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想承包一所中小學的食堂(圖)

2019-03-15 08:58 作者: 大風如刀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食堂
某學校食堂(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9年3月15日訊】老夫曾在N年前任職於成都市某涉外酒店的總辦主任,其對外宣稱是准四星,大約有200多名員工,職權管轄範圍包括車隊和員工食堂。聽說員工食堂有可能要外包,便有很多大神通過各種關係、各種渠道來找我老人家。於燈紅酒綠中稱兄道弟,觥籌交錯,極盡敞歡,不在話下。遠親中也有人有類似的從業經驗,聞訊後便蠢蠢欲動,在格外親熱的交談中意味深長地告訴我,肥水不能流入外人之田。如果能夠拿下這個項目,每年隨隨便便賺個幾十萬,甚至可能近百萬。當然,自家人肯定都會有好處,何況老夫當年的月薪僅僅才2000元人民幣,夠瀟灑揮霍嗎?

此事後來不了了之,因為酒店屬於國有資產,名頭很大,而且還接待過正國級高官,風光無限。或因最高管理層另有其他考慮,外包方案因此擱置。但是從那時起,老夫窺見了冰山一角,也開始明白一個道理,人世間有七十二行,果然是行行都能出狀元。賣皮鞋的可能根本就不知道賣麻辣燙的一天能賺多少錢。而職業的乞丐,甚至可能會嘲笑那些職業的假和尚假方丈,騙人家善男信女的那點香火錢算個鳥毛呀?

順便說一點題外話,看似與食堂無關,但異曲同工,兩極相通。知道城市的垃圾場嗎?每個城市的郊區都有,那地方一般人不去,偶爾經過也趕緊掩鼻,避而遠之。別以為臭氣熏天,蚊蠅遍地,就沒有什麼油水。老夫曾在九省通衢的華中重鎮大武漢頻繁奔走,與某個垃圾場的負責人洽談過相關的環保治理項目,在酒桌上被告知,每年都會有全國各地的大老闆提著大包大包的現金登門,要求承包垃圾的整理和分類。你想一想,僅僅是一個區的垃圾場,每天就要傾倒1000噸左右的城市生活垃圾,這其中有多少可回收的物資?包括塑料、玻璃以及廢舊金屬,雇幾個苦力開足馬力,晝夜不停,絕對比開幾個廢品收購公司都賺錢!

回歸正題,本文要談的是食堂承包中最誘人的項目,那就是學校的食堂。為了更準確的定義,必須還指出,嚴格意義上講是指學生食堂,而且是中小學生的食堂,當然也包括幼兒園。因為一般的學校裡,教職員工和學生往往是分開就餐,用老夫認識的一位業內人士的話來說,領導就那麼幾個,加上老師也沒有多少人,把他們餵飽,讓他們吃好,毬大爺關心學生們到底吃什麼?越是中小學生,越是年幼的孩子,就越容易糊弄和打發,比養豬都容易。請注意,無論養什麼牲畜,一般都不會吃腐爛變質的食物。相對而言,大學生可能不太好伺候,因為已經形成了獨立的思想和意志,這個道理大家都懂。但只要食材安全,面子上過得去,通常也不會有太大問題。據悉,日本的中小學校長們可就慘了,不僅要和孩子們在同樣的食堂吃同樣的飯菜,而且還要提前半個小時就餐,如果屬實的話,足以說明資本主義國家的制度設計簡直毫無人性,用心極其歹毒。

N年前,一個僅有200多人就餐的酒店員工內部食堂,就可以輕輕鬆松實現幾十萬甚至近百萬的利潤,那麼今天的一個中小學,如果可以把食堂給承包下來,一年能賺多少錢?請看接下來的故事,說的都是老夫的親身經歷——

大約是2017年夏季的某個週末,本人在週期性往返珠三角兩個城市的行程中,接到一個順風車客,這位老兄正好是類似於四川德羽這樣的後勤服務公司的員工,在當地一所有名的中學負責管理食堂,還要兼職當廚師。反正是大鍋菜,能揮兩下鏟子的都可以干。他說按照現在的中小學規模,每個至少都有上千人,每年賺個200萬一點都不費勁。如果是比較大的幾千人的學校,每年的純利潤要是說出來,可能會嚇死只會開順風車的司機。雖然承包學校的食堂,需要各種資質和手續,包括參加所謂的公開招標,但他的老闆在這方面很有能耐,很會為人處事,方方面面的關係都能搞定,因此,他所在的公司至少承包了省內不同城市的幾十所學校食堂。

所有食材的採購,均由公司統一安排,當然是越便宜的越好。本來因為採購量大,就已經充分享有了價格優勢,但企業為實現效益最大化,突破常規,搞點小動作,採購一些價格更低的過期或者變質的食材,也是常有的事。不過,必須要把握兩個基本原則:第一就是保證老師和教職員工、尤其是學校的領導不出問題,不僅要保質保量,還必須要保證飯菜新鮮可口,味美價廉;第二是學生吃的無論質量還是份量,再差再次都無所謂,哪怕個別人出現不良或者不適的反應,都不用害怕,只要確保不發生群體性的食物中毒,不被家長發現或者被捅到新聞媒體曝光,就什麼都能擺平,什麼都可以搞定。

聽說老夫是自媒體的碼字工,每天都寫時政評論,這位順風車乘客似乎有點後悔,再三叮囑不准亂寫。老夫半真半假告訴他,這篇文章我寫定了,但不一定是現在。不過請他儘管放心,正式發布的時候,既不會提到他的姓名,也不會提到其就職的公司,更不提學校名。這傢伙詭秘地笑了,意味深長地告訴我,凡是幹這一行的都知道,能夠像他老闆那樣承包學校食堂,而且還承包了那麼多學校的食堂,基本上可以肯定,無論和校長還是和當地的官員,不是親兄弟,也早就是穿著一條連襠褲了。

女兒的學校也提供早餐,而且校園和我家居住的小區僅僅隔著一條街道,但正因為有了如此的經歷,老夫堅決不讓我家千金在學校吃飯。當然,也因此明白了這樣一個道理,承包學校的食堂固然可以一本萬利,穩賺不賠,但本人既沒有那樣的心理素質,也沒有那樣的能力。這生意,老子注定了沒法做。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