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扶貧大躍進 亂象頻出鬧笑話(組圖)

2018-06-24 01:20 作者: 李文隆

手機版 简体 9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官場弄虛作假及貪腐成風,扶貧工作問題多多。
中共官場弄虛作假及貪腐成風,扶貧工作問題多多。(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6月24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中共當局近期高調打扶貧戰,不過事實往往是截然相反,弄虛作假、數字扶貧乃至官僚腐敗亂象仍不停湧,鬧出不少笑話。中共治下拋出的「脫貧目標」被指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國家級貧困縣出扶貧笑話

綜合陸媒6月24日報導,被列為國家級貧困縣的四川達州市宣漢縣,近日被揭存在諸多扶貧亂象,包括耗費大量國家扶貧資金建成的異地扶貧搬遷安置房,因無法解決部分村民就業、生產及生活保障問題而大量空置;一些安置房還出現漏水等問題,導致村民無法入住;有村委會在評定搬遷名額時,存在標準不一和強迫搬遷行為。扶貧口惠實不至,貧困戶百上加斤。

據悉,宣漢縣村民雖搬遷到漂亮整潔、水電齊全的安置房,奈何周邊卻無可供耕種的田地,失去最基本的生產來源,更遑論安居。結果村民被迫每日往返原居地耕作,而來回一趟至少二十公里路程,每天光是走路就需要四、五個小時,讓村民苦不堪言。


村民唯一集中安置點出現大量空置房,被稱為形象工程。(網路圖片)



有村民的舊屋已經倒塌,但依然未獲得易地搬遷名額。(網路圖片)

不過最諷刺的是,日前在山東棗莊市舉行、反映精準扶貧成果的影像盛典中,來自四川省宣漢縣製作的兩部電視作品,卻在眾多參賽者中脫穎而出,雙雙獲得二等獎,讓人大跌眼鏡。

港媒《東網》評論指出,所謂「村騙鄉,鄉騙縣,一路騙到國務院」,大陸官場瞞上欺下、弄虛作假早已成為常態。一邊是虛假的包裝宣傳,一邊是名不副實的扶貧,如此公然愚弄民意,混淆視聽,令人啼笑皆非。

評論稱,當局宣稱所謂徹底消滅貧困人口的戰略目標能否如期實現,不能不令人懷疑。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去年十九大報告中曾提到,要在2020年前,使5500萬人口脫貧。確保中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並提出要「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的口號。

根據官方數據,以2016年起的5年目標來看,平均每年需要讓1400萬人脫貧。


中共高層扶貧「看實情」,地方官員早已布好了局。習近平身後的「板臉哥」王三運因此爆紅。(視頻截圖)

扶貧亂象僅曝光冰山一角

事實上,中國大陸扶貧領域的腐敗造假亂象不絕如縷,宣漢縣的問題只是冰山一角。

中共國家審計署審計長日前在年度工作報告中指出,一些地方扶貧工作還不夠紮實,主要表現為形式主義、弄虛作假,比如花巨資打造盆景工程迎檢、接待費用超標等問題突出。其次,扶貧政策落實不夠精準,不少地方建文件立卡數據不清晰,異地扶貧搬遷規劃不合理、脫貧標準不規範等問題仍持續存在。第三,一些地方涉農資金統籌整合試點推進不暢,監管粗疏,出現騙取挪用或閑置等問題。雖然當局強調有關部門已追回或盤活資金六億多元,處理處分兩百多人,但有關查處成果同大面積存在的亂象根本不成比例。

中共國家審計署於2018年初發布的公告顯示,2016年和2017年,扶貧領域的問題資金多達70億元人民幣。

2017年12月23日上午,中共國家審計署審計長胡澤君向人大常委會報告審計工作。報告指出截至2017年10月底,中國各地有970名官員因不當使用扶貧資金而遭問究追責,涉及超過32億元人民幣。並且,大陸各地存在弄虛作假騙取扶貧資金、謀取私利的行為。

2016年,中共國家審計署也向人大常委會作審計報告稱,發現1億5000萬扶貧資金被虛假冒領或違規使用,其中17個縣將2000多萬元用於彌補業務經費、發放福利等。8億7000萬元資金閑置或浪費,其中閑置時間最長的超過15年。


冒領扶貧金等亂象頻現。(網路圖片)

恐政權不穩 當局扶貧「大躍進」

在過去幾十年間,中國在經濟發展過程中所付出的代價非常的昂貴,包括環境污染、嚴重的貧富懸殊。

彭博社最近的一篇報導指出,對比中國大陸31個省級地區,從東北到中原到沿海地區的各地經濟實力差距仍然巨大。這些差距讓一些居民步入發達國家的前沿,例如駕駛最新式的電動汽車,享受個人化的服務等。相比之下一些農村地區的包括自來水和系統供暖、供電等基礎設施仍未健全。

報導還指出,從人均收入來說,在上海和北京這樣的高端城市,按購買力調整的人均收入去年略高於5萬3千美元,與瑞士和美國的水平相似。而在貴州、雲南、甘肅這三個相對不發達的省份,人均收入去年不到1萬美元,與烏克蘭、薩爾瓦多和瓜地馬拉相當。

很多觀察人士已經表示,當局在扶貧上仍是類似「大躍進」式的做法。在中共製度下,脫貧根本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美國三一學院退休經濟學教授文貫中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中共的戶口制度與集體所有制下的土地制度是造成貧困的主要原因,而中國有些人不是好好向世界發達國家學習,「卻還幻想重新用集體化道路達到全面而持續的脫貧目的。短期內,中國(中共)政府有錢,逢年過節,村官確實能給貧困戶送點東西。」但「我們往往看到各級幹部在弄虛作假。」「一切恢復常態後,貧困會再度來臨。」

《德國之聲》引述北京理工大學的胡星斗教授說,中國貧富懸殊非常嚴重,反映貧富差距的基尼係數十年前就已經超過0.4。基尼係數為0,表示收入分配絕對平等,基尼係數為1,則表示收入分配完全不平均。基尼係數從0.4起就越過了紅線,社會上出現暴力和抗議的風險就越來越大。

中國經濟問題專家何清漣女士前年就在加拿大溫哥華「咸氏國際論壇」上表示:近20多年來,中國權貴資本掠奪公共財與民財幾乎到了肆無忌憚的程度,造成貧富差距十分懸殊、財富過度集中的不平等狀況。她說,「中國的低收入階層,也就是窮人,幾乎佔人口的60%左右。一個窮人太多的社會,一個沒有上升通道的社會,是一個不可持久的社會!」

《大紀元》有分析說,中共熱衷於「扶貧」、重拳打擊「扶貧領域」的貪腐問題,並不是中共一下變好了,而是恐懼中國貧富差距進一步加劇會導致中共政權的崩潰。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