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兩會沉悶肅殺 詭異內情受揣測(圖)

2019-03-15 02:25 作者: 李文隆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9年3月13日,中共政協會議閉幕,一名攝影師在會議現場。
2019年3月13日,中共政協會議閉幕,一名攝影師在會議現場。(圖片來源: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3月15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今年的中共兩會似不如去年那樣有頭等大事的備受矚目和令人「快樂」的情節。去年習近平要修憲是大事,期間還冒出個樂翻媒體界的「翻白眼」女記者。法媒指今年會期信息少,氣氛卻很沉悶,甚至有點肅殺,詭異

中共兩會之一的政協會議13日已閉幕,人大會議也將在15日閉幕。

李克強做報告滿頭大汗內涵深

法廣14日刊文認為,今年兩會一個重要事件是李克強在全國人大會上做政府工作報告。文章認為,現在的總理做得很辛苦,嘴巴得收緊,做事得小心,李克強那天做報告不停擦汗讓外界感覺他身上負擔很重。

當天李克強的報告提出了一些務實的有關民生的東西,比如減稅減費等等,但外界很懷疑他提出的能否落實。

李克強當天宣讀政府工作報告時的大汗淋漓給人留下難忘的印象。他這次在台上讀報告時,似乎十分費神,多次停下喝水抹汗,還多次出現口誤,如將稿子中的「事業心」讀成「責任心」,將小標題的「2」讀成「3」,再加以糾正等。

李克強在報告中預測今年局勢「中美經貿摩擦給一些企業生產經營、市場預期帶來不利影響。我們面對的是經濟轉型陣痛凸顯的嚴峻挑戰」,「環境更複雜更嚴峻,可以預料和難以預料的風險挑戰更多更大。」他的報告多處提到「風險」。

另外,李克強當天做報告,講及官員怠政等老問題,似乎火氣很大。他在報告中說,「政府工作存在不足,一些改革發展舉措落實不到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仍然突出,」接下來說,「督查檢查考核過多過頻、重留痕輕實績,加重基層負擔。少數幹部懶政怠政。」之前李克強曾被官媒曝光經常為此發火,甚至當場用杯敲砸桌子。

港媒《明報》稱,李克強作報告過程中,會場內掌聲零落。習近平只在李克強上臺和下臺時,跟著鼓掌兩次,也沒和李克強握手。而散場時,習近平則與後排的國防部長魏鳳和等人握手。

主席台上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中,中紀委書記趙樂際及政協主席汪洋閱讀報告最認真,趙樂際幾乎全場埋頭看報告。習近平在李克強宣讀近40分鐘後,才拿起報告翻看。王岐山則一直沒有看報告。

周強躲避記者問題大

最高法院院長周強3月12日做報告,他沒有出現在部長通道,好像在躲避記者。法廣文章點評道,媒體的問題多多,尤其在聽了他做的報告之後,問題更多。

在全國兩會前,最高法因發生陝北千億礦權案卷宗丟失事件而廣受非議,外界一度猜測周強可能會受事件影響。

據指在最高法失蹤的副卷裡面有周強本人的批示。在央視前主持人崔永元和最高法主辦陝西千億元礦權案的法官王林清聯合爆料下,最高法被迫由最初的否認卷宗丟失到承認丟失,並接受中共政法委員會牽頭的聯合調查。2月22日的官方調查結果「認定」王林清監守自盜,繼而王林清「央視認罪」後,周強似乎鹹魚翻身。不過,「王林清為什麼活生生自己賣自己?」政法委的結論幾乎沒有人相信。

周強的報告中強調法院存在「燈下黑」問題,司法作風不正仍有發生,監督機制仍有待完善。但他對此要不要負責?這千億元大案是否就在公眾的質疑下不了了之?外界揣測,周強的命運可能會在中共權鬥中形成下一個未定之數。

周強報告還有一點怪異的是他在報告中取消了「人權」二字,分析人士把今年的述職報告與去年比較,其中的第二部分去年的標題是「堅持嚴格公正司法,加強人權司法保障」,今年改成了「依法懲罰犯罪、保護人民,堅決維護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另外,他還和最高檢的張軍一樣,都在報告中強調中共的「政治安全」。看來就是政權比人權重要,黨比人民重要,中共不要臉了。

