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之灾造成大饥荒 饿死三千多万人(图)

2020-01-29 09:31 作者: 孙文广

手机版 正体 9个留言 打印 特大

50年代,大陆庆祝“大跃进”的游行。
50年代,大陆庆祝“大跃进”和“人民公社”的游行。(网络图片)

1960年前后,中国大饥荒,饿死三千多万人。造成惨剧的主要原因不是“自然灾害”,也不是“大跃进”,而是合作化、公社化,是社会主义“革命”,这个“革命”要消灭私有制,大饥荒是制度性的产物。

公社化中的人吃人

关于1960年前后的大饥荒年代,中国出现人吃人的现象,当时我就听说有的地方卖人肉包子,近年国内外已有大量报导!

《炎黄春秋》发表了时任中共开封地委书记张申的访谈录,述说了祖母吃孙女的记录:

“这年(1958年)冬天,(河南省)副省长赵文甫和地委书记陈冰之一人带一个秘书到下边私访,到禹城杜集,一进村就见人们浮肿得利害,老百姓哭着说;再不来粮食,就都饿死了。陈冰之从村西头走进一家,见一老人在草窝里睡觉,看不见粮食,看见屋里有个小缸,淹着一缸肉,问:是什么肉,狗肉?猫肉?老人哭了说,那是我孙女的肉哩!

饿的人吃人肉了!陈冰之再也待不住,便找到赵文甫,一块看了那淹女孩肉的小缸!……”

《炎黄春秋》发表了安徽省公安厅原常务副厅长尹曙生记录的人吃人:

“安徽省在‘大跃进’年代,人民群众吃尽了苦头,饿死了400多万人(有案可查,不是推测)发生人相食”……“1961年4月23日安徽省公安厅向省委写了一个报告,题目是:《关于发生特殊案件情况的报告》,报告中称:自1959年以来,共发生特殊案件(即人吃人──作者)1289起……”

“下面用一个县的例子来论证公安厅的报告:先看看人口统计数字。1958年凤阳县人口40万人,到1961年下降到24万人,净减少16万人,和1958年相比,人口减少39%。全县死绝的户有2404户,消失村庄27个,孤寡老人1580人,孤儿3304人。”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因为这个县的县委书记赵玉书为了‘大跃进’不顾人民死活,盲目蛮干造成的。为了‘大跃进’他动用专政工具残酷镇压人民群众,一个40万人口的县,他就下令公安机关逮捕、拘留3154人,管制1400人,批斗2000多人,打击所谓反革命366人……”

在这个国家的另一端辽宁,省党报曾报导了人吃人案件。在《劫:图份额中国妇女的自白》一书中,杨紫安记录了一位同学告诉她发生在本村的一件事:“一位农家妇女不能忍受她两岁女儿饥饿难耐的哭闹,也可能苦于无力结束孩子的苦难,只好把孩子扼死。她把孩子的尸体交给丈夫让他去埋。没想到这父亲因饥饿精神失常,把孩子放进锅里,和找来的一点野草的等一起煮了。他还强迫这母亲也去吃一碗。这位妇女痛心而又悔恨把丈夫的行径向当局报告了。”

社会主义国家都存在大饥荒

在苏联,1917年,爆发十月革命,共产党掌权,很快宣布土地为国家所有,剥夺了地主和富农的财产!列宁写了《论合作社》在苏联全国推行的集体农庄,严重挫伤农民积极性,1933~1937年苏联有一千一百万人死于饥荒,乌克兰有710万到820万人饿死。

前几年朝鲜的饥荒,饿死约三百万人《饿鬼》。朝鲜在1945年,建立了共产国家,实行农业集体化,至今,60余年,饥荒不断。

古巴,1961年,共产党建国,不久实行农业集体化,四十多年之后,很多农产品实行配给制,2009年才结束土豆的配给制度!并讨论取消食品的配给制。

柬埔寨红色高棉建立政权,在农村,在城市建立公有制,全国700万人口死了约200万(详见孙文广《百年祸国》P45)蒙古、越南、安多拉,都因农业集体化而发生饥荒。

大饥荒期间并无全国性自然灾害

关于大饥荒的原因,过去曾经有过很多不实之词:一种说法是,“三年自然灾害”,造成农业大减产。《墓碑》一书,第15章,“罪不在天灾”,用大量的数据,和360个气象站点的资料,说明了1959~1961三年间,并没有全国性大灾害。

