世了,但是你是唯一的一個!」巴布羅知道,面對輪迴的現實,她父親的基督教世界觀受到了威脅。不過,從那以後,巴布羅更加快樂,因為她可以與母親談論她作為安妮.弗蘭克的前世。她得到了母親的支持。(待續)

責任編輯:任鳳鳴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