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支架回扣一萬 這不是謀財而是索命(圖)

2019-05-23 09:32 作者: 周蓬安

手機版 简体 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手術刀示意圖
手術刀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19年5月23日訊】日前,有微博用戶爆料稱(蘇大)「附一院心血管主任醫師楊向軍,被其博士生實名舉報:亂裝支架,裝一個回扣一萬元」。5月20日,澎湃新聞以《博士生舉報導師亂裝支架收回扣:裝一個回扣一萬元》為題,報導了記者對相關事件的採訪。

早上看到這則消息時,隨手轉評「不用想,這個真實性高於99%」。因為這樣的舉報內容,完全符合當前醫療界現狀,我相信這種事情並非楊向軍獨創,而是業內「潛規則」。當今中國偉大的醫療事業就這樣,內科醫生開「大處方」拿回扣,回扣率一般佔藥價的30%-40%;外科醫生靠拿「紅包」,心血管醫師就靠這些醫療器械「回扣」賺錢。

2012年2月,央視曾報導濟南一患者因為心梗接受了支架治療手術,先後被放進7個支架,花了十幾萬元。有專家指出,「支架放3個以上就失去臨床意義,放7個純粹變成賣支架。」就心臟病治療而言,搭橋手術是最好的方案。

那麼醫生為何不願做搭橋手術而樂意放支架,就因為「每個支架醫生能拿到10%至15%的回扣」、「每給病人放一個進口支架,醫生至少能拿到2000元」。

七年過去後,醫生由每個支架拿「回扣」2000元,上漲到1萬元,遠高於物價上漲水平,遠高於GDP增速。也就是說,圍繞醫療腐敗,如今比七年前凶猛得太多。我就感到納悶,十八大之後形成的反腐「高壓」態勢,似乎還沒有進入最該進入的醫療業。

普通醫生開藥拿「回扣」涉及範圍就更廣了。今天,海南特區報《海南一醫生舉報自己吃回扣:平均每月一千都這麼干》一文報導,萬寧市和樂中心衛生院的醫生華生(化名)反映,包括他自己在內,該院很多醫生存在收受藥商回扣的情況,衛生院管理層卻對這種情況視而不見,甚至有可能也參與其中。

怎麼是「有可能也參與其中」,應該是「肯定參與其中」了,這是規矩。我不知道蘇州大學附一院心臟支架的最終價格究竟是多少?但醫用耗材利潤率高確實一直都是很高的,這也是社會「怪胎」之一。2016年年底,美敦力(上海)公司在心臟血管等領域醫療器械產品中進行縱向價格壟斷,被罰1.185億元。媒體曾披露,以進口支架為例,出廠價僅為1000元左右,至患者使用環節價格飆升到約3萬元。

有意思的是,早在這則新聞出來前,就有讀者在我的公眾號留言,稱「蘇州大學附屬第一人民醫院心內科主任楊向軍收取回扣被其博士生實名舉報:亂裝支架,裝一個回扣一萬,五月一日門診時被抓。據傳,楊向軍撈錢上億。(消息來源:江蘇省醫藥聯盟)」

雖然瞭解太多的醫療腐敗,但還是感到震驚。並非震驚楊向軍特別貪婪,也不是因為其「裝一個回扣一萬」就算特別多,而是醫生也能「撈錢上億」,這將會造成多少人因為看不起病而回家「等死」?這種人哪裡配稱「白衣天使」,簡直就是殺人魔王。

另一個令人吃驚的地方,是學生公開實名舉報導師。這至少可以說明,楊向軍的導師光環已經無法繼續壓制學生對導師某些過分作法的憤怒。要知道,此前不少習慣於隱忍的學子,很無奈而又非常懦弱地用自己寳貴的生命來嚮導師抗爭。而比起那些曾經逝去的年輕生命,該學生利用網際網路的便利,用「微博舉報」方式的抗爭則更加積極和理性,因而也更加值得肯定。

安裝一個小小的支架你就拿一萬「回扣」,這已經不是謀財,而純粹是向患者索命。這樣的醫生,醫德為「負數」,而且是普遍現象,你說說如今「醫患關係」緊張,責任究竟在哪一方?

根據主流媒體報導,中國公立醫院改革碩果纍纍。因此,一批「主刀」公立醫院改革的官員陞官的陞官,發財的發財。可現實擺在那,哪一次公立醫院改革成功過?國家對醫療投入越來越多,醫療保險基金收入越來越多,可老百姓看病卻越來越難,越來越貴,個人負擔也越來越重,你說說這醫改究竟是成功還是失敗?

我在多年前曾參加過一個公立醫院改革座談會,在會上曾直言不諱地說過一句話:如果藥品價格、醫療器械價格不能降到應有的水平,如果醫療成本沒有大幅度地下降,任何被吹得「天花亂墜」的醫療改革方案,都必將以失敗而告終。實踐證明,我的預見「精、準、狠」。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