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神秘女港商被带走 陕西窝案又烧出几只新虎?(图)

2019-01-31 15:36 作者: 林中宇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与已落马的中共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关系密切的神秘女港商刘娟日前传出被带走。图为刘娟不同时期的两张照片。
与已落马的中共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关系密切的神秘女港商刘娟日前传出被带走。图为刘娟不同时期的两张照片。(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9年1月31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与已落马的中共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关系密切的神秘女港商刘娟日前传出被带走。有关赵正永落马后,其牵连的陕西两宗大案“千亿矿权案”和秦岭违建别墅案,或现更多“新虎”,正步入公众眼帘。

传神秘女港商刘娟被带走 传说“能量很大”

1月15日晚,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接受调查的消息对外公布。

官媒《中国经济周刊》1月30日报导,与赵正永关系密切的“女港商”刘娟被带走,不过此消息尚未得到证实。

报导称,2005年,正因刘娟介入,方才引发“陕北千亿矿权案”。知情人士透露,刘娟“能量很大”,可以请来各类领导为其“站台”。她在2007年可以请到时任陕西副省长洪峰,时任中国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部长郑斯林(曾为陕西副省长)为其站台。

而据“陕北千亿矿权案”原告赵发琦透露,郑斯林与刘娟是密友。

女港商刘娟在2018年12月28日曾现身官媒人民网接受专访。专访视频显示,刘娟现在的身份是广西政协常委、同时也是香港义工联盟常委副主席、香港各界文化促进会常委副会长。

据报,从2005年介入凯奇莱公司与西勘院的波罗井田矿权纠纷以来,到2017年底最高院作出终审判决,12年来刘娟围绕这块井田及壳项目甲醇MTO项目,先后拉央企、陕西国企入局,在波罗井田探矿权纠纷悬而未决之时,已套现数十亿元人民币。

2006年4月,陕西省西勘院与刘娟任法人代表的香港益业投资有限公司就合作勘察波罗井田签订合同。2005年,波罗井田被陕西省政府指定为香港益业参与投资的240万吨甲醇MTO项目的配套煤矿。但在2003年8月,西勘院已经与凯奇莱公司签订合同,和波罗井田地区的煤炭资源合作勘查。“一女二嫁”由此产生,也引出凯奇莱法人代表赵发琦12年的诉讼。

据官方报导,在千亿矿权案中,赵正永为刘娟出力颇多。他在2007年3月曾作出批示,称凯奇莱公司涉嫌虚报注册资本,要求陕西警方对该公司进行侦查。2010年升任陕西省长后,有两次召开省政府专题党组会议,要求公安厅侦办凯奇莱。次年赵发琦即被榆林警方抓捕,关押了四个多月。

外界广传刘娟不过是台面上的“白手套”,她的后台就是赵正永。赵发琦本人也说,赵正永对千亿矿权案事无巨细、事必躬亲,“不是干预,而是亲自赤膊上阵。”

不过,也有报导说,刘娟的个人关系网络,和赵正永并没有直接关系。刘娟的传奇发家史是从1993年开始的。彼时她刚辞去省政府打字员的工作,转身便远赴香港成立香港益业有限公司,并于次年即以港商身份回到西安,开始大手笔的投资。在2001年赵正永到任陕西之前,刘娟的后台还有谁?

有知情人士透露,刘娟“能量很大”,可以请来各类领导为其站台。2007年6月5日中化益业煤化工项目开工典礼,中国政协原副主席胡启立,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原部长郑斯林,陕西省委常委、副省长洪峰,国家煤炭部原部长张宝明,省政协副主席张保庆等人出席。

2019年1月15日,有中国媒体在赵正永落马后联系到赵发琦,谈及刘娟的来路时,赵发琦称,“刘娟不是赵正永的女朋友。刘娟是……”媒体此处隐去部分内容。围绕在刘娟身上的谜团仍然浓重。但如果刘娟果真已被带走,其更多后台就会浮现。

分析:赵正永会牵出哪些虎?

官方背景的“侠客岛”的《正永觉谜录》中有如下一段描述:“赵正永出事前,他的前同事魏民洲、冯新柱、钱引安等均已落马;随着赵正永问题的进一步调查,‘下一个’老虎的出现仍是大概率事件。”“下一个”应该是“不止一个”的意思。

而就在中纪委网站证实赵正永落的马当天晚间,崔永元发了一条微博称:“陕西赵正永被查。……下一位,你准备好了吗?”

时评人士高新1月30日在自由亚洲发表题为《赵正永案会牵出哪些新“老虎”?》文章分析说,已经有媒体依据千亿矿产案的第一检举人赵发琦的公开举报信内梳理如下:2005年时任省长陈德铭、副省长洪峰,是制造探矿权“一女二嫁”事端的主官,“二嫁”对像是时任劳动部部长郑斯林护航的“女港商”刘娟。

公开履历显示,郑斯林1989-1993任陕西省副省长。1999-2003任中央企业工委副书记,而书记是由当时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吴邦国兼任。

文章说,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包括中国化学工程集团等多家央企会对刘娟“俯首称臣”,甘愿为她的皮包公司作陪衬和掩护。

还有2008年时任省长的袁纯清,于当年5月4日签发了给最高院的陕政函【2008】54号档(机密)。除了是最高院密函的推手,袁纯清后来还安排陕西省第一大国企延长石油集团为刘娟套现买单。

另外,赵发琦举报信中还提及2013年和2016年两次受命陕西省委赵正永书记转达陕西意见的陕西高院副院长曹建国,他代表陕西省委省政府,要求最高院“务必按照陕西省委的意思判决此案”、取消原定的开庭计划。

在崔永元爆料“最高院有贼”后,外界始知2016年11月下旬,该案二审全部卷宗一次性丢失,事发地点正是审理该案的有关单位。而在案卷丢失前的20多天,即2016年11月3日赵发琦网上公开实名举报,可见这封举报信的杀伤力,不限于陕西当局。

切割者?官媒为两名前陕西高官“开脱”

值得注意的是,同样涉及赵正永的陕西秦岭违建别墅事件中,在赵正永被宣布倒台之前,陆续发表的中共官方媒体刊登的关于“秦岭别墅案”的文章中,已经有不少不点名地暗示了“时任陕西省党政主要负责人”难辞其咎。而当时的陕西省委“主要负责人”是赵正永,陕西省政府的“主要负责人”是现任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

但赵正永倒台之后“侠客岛”刊出的一篇权威文章,似在有意为娄勤俭开脱。说赵正永当省委书记时“经常管省政府的事”,无疑就是想说明当时的省长处于“有职无权”的状态,所以对当时陕西省发生的官场乱象也好,“秦岭别墅案”也好,娄勤俭都没有连带责任。

另外,几家中共官媒在奉命在批判和揭露赵正永时,也似乎有意为他赵正永在担任陕西省长期间的顶头上司,也是曾经的陕西省委书记,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的赵乐际撇清干系。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