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聼穿越竹林的风声(图)

2019-11-11 08:30 作者: 张毅帆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无论哪一个季节,竹林都充满了诗情画意。
无论哪一个季节,竹林都充满了诗情画意。(图片来源:Pixabay)

夏日的午后,微风穿越竹林发出嗦嗦的声音,那是在宁静的乡间,你几乎可以听到的唯一声音。我的童年曾有一整个夏天在这样略感孤寂的日子中度过,那时父母亲因为工作和照顾两个年幼妹妹的关系,让我从幼稚园休学了一年,来到祖父家与祖父母一起生活。

从比乡间更文明一点的城市来到这里,一切事物对我而言都是新鲜有趣的!祖母养的鹅会追着陌生人跑;祖父的大黄狗总是温驯地跟在你身边,似乎知道你是家中最小的主人,它有了一份保护的责任;夜间上厕所要尿在祖母预先放好的尿桶内,这样祖母菜园里的青菜才能快快长高;山上的龙眼成熟了,可以到龙眼树下接小叔采下的成串龙眼,那是晚饭后最棒的水果;养鱼的池塘也是童年的天然游泳池,当然独自一人不可以去,得有大人陪伴。但最怀念的还是那让人感到孤寂的飕飕声,那穿过竹林间顽皮的风声总是不经意地提醒你──倾听你内心的声音。

奇怪的是,即使是在那样一个对任何事物都充满好奇的小小年纪,你都会知道内在的心灵世界有一个孤寂的角落,它发出的声音虽然如此微弱却作用强烈。而这样孤寂的角落随着年纪的成长或渐渐老去,它却从未消失不见,也从不曾被填满或遗忘,它让人深刻地感受到“我”的存在,而孤寂是它永远不变的回音。

到底是聆听竹林间的风声让人感到孤单还是独自面对“我”让人感到寂寞?这个疑问我很长时间都找不到答案。我只知道任何经过自己身边热闹的人事物,到最后都将宛若竹林间的风声般不留痕迹,那人生戏台上的表演,即使再怎样生动精彩,再怎样看得浑然忘我,也终将会曲终人散,你究竟还是得独自面对内心的孤寂,独自面对那个“我”。

万物皆有灵。若人生短短百年就得承受这样深刻的孤寂,那能生长数千年的树木与那万年都难以崩坏的石头又将如何面对不能说话、不能写字、不能表达的孤寂?身为万物之灵的人类,我还能用心去感应那竹林风声的无言心情,不知道那穿过竹林间的风是否也能感应到我内心所领略的那丝不安,它飕飕的声音是否曾试着提醒我,我是谁?我为何是“我”,我来自何方?又将往哪里去?

法国哲学家迪卡儿说:“我思故我在”,可见思想、思维是灵魂存在于身体之内的证据。生而为人若不懂思维生命之真正意义,只为感官欲望之满足而活,那宛若失去了灵魂的空架子,只如行尸走肉般活着罢了!但我又将如何才能真正懂得,造物者造人的真正本意?人生的富贵功名从不长久,人生的悲欢离合却反反复覆,生命中究竟有什么,是真正值得我们去追寻和拥有的?

若能对任何生命都懂得看重与珍惜,视他如己,不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他人痛苦之上,以他人之乐为乐、以他人之苦为苦,那个人的小我就融入了无私的大我里,不同的生命层次与境界将会悄然来到,真正的自在与快乐才会在我们面前展现,我们所拥有的灵魂永恒之美与乐,就绝非肉体感官之一时欢娱所能比拟。

那穿越竹林的风声其实从不曾离我而去,它仍不断吹拂心中的那个角落,仿佛微笑着说:你终于听懂你内心的声音了!我总是等着你,等着你找到你灵魂里真正的自己。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