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樓明志到死士刺警 港人以死抗暴政(圖)

2021-07-04 20:27 作者: 李子壬
手機版 简体 2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梁健輝義士插畫
有網友紀念梁健輝義士,將他去世前的一刻畫下來。(圖片來源:網絡截圖)

【看中國2021年7月4日訊】香港的7月1日在中共眼中是「回歸日」,但在真正的港人心中是「淪陷日」和「反抗日」。今年七一發生了死士刺警事件,悲壯而慘烈,成為又一宗港人以死抗暴的事件。

香港是回歸還是淪陷?

共產黨稱香港「回歸」祖國,不少港人不認同這個說法,因為香港在清政府時期被割讓給大英帝國,當時還沒有中共政權。推翻清朝的是中華民國,《南京條約》現正保存在台北故宮。

共產黨在1949年竊國,其後大肆破壞中華文化,破壞宗教信仰,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即非「中華」,也非為「人民」,更無「共和」。有港人形容,共產黨用全世界最美好的語言來包裝它醜惡的面目;所謂香港「回歸」祖國,實質是香港社會從自由走向專制和極權的悲慘過程,而香港人在反抗期間付出了巨大的犧牲。

2003年7月1日,50萬港人上街反對23條,自此每年的七一就成為港人的集會、遊行和表達訴求的日子。除了七一大遊行,香港每年還有全世界最大的六四燭光晚會。不平則鳴,以和平手段表達訴求,冀當權者正視主流民意,是香港人多年的抗爭文化。

作為極權政府,共產黨是無法忍受港人所捍衛的這些「自由、民主和法治」的普世價值,因此這些香港人被當局定性為「威脅政權的顛覆勢力」。隨著時間的推移,共產黨對香港的耐心越來越少,慢慢露出青面獠牙。

2014年,北京重新解釋「一國兩制」的概念,「一國」優先於「兩制」,「兩制」要臣服於「一國」。2017年,北京外交部發言人陸慷更表示《中英聯合聲明》已經成為歷史文件。而中共在97前承諾港人在2007/08年舉行的立法會和特首雙普選也成為空頭支票。

港人以死控訴暴政

每年的七一, 「真雙普選 」都是遊行訴求之一,不過當局已經不再重視民意,懶得回應。港人亦意識到用和平手段是無法爭取到民主的。這個野蠻政權滿口歪理,人性盡喪。

2019年,積攢的民怨爆發成反送中運動。運動之初,數位港人墮樓身亡,以結束自己寶貴生命的方式作為對獨裁政府的最後控訴。

2019年6月15日,35歲的梁凌杰在金鐘太古廣場外的臨時工作平台上懸掛「全面撤回送中,我們不是暴動,釋放學生傷者,林鄭下台」的橫額,他本人則穿上黃色雨衣,背上寫有「林鄭殺港 黑警冷血」。數小時後,他一縱而下,送院後不治。警方在他遺物中發現兩封遺書,其中一封是對港府修訂《逃犯條例》的控訴書,另一封遺書則交待了身後事。

梁的父母悲痛道,香港政府逼到香港人如此無奈,咆哮是對此不仁不義之政府宣示憤怒,「香港病了,是七百萬人之悲哀,亦是下一代之悲哀。」

2019年6月29日,21歲的香港教育大學學生盧曉欣,在粉嶺福泰樓墮下,傷重不治。去世前,她在24樓梯間寫下致香港人的反修例遺書。她遺書中說,雖然抗爭時間久了,但絕對不能忘記,我們一直以來的理念,一定要堅持下去。「本人但願可以小命,成功換取二百萬人(編注:梁凌杰去世後翌日,二百萬港人上街遊行)的心願,請你們堅持下去!」

2019年6月30日,29歲的文員鄔幸恩墮樓,送院後不治。她生前在臉書上留言:「香港,加油。我希望可以看到你們的勝利。七一我去不了,其實真的絕望透了。所有的事情也讓我覺得沒有明天...累了,不想再為明天努力...」

2019年7月3日,28歲的麥小姐在長沙灣住所墮樓身亡。她在自己的房間留下字句:「不是民選的政府,是不會回應訴求的,香港需要的是革命!對不起,每天起床、睡前看着這些新聞,感到很痛苦,甚麼也改變不了的無力感令人煎熬!對不起,也許是我太懦弱了,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對未來完全看不到希望,絕望得令人窒息!對不起,令人傷心,對不起,不能一起戰鬥。加油!」

26歲的范遠聰、25歲郭先生、27歲何小姐,還有Robert夫婦都成為極權下的亡魂…… 每個事件都充滿血與淚。

義士刺警後自殺 

時間來到2021年,國安法實施後的香港表面上風平浪靜,一切集會、遊行皆被禁止,民間團體日常擺設的街站也成為警察打壓的目標;民主派人士被一個個以莫須有的罪名投入大牢;《蘋果日報》被迫停止營運,新聞工作者被捕……

又到七一所謂的「回歸日」,全城風聲鶴唳、草木皆兵,過萬警察在街頭戒備。灣仔會展中心內,港府舉行慶祝酒會,向港奸和賣港賊們頒發大紫荊勳章,獎勵他們對中央的服從和對人民的打壓。

夜晚10點的銅鑼灣,人流散去,10餘名警察在記利佐治街戒備。崇光百貨門口,一位身穿黑衣黑褲的50歲男子用刀刺向一名警員背部,警員受驚後跑走,男子用刀自插心臟,送院後不治。記利佐治街的行人路上留下他的大灘鮮血。

他叫梁健輝,港人封他為「烈士」,也有人稱他為「梁義士」。無論當局如何抹黑他,仍有大量市民去銅鑼灣在他倒下的地方獻上一束白花。梁義士的死是對極權暴政的控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暴政者逞一時之快,成千古之辱;義士以死明志,浩氣長存。

梁義士和眾多為香港而犧牲的烈士們,將成為香港抗共歷史上的民族英雄,雖然這場仗還未打完,無論多難,相信香港人會秉承烈士遺願繼續走下去。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