另據港媒《明報》報導稱,周強做報告時,王岐山中途離場,而中共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也罕見離場幾分鐘。中共副總理劉鶴則沒有出現在會場。

報導指出,周強做完報告後向主席臺鞠躬,現場鏡頭可見,周強似乎有意朝向習近平鞠躬,但值得關注的是,周圍的中共高層官員都在注視著周強,只有習近平一人低頭隨著其他人一起鼓掌,不但沒有正眼看周強,而且臉上笑容似乎也很尷尬。

陳全國一言不發 新疆代表團開會工作人員動粗

全國人大新疆代表團12日下午開放境外媒體採訪,該省大搞「再教育營」甚或「集中營」一事成為關注點。

當天詭異的是,新疆真正掌握大權、遭美國屢次點名譴責的黨委書記陳全國自始至終一言不發。相關問題全由維吾爾族出身的新疆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回答。

另外,新疆代表團與其他代表團迥然不同,所有代表們的桌上,都沒有顯示自己姓名的名牌,媒體難以確定他們的身份。或許這是因為新疆頗為敏感,不想給海外媒體提供更多可能的炒作機會。

新疆主席扎克爾回答記者說:新疆沒有「再教育營」或「集中營」,這些說法純粹是有些人在捏造、說謊,非常荒謬。他說這些「職業培訓」設施跟「寄宿學校」一樣。他的講法似乎是想當外界人士都是傻瓜。

受訪的新疆政協委員迪麗娜爾.阿布拉被港媒問及出新疆勞改營的問題,她「臉色突變」,她對記者說新疆治安很好,「人們都懷著一顆感恩的心」,記者轉而問與她一起的另外一位代表同樣的問題,那位代表直接說:「你的問題我聽不懂」。

新疆團還阻止了外媒記者的採訪。據香港電臺臉書發布的視頻顯示,3月12日新疆代表團舉行全體會議結束後,一名工作人員突然衝上前、強行拉扯一名法新社記者,除拔取記者頸上採訪證外,還阻擋其拍攝畫面,記者見狀用英文詢問他「你在做什麼?」這位工作人員怒聲喝道,「你拍什麼我不知道,你要拍什麼告訴我。我叫你走,你拍什麼?」之後將所有在場記者和攝影人員驅離,並拉上布帘阻擋視線。

兩會禁令多 有人期間病死

兩會期間,除了嚴厲的安檢,大陸當局對媒體記者採訪發出多項禁令。甚至網傳人大代表所住賓館還圍上了鐵絲網。網民諷稱是「人民代表怕人民」。

而受訪代表在遇到「敏感問題」時,則毫無反應、拒絕回答,或反應激烈、臉色大變。

3月5日一早,軍隊人大代表團乘旅遊巴進入天安門廣場後,原火箭軍紀委書記陳平華被記者追問軍中反腐及他本人的近況,但陳平華迴避問題,昂頭隨隊快速前行。其他軍隊代表被問到相同問題是,也是笑而不答。

美國之音記者在人大開幕後隨機採訪了多名代表。問題包括,「修憲一週年,您覺得有哪些變化?有什麼新的變化,能不能簡單談一下?」「修憲一年來,中國的情況是好轉了還是倒退了?」「前段時間,中共中央有個文件,禁止‘高級黑’、‘低級紅’,你有沒有聽說這個文件?你覺得什麼是‘高級黑’?」

針對記者的問題,被採訪的幾名人大代表大多沒有任何回答,頭也不回的快速走開,忽略記者的提問。有的代表則只回答謝謝。

號稱「中國太空第一人」的楊利偉以全國政協委員身份出席中共兩會,他對媒體表示已不在中國航天辦公室任職,現在航天工程做技術管理。楊利偉還證實了此前外界媒體關注的兩會受訪禁令,再三稱,「我們不讓接受參訪,昨天剛剛發了通知,讓我們不要隨意接受採訪。」

除此之外,今年的兩會還出現一樁人大代表突然發病死亡的事件。

中共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團副團長兼發言人黃玉山證實,3月11日,中共全國人大代表、香港剛毅集團主席王敏剛於3月2日隨團到北京出席兩會,當晚身體感到不適,隨即進入北京醫院治療。在本月4日由家人陪同回港就醫。最後不治去世,終年70歲。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