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封城”拉开了恐慌与污名化的序幕(图)


1月27日,武汉封城第4日冷冷清清的街道。
1月27日,武汉封城第4日冷冷清清的街道。(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2月2日讯】(看中国记者闻天清编译)在中国大陆爆发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又称: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不但造成多人死亡,而且疫情蔓延到美国、日本、英国、德国、韩国等20多个国家。英国媒体发表了一篇文章,评论了有关大规模瘟疫、流行病爆发后人类社会所出现的状况。

2月2日,英国《卫报》(The Guardian)发表英国作家、律师马力克(Kenan Malik)评论文章。文章称,社会学家斯特朗(Philip Strong)曾在1990年发表有关“流行病心理学”的论文中写道:“紧接着可怕的新的致命性流行病爆发……(随之而来的是)恐惧、恐慌、怀疑和污名化的灾祸。”在上世纪80年代爱滋病大规模流行之后,斯特朗才开始写作。斯特朗认为,从中世纪到今天,大多数瘟疫、流行病爆发时,人类社会都出现了上述类似的状况。SARS、埃博拉病毒到目前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都是如此。

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宣布,“中共肺炎”是“国际关注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PHEIC)。作为一种新的致命性病毒,“中共肺炎”的威胁似乎超出了人们的想象,死亡人数无疑会持续上升。由于目前尚无可用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苗,因此,死亡率可能更高。但是到目前为止,尚无证据证明这一点。

在2002年至2003年度SARS爆发期间,由于北京当局拒绝承认存在SARS疫情,导致在数月内有774人丧生。

除了医疗外,斯特朗观察到,新的流行病似乎也暴露了人类社会生存的脆弱性。政府常常试图对流行病做出反应,藉以宣告流行病或疫情已得到控制。回想一下,北京当局所采取的武汉封城的防疫措施。历史学家马克尔(Howard Markel)是研究1918年流感大流行(近代历史上最严重的流感)的学者之一。他说:“稳定、透明、渐进增加限制性措施,往往比严厉措施效果更好。”

起初,北京当局对“中共肺炎”传播反应很慢,随后利用威权政权全部力量实施了比以往更大规模的封城严厉措施。用一位流行病学家的话说,封锁地区似乎是阻止病毒传播的逻辑性步骤。但是,由此而造成医院人满为患和食物短缺,被封锁的城市或地区很容易造成病毒交叉感染,这会使人们产生对抗行为和不信任感,从而产生防疫的负面影响。

2009年,H1N1流感(猪流感,原是一种在猪只中感染的疾病)大规模流行,导致全球多达55万人死亡,如同冠状病毒一样,曾被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为全球卫生紧急情况。最初是在墨西哥发现了H1N1流感病毒,当地政府关闭了学校和企业,禁止公众聚集,并采取了隔离措施。这些防疫措施有效抑制H1N1流感新病例数量增加。但18天后就放弃了这种防疫措施,部分原因是这种措施增加了巨大的社会和经济成本。

在2014年至2016年埃博拉疫情爆发期间,当一些西非国家实行封锁大片地区防疫措施后,导致成千上万的民众食不果腹,自重爆发大规模暴力冲突。

此外,将移民和疑似流行病联系起来并非是偶然的。从中世纪的欧洲因黑死病而指责犹太人,到爱尔兰工人在19世纪的英国成为霍乱流行的替罪羊,将移民和少数民族作为疾病传播者进行污名化,这已有很长的历史。

应认真对待2019新型冠状病毒带来的健康风险,同样应该警惕误导性反应所引发的恐慌、怀疑和污名化的灾难。

(编者按)导致武汉肺炎爆发的病毒是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由于中共当局隐瞒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扩散。武汉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国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国,也代表不了中国,因此,中共治下出现的这种病毒应叫“中共病毒”。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最新文章
更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