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鉴今 岳飞用人重正义(数文)

2019-11-09 05:30 作者: 艾益民整理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一、鲁宗道刚直,阻皇帝开后门

宋仁宗时,鲁宗道担任参政知事。京师富民陈子城,殴杀磨工。皇帝最初下诏:立刻追捕。几天后,把这件事作罢。鲁宗道在皇帝面前说:“陈子城家豪富,不宜包庇。”宋仁宗生气地说:“你怎么知道他家富豪。”鲁宗道寸步不让,说:“他家若不是豪富,怎么会关节一直通到宫禁之中。”一句话,顶得仁宗无言以对。最后,还是按鲁宗道的意见,把犯罪纷子,逮捕罚办。

(据宋代吴曾《能改斋漫录》)

二、驿使击鸭闯大祸以后…

陆鲁望,有一栏斗鸭,化了很大气力,训养出来的。有天早晨,驿使走过,用弹丸击毙了其中最优异的鸭。鲁望对驿使说:“这个鸭会学人说话,本来准备送到苏州进给皇上的。你怎能把它弄死呢?”驿使一听,觉得闯了大祸!只好把身上的钱,都拿出来,交给鲁望,希望,将此事遮掩过去。后来,驿使又问:“这个鸭,会说些什么话?”鲁望回答:“它不过只能叫自己的名字罢了。”驿使听了,又气愤,又好笑,只好拂袖上马,自认倒霉,准备走路。

鲁望把他叫住,把钱都还给了他,说:“做人还是老实认亏的好,吃亏是福,沾便宜是祸。我不过是同你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

(据宋代龚明之《中吴纪闻》)

三、朱家父子,各走各路

北宋末年的朱冲、朱勔父子,是苏州人。微贱时,父子皆当流动小贩,后渐富裕,开药店,日子一天天见好。朱冲因行为不检点,两次被判徒刑。后来,接受教训,改邪归正。有了资财,一方面结交权要,另一方面也善于收买人心,做些好事。每年春夏之交,就拿出些钱、米、药,再雇请几个医生,巡回到贫穷人家,给他们看病,并给以赒济;又买一批旧衣服,缝成百衲衣,当寒冷的风雪季节,送给受冻者;还为养老院,供应食物医药。生活过得很顺责

朱冲的儿子朱勔,发财后,就贿赂有权势的宦官,以采办花石纲(以奇石异卉进献皇帝)而取得皇帝的宠信,他以此敲诈勒索,罗织人罪,生事陷害,无所不为,流毒东南。江浙人民畏之如虎。而朱勔反而越来越得到皇帝信任;儿子冒军功为官,在自己府第建立双节堂,并且获得一张宋徽宗的御容,供在自家殿堂中。地方军政长官,初一、十五,都得到此叩拜。朱勔曾参加过皇帝的赐宴,席上徽宗曾亲自握过他的臂膀,他就在这条臂膀上,缠着黄罗纱,表示御手摸过的;向人作揖时,竟不举这一臂。他几个弟弟侄儿,都同皇族联姻、因而做官的极多。朱家有一很大的花园,内植牡丹数千株,建造得富丽堂皇;春天他让许多妇女,进园游玩,有迷路的,朱勔给她们酒食,送他们首饰,勾引她们。人们鄙弃他的丑行。

后来,宋钦宗接位,诛杀朱勔,抄其家,把他的家属仆人,全部驱逐出去,没人愿接纳他们。并且毁掉了花园,把牡丹拿来当柴烧。后来又一把朱家的这些人,都流放到海岛上去。其父朱冲,安然无恙。

(据宋代龚明之《中吴见闻》)

四、岳飞用人重正义

鄂州一个姓丁的大官,人称丁某,死了,他妻子才三十岁,与屠户朱四私通,持续多年。朱四行为放肆,白昼宣淫,无所忌惮;而且常向丁某的儿子发脾气,以其继父自居。丁子渐渐大了,十分气愤,但因为牵涉到母亲,怕丑事张扬,所以容忍下来。

有个人,叫张二,也干卖肉的行业,壮勇气盛,丁子想托他为已报仇。因而常买他的肉,多给他肉钱;后来又一次给他钱几百串,叫他盖个店卖肉,而不要再担担子游街串巷。然后,丁子谈到自己的不平事,请张二把朱四揍一顿,以泄已愤。张二说:“你待我这样情厚,就是为的叫我去打架?”自此以后,两人相遇,再不打招呼,等于绝交。

大家嘲笑丁子不识人。不久,张二拉着朱四,一起过江,到汉阳买猪,在路途中,为了争船,而打了架,回来以后,当夜,张二到朱四家,把他一家三口杀光,然后,到官府自首,在审问过程中,矢口不提及丁子之事。

当时,岳飞住在鄂州,得知张二替丁子报仇,但不牵连丁子的行为,赞赏他的正直和义气。没有问罪,把张二接到军中当差,后来,张二因为有功,还升了官。

(据南宋洪迈《夷坚志》)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