当时我在青岛,一位的老人问道:陆地上有自然灾害,难道海里也有灾害吗?为什么海鱼也减产。海洋捕捞,属于公社的一种副业,私人的渔船,也都成了公社的财产。渔民的劳动积极性,同样受到了摧残,造成海产品的大减产,市场上海产品脱销,很多事情说明,所谓三年“自然灾害”,只是当局责开脱责任的说辞。

第二种说法是:大跃进造成了大饥荒。这种说法直至今天还经常能够听到。“大跃进”,主要是大炼钢铁,其目的是在1958年让钢铁的产量从1957年的535万吨翻一番,达到1070万吨。为此搞土法炼钢!但是,这种狂热的大炼钢铁,主要是在城镇,集中在1958年,持续时间不长对农村没有太大影响。到了1959年上半年,这种大炼钢铁的高潮基本过去,它不像合作化公社化在农村那样的普及,没有一个村庄漏网!持续时间从1953年开始一直延续的三十年时间!把大饥荒责任推给“大跃进”,是不符合实际情况。

为什么苏联、北朝鲜、古巴、红色高棉只搞农业集体化合作化,不搞大跃进,也照样饿死人?!实际上,1960年前的后大饥荒,这是社会主义的“革命”造成的,是制度性的产物,因为要消灭私有制,推广合作化公社化,正是这种的冲动造成大饥荒。

公社化阶段,在全国流行一个口号:“共产主义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桥梁”。当时,党国的一些领导人,抱着满怀共产主义产乌托邦激情,把不切实际的幻想当作旗帜,让很多无知百姓和基层干部跟在他们的后面,进入了大饥荒的年代!掉进了黑暗的深渊!

直到今天,当局依旧不敢公开承认1960前后大饥荒,饿死三千多万人,也不敢承认这是“公社化”造成的,早期他们把这三年叫做“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经过多少年的灌输,现在还保留“三年自然灾害”之说。他们想隐瞒所谓“社会主义”的集体化、合作化、公社化,在三十年中严重破坏了中国的农业。造成了全世界最大的灾难!造隐瞒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三千多万人被饿死的惨剧!

中共当局,极力掩盖“大饥荒”的真相,他们说是三年“自然灾害”,后来又说是“大跃进”造成的饥荒!为何不敢面对现实?这是因为,中共不想触及社会主义制度,他们不敢承认,饥荒是制度造成的。

大饥荒是制度性的产物,“社会主义”制度和集体化、合作化、公社化、国有化是密不可分的!社会主义国家的苏联、中国、北朝鲜、柬埔寨、古巴都是坚持社会主义制度造成的大饥荒。

农村的合作化和城市的消灭私有企业,推行国有化,建立大量国营企业,都是同样性质,都是破坏国民经济,都是社会主义“革命”应该否定。

“社会主义革命”造成三年大饥荒

大饥荒是公社化造成的,公社化是共产意识形态造成的。160年前,马克思恩格斯写了《共产党宣言》,这是二十世纪共产运动的纲领性文件,其中有一段名言:说“共产党的理论”概括成一句话:“就是消灭私有制”,社会主义“革命”合作化、公社化就是要消灭包括农民的土地在内的“私有制”。这就是三年大饥荒饿死3000多万人的理论根据。

中共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也叫土地革命,或土地战争,其目的是消灭地主富农的私有制!经过土改,首先没收了地主和富农的土地财产,不但共了地富的私有产,还要把他们定为阶级敌人“专政对象”,这个就是新民主义“革命”!土改之后,要搞社会主义革命,也是要消灭私有制,城市中通过“公私合营”,共了资本家的产,原来的私营企业变成了国营或集体企业。

过去农村的精英,是地主富农,他们精通农业经济。但是土改后,他们都成了“阶级敌人”,被剥夺了公民最基本权利!没有言论自由,他们如果对公社化提出批评,那就是攻击合作化,不但是被批斗,而且能成为判刑的根据,我在农村的哥哥,当时为此就判了4年刑。对他们的打压,也是对民众的震慑,到后来对合作化、公社化谁也不敢提反对意见。

2009年是20世纪全世界最大的饥荒开始五十周年,我谨以此文纪念三千多万饿死的无辜死难者。

2009年11月30日于山东大学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