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地下党员:千万不要忘记中共的骗局(组图)

2019-03-05 16:06 作者: 钟灵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游行人士手持的标语、警告“一国两制”正在消失
香港游行人士手持的标语、警告“一国两制”正在消失。(VOA)

【看中国2019年3月5日讯】(看中国记者钟灵综合报导)从“一国两制”、“九二共识”、到“和平统一”等等,中共给出的承诺会履行吗?前地下党梁慕娴说:“这种没有自由民主,普世价值的宣告,无非是甜言蜜语,软硬兼施,威迫利诱,设计另一次骗局。”

中共召开两会,宣布再增加军费。1月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上讲话,宣讲对台湾的“统一大业”,提出设立“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等,对港、澳、台的“真正回归”不遗余力频频动作。梁慕娴早前向台湾《民报》撰文形容,“笔者看了,不禁毛骨悚然,恶心难耐,再次想起中共一次又一次的骗局。”

骗局一:中共建政

梁慕娴在文中引用作家笑蜀于1999年主编《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其中收录了1941年至1946年间,《新华日报》、《解放日报》、《人民日报》、《党史通讯》等内容,共157篇文章,全部有关中共曾经“反独裁”的言论,例如:

1944年3月12日周恩来在延安各界纪念孙中山先生逝世19周年大会上发表:“人民真有发言权的国家,才是真民国”

《新华日报》1946年3月30日社论的标题:“一党独裁,遍地是灾”;《解放日报》1941年10月28日文章:“目前推行民主政制,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因为此问题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必包揽于一党之手”。

1945年毛泽东在回答路透社记者提问时说:“中共要的民主就是美国林肯总统定义的民主(民有、民治、民享),要的自由就是罗斯福总统的“四大自由”(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

前中共党魁毛泽东
前中共党魁毛泽东。(大陆网络)

不过,中共随后就改变论调,不仅推翻《论联合政府》,提出要“建立由工人阶级(经过共产党)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1949年,由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通过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可被视为临时宪法。

梁写道:“当时非中共人士张澜、李济深、宋庆龄出任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占六位副主席的一半;沈钧儒出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五十六位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中,非中共人士占半数;在政务院中,黄炎培、章伯钧、罗隆基、章乃器、邵力子等担任了副总理,政务委员及部长以上职务,真有联合政府的格局。这样似模似样的政协会议,联合政府,的确令当时的中国人更加误信中共建立西方式民主国家的诚意,忘记了中共自成立伊始便宣称要建立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海外的、香港的有理想的人都信以为真,纷纷投向北京。”

1953年,毛泽东提出实行“社会主义革命”,并发表《改造资本主义必经之路》、将大型私营工业企业改为公私合营,“实质是对私人商业的吞并”;到了1954年,第一届人大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通过了《宪法》,确立了中共统治领导的前提,要求国家最高层职务完全由共产党人担任,实现了“党政合一”的目的。

中国随处可见的中共政治宣传
中国随处可见的中共政治宣传。(Getty Images)

“至此,国家政权的联合政府色彩己经消失,政治协商会议变成咨询机构,原来这一切只不过是统战策略。”

随后的“百家争鸣”、“三反五反”、“文革”等等,不但重创了中国知识分子和民主协商制度,从“共同纲领”到“五四宪法”、建立共和国制度,中国完全被中共一党专政取代。“这个让千千万万的中国人家破人亡,犠牲生命的阴险骗局,中共仅仅用了几年时间便宣布完成了。”

大骗局二:一国两制

梁指出,中共为了安定香港民心进行过渡,与英国政府签定“中英联合声明”,向全世界人民承诺“一国两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发展资本主义制度五十年不变”。对香港人来说,这样庄严、白纸黑字的承诺,很难令人不相信中共的“诚意”。

“笔者当时以为时代己经进化到科技电脑时代,中共无论如何不可能回到毛泽东的无法无天,翻云覆雨时代了,便与香港人一样相信中共的承诺而认同民主回归。可是我错了,当我发觉中共并没有在回归后把地下党公开的计划时,就心情沉重,愤怒莫名,断定这场所谓回归实在是一场骗局。”

中英联合声明签署现场
中英联合声明签署现场。(Wikipedia)

梁指出,中共不但没有公开在香港的地下党制度,更逐步将政治大权独揽到地下党手中,并发动与论攻势,包括提出“治港者必须爱国”;

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长吴邦国提出的“香港的高度自治权是中央授予的,中央授予香港特别行政区多少权,特别行政区就有多少权”;

中联办研究部部长曹二宝指“回归后香港管治力量己经变成了两支管治队伍,一支是香港特区建制队伍,另一支是中央内地从事香港工作的干部队伍”等。

在舆论战打得差不多后,中共就行动了。包括在2007年12月否决2012年香港普选、并声称同意2017年香港实行普选;但到了2017年,被指证为地下党员的梁振英浮上水面,“原来中共要在2012年捧出一个隐瞒身份的地下党员出任下届行政长官,2017年普选时间表的承诺,只是吊着市民胃口的缓兵之计,我非常愤恨,我又上当受骗。”

梁振英被指证为中共地下党员
梁振英(中)被指证为中共地下党员。(Getty Images)

而当梁振英当上特首后,中共全面展开夺权计划,2014年6月发表的“一国两制白皮书”就明言:“中央政府对香港拥有全面管治权,香港的高度自治权不是完全自治,也不是分权,是中央授予的地方事务管理权。一国两制是一个完整的概念,一国是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内,香港是国家不可分离的部分,是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的地方行政区域。”

这个获人大通过的“831决定”,是之后香港发生雨伞运动的导火线。2017年,习近平在十九大上发表“要牢牢掌握宪法和基本法赋与中央对香港澳门的全面管治权”,为“一国两制”划下新定义。

梁慕娴指出,“中共为什么不把地下党公开?共产党早有深谋远虑的计划,知道在基本法的规范下,他们无法公开统治香港,只有留着地下党,潜伏于香港的各个角落,才可神不知鬼不觉地慢慢抢夺香港的控制权,地下党的历史任务还未完成。由开初到现在,共产党从未打算过真的让香港发展资本主义制度五十年不变。只要地下党仍在鬼鬼崇崇地活动,香港没有真正的一国两制”。

雨伞运动纪念活动
雨伞运动纪念活动。(摄影:诚进)

为何人们还是相信中共?

对于中共提出的承诺,梁慕娴认为,中国人、台湾人、香港人总是相信、上当、受骗,主要原因在于本来人们生活在实行信誉制度的地方,不会相信一个泱泱大国,一个一国之尊,一份国际性文件会出现违诺之事;

其二,很多人生来就对国家有感情,“爱国”是崇高的感情,但“不能用于现在这个中国上,因为中国现在的一切,包括山河、民众和制度,全部己被中国共产党所骑劫。山河己经变色,民众思想人格己经沦落,爱现在的中国等于爱中国共产党一党独裁,两者不能分割。所以现在的中国不能爱。”

其三,是人们没有认识到中共的本质,“中共从来没有所谓‘承诺’和‘守诺’的概念,他们有的只是政策和策略。那些我们以为是他们承诺的美丽言语,是政策的产物”。而共产党员不会有任何抱歉心,羞耻感,因为这只不过是“策略的改变”。

梁慕娴最后呼吁,中共一直都存在公开和内部两手操作的手段,一切其实以党内指示为准、公开的随时可能改变,党员并不以之为骗,以之为耻,而是所谓的“革命”的需要。

“朋友们,我们受中共欺骗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付出的代价也实在太大了,再也不能轻信了。”

1月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上讲话
1月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上讲话。(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