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傷的白居易--「重男輕女」的好爸爸(圖)

2017-10-22 12:00 作者: 六神磊磊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白居易的五個孩子夭折了四個,所幸他在晚年時享有天倫之樂。(看中國合成圖)

白居易,大概是唐朝詩人裡結局最好的之一。

他晚年做到二品官,月俸十萬,而且在洛陽混閒職,住著小豪宅,悠哉悠哉,還活到七十五歲。寫詩也超級紅,不是六神磊磊這樣的朋友圈偽紅,人家可是真紅。

可是白居易也是最不幸的詩人之一,這篇文章裡就要說這個。

他一直想有一個兒子,好傳承衣缽。

這傢伙寫了好多詩,反復念叨:俺想有個兒子,一副重男輕女的面孔。

因為結婚本來就晚,到三十六歲,第一個孩子才來了,是個女兒。白居易的偏心眼貌似有一點點作祟了。他後來說,「非男猶勝無」,你琢磨琢磨這意思。

很想翻個白眼給他對不對。

那麼他是個壞爸爸了?並不是。

他給女兒取名叫「金鑾子」。聽名字,你就知道他多喜歡。

他認真寫了好多詩,記錄下女兒的一舉一動,就像今天家長給孩子拍視頻一樣。

「生來始周歲,學坐未能言」——孩子一歲,已經會學坐啦,但就還不會說話叫爹地。其實人家才一歲,你著急什麼。

感人的是,他居然這時候就寫詩考慮起了女兒嫁人的事,還念叨:「使我歸山計,應遲十五年」——我要晚十五年退休啦,為了閨女,要多上幾年班。

然而,打擊突如其來——孩子三歲那年就夭折了。

白居易悲痛萬分,他說:「病來才十日,養得已三年!」

我養了三年的娃娃,十天就走了!

看到女兒的任何遺物,他都要心痛得掉眼淚: 「慈淚隨聲迸,悲腸遇物牽。故衣猶架上,殘藥尚頭邊……」

衣服還在,藥還在,可是我的女兒不見了。

他又說:「朝哭心所愛,暮哭心所親。親愛零落盡,安用身獨存!」——我還活著做什麼?

那一年,他四十歲。

五十八歲那年,一個喜訊忽然降臨了白家,他居然生了一個孩子。而且和他「猥瑣」的願望一樣,是個兒子,取名阿崔。

白居易好開心啊,他興奮地寫了首詩,就叫《阿崔》。

他說自己簡直不能置信:豈料鬢成雪,方看掌弄珠?一把年紀了,頭髮都白了,還能抱娃?

他還對這個寶貝各種細緻描寫,什麼胎毛、小手都寫,狂曬朋友圈:

裡閭多慶賀,親戚共歡娛。

膩剃新胎髮,香繃小繡襦。

玉芽開手爪,酥顆點肌膚……

他還喜滋滋地計畫著,要把自己的琴和書傳給孩子,讓他繼承自己的衣缽——我一代大文豪,終於有傳人啦!

夢想是美好的,然而命運好像是和他開玩笑。阿崔三歲那年,又生病死了。

白居易掉進了痛苦的深淵。

他忍不住控訴蒼天:

「世間此恨偏敦我,天下何人不哭兒!」

翻開他的詩和文章,你會發現裡面不停念叨的,就是「無子」,那好像是一個無法緩解的痛:

「無兒比鄧牧」、「無兒雖薄命」、「何況兼無子」、「無兒豈免憐」、「天譴無兒欲怨誰……」

別人羡慕他寫文章很紅,羡慕他做官。但對於白居易,這些東西都在刺痛他。那個時候做官,如果有兒子,是可以恩蔭的。白居易去恩蔭誰呢?

他說:「文章十帙官三品,身後傳誰庇蔭誰?」

讀著這事,仿佛看見一個痛苦的老人,流著淚,把堆滿文章的茶几一把推翻了:

要這些,有什麼用!

人的一生中,喪子之痛有一次,已經是錐心了。我們熟悉的文學大家裡,杜甫承受了一次,金庸先生也承受了一次。

可是白居易承受了四次,他一生中的五個孩子夭折了四個。

幸虧還有一個。

這個孩子,是他四十五歲那一年時生的,是一個女兒,取名阿羅。

是個他「嫌棄」的女孩子,在事業上不能頂崗,又不能繼承老爸的衣缽,那「重男輕女」的白居易會喜歡嗎?

事實是,非常喜歡。

那一陣子,他生活還比較清苦,收入也拮据,買不起學區房。但白居易很開心,他說:「寒衣補燈下,小女戲床頭」。

看著阿羅無憂無慮地在床頭玩,白居易就覺得很開心。

不知不覺,三歲、四歲、五歲……阿羅一晃長到七歲了,白居易給她寫詩,名字就叫《吾雛》。

來看看這首詩吧,很感人,也很好懂的:

吾雛字阿羅,阿羅才七齡。

嗟吾不才子,憐汝無弟兄。

我的女兒啊七歲了,真的好憐惜她,也沒有個弟兄。

撫養雖驕呆,性識頗聰明。

學母畫眉樣,效吾詠詩聲。

雖然她嬌生慣養,但是很聰明,已經會學老媽畫眉,還會學老爸我讀詩——有感到濃濃的愛了嗎?

我齒今欲墮,汝齒昨始生。

我頭髮盡落,汝頂髻初成。

我的牙齒都咬掉了,你的新牙才長;我的頭髮都禿了,你髻子才成……

阿羅是挺幸運的,她健康長大了,嫁人了,讓白居易的晚年沒有孤單。最開心的是,在白居易六十二歲那一年,阿羅生了一個女兒,取名引珠,白居易抱上了外孫女。六十七歲那一年,阿羅又生了兒子玉童。

白居易又是傷感,又是歡喜,這些心情都寫進了詩裡:

外翁七十孫三歲,笑指琴書欲遣傳。

自念老夫今耄矣,因思稚子更茫然。

我沒有兒子,但是有了外孫,我的琴和書,還是可以傳給他吧?

想到死去的孩兒,又看著眼前的外孫,我真是百感交集啊。

後來,白居易的女婿不幸去世了,阿羅帶著外孫、外孫女來到洛陽娘家,和白居易一起住。他晚年享受了天倫之樂。

應該祝福白居易,這個不幸的老人,在經歷了無數次的失子之痛之後,得到了屬於他的幸福。

但在這裡更想說的是,表面看上去「重男輕女」的白居易,其實是一個觀念一點都不落伍的好父親

他嘴上雖然老念叨「俺想要男孩」,但卻給了女孩子一樣的愛。

那一年,他的外孫女滿月了,白居易開心地寫了一首詩。

這是一首特別感人的詩:

今旦夫妻喜,他人豈得知。

自嗟生女晚,敢訝見孫遲。

物以稀為貴,情因老更慈……

一句「物以稀為貴」,成了人盡皆知的話了。而「情因老更慈」,瞬間畫出一個慈祥的老外公。

但最讓人感動的,是最後一句:

懷中有可抱,何必是男兒?

這才是大唐一代詩人的境界和三觀。

這話放在今天並不洋氣,其實還挺局限的。今天一門心思想要女兒的多得是。但在那個在男尊女卑的時代,白居易是蠻帥氣的。

現在,重男輕女的居然還大有人在,還有人遺棄女嬰的。記得之前還有人在我後台留言:某某明星生的全是女兒,是不是報應啊?

拜託,二十一世紀的你,去讀讀一千多年前專制社會的白居易的詩吧:懷中有可抱,何必是男兒?

(此文出自王曉磊《六神磊磊读唐诗》)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