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媒奇文借古諷今影射王滬寧?(圖)

系列之三

2019-09-09 05:11 作者: 鄭中原

手機版 简体 9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王滬寧能夠經歷江、胡、習三代不倒,當然有「過人之處」。
王滬寧能夠經歷江、胡、習三代不倒,當然有「過人之處」。(圖片來源:Elaine Thompson-Pool/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9月9日訊】一篇6年前刊登於中共官媒的討論大清邁向晚期的吏治問題的文章,9月5日在陸媒《今日頭條》被翻出發表,但一天之內就被刪除(文章內容詳見筆者本系列文章之一介紹:《官媒批官場腐敗奴才得志酷烈虐民卻又粉飾太平 速刪》)。筆者系列文章之二(《陸媒批官場奇文被刪 借古諷今影射力非凡》)則談到,中國文人歷來就擅長影射手法,官媒這篇文章借古諷今,應是令當局感到恐慌的原因,其中一個最直接觸碰當局的細節,就是不點名「侮辱」了一名現任常委。

再介紹一下,該篇原於2013年9月13日發在中共官媒《人民論壇》的文章,作者張國驥,原文標題為《清代嘉慶道光時期的吏治危機》,陸媒近日重發的標題是「官場腐敗、奴才得志、酷烈虐民…卻又粉飾太平,吏治危機讓統治岌岌可危」。從標題看已經突出了敏感詞。

在筆者前篇文章解讀的基礎上,我們來看這個「奴才得志」。

官媒文章其中一部內容是說大清走向衰敗的嘉道時期官場中:「真才失意,貪才、庸才、奴才得志」,直指在官場得志的大多是一批奴才、庸才甚至貪才。

文章舉例奴才類別的高官曹振鏞,他是乾隆四十六年(1781)進士,從這一年直到道光十五年(1835)死去,54年的宦海生涯,用八個字可以概括他官場得志的情況,即:生極恩寵,死備哀榮。

曹振鏞在半個多世紀的官場中,擔任過工部、刑部、戶部、吏部等中央主要部的尚書、翰林院掌院學士、直講官、上書房總師傅,入直過南書房,三次任學政,五任殿試讀卷官,四任鄉試正考官,五任會試正考官,充任過實錄、文穎、會典、國史等館正總裁官,銜至三師三少,官至大學士兼軍機大臣。皇帝遇有巡事、木蘭秋狩,都留他在京辦事,備受重用,他是中國封建社會官場上罕見的位極人臣之臣,半個多世紀的「不倒翁」。

文章說,曹振鏞歷事三朝,遍歷要職,官運亨通,福祿壽三者兼得,不但清代無此二人,即中國歷史上也十分罕見。那麼,他官場「成功」的秘訣是什麼呢?秘訣就在:小心謹慎,遇事模棱;多磕頭,少說話。

如果影射到現今官場,在中共黨核心務求「定於一尊」之際,個人崇拜之風重現,文革式表忠氾濫,官場奴才真不少。

2017年中共十九大以來,官場對黨魁習近平表忠口號驚人,見諸公開報導的比如:

時任中共國防部長常萬全吹棒習說,「頂天立地的歷史擔當托起偉大夢想,經天緯地的雄才大略引領前進方向……」,是「眾望所歸的領導核心」, 「運籌帷幄的慧眼和雄才舉世無雙」,「強軍備戰的意志和魄力無與倫比」……;北京市委書記蔡奇稱習近平「不愧為英明領袖」;天津書記李鴻忠則稱習是「核心之核心,關鍵之關鍵,根本之根本」,習的講話「縱貫古今、指引方向、氣貫長虹」;吉林省委書記巴音朝魯指習是「當之無愧的黨的領袖、黨的舵手」;深圳市委書記王偉中聲稱,「要把習近平的講話‘刻進骨子裡、融入血液中、落到行動上’」。

發出這類言論者,到底是真忠誠還是大姦似忠,無從得知。但正人君子大抵反感厭惡之,認為是真奴才。不過,還有深藏不露的「奴才」,對被「效忠」的當政者往往更為陰險可怕。

筆者接下來要說的此人,可以和清時的曹振鏞類比,正是如今歷經中共紅朝江、胡、習三代黨魁,權勢熏天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

王滬寧仕途發跡於上海,最初在復旦大學獲得碩士學位後留校任教。1995年王滬寧被江澤民收編,步入政壇。王被調到北京的第一個職位是中共黨內智庫機構中央政策研究室政治組組長,後來做一直做多年的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

王滬寧後被提拔進入黨內掌握重權的中央書記處,為胡錦濤服務十年,中共十八大後,王滬寧轉而效忠於習近平。

王滬寧本身是炮製中共理論的「高手」,先是為江包裝推出所謂的「三個代表」,後來是胡「科學發展觀」的重要推手。而習近平的「中國夢」、以及「習近平思想」,也是出自王滬寧。

中共十九大上王滬寧登臺,掌管宣傳和意識形態,他展開一番手腕為習核心造勢,對習所搞的文革式宣傳也是他搞出來的。從此官場表忠口號一個比一個驚人。

而王滬寧能夠經歷江、胡、習三代不倒,當然有「過人之處」。早有知情人透露,謹小慎微、唯命是從,善於察言觀色、揣度上意,是王滬寧做人的準則。故而深合上意,深得上司歡心。有和王滬寧在復旦大學有交集者稱,王滬寧表情冷漠,沉默寡言,握手無力,互動敷衍。這種冷淡不是學者那種沉穩,而是心機很重。而據說王滬寧的強項就是「造詞」,他可以把一些很尋常的想法「升華」為理論體系,把同一隻的雞蛋貼上不同的標籤出售。

王滬寧也確是善於在當政者面臨困局時幫出些陰招、損招,比如在美中貿易戰中,主管宣傳的王滬寧越位主導以毛左意識形態指導貿易戰,頻頻拋出各種老掉牙的文革式口號和政策,儘管這一套連連讓當局受挫,但王仍然在中南海小人得志、大行其道。

筆者此前曾有文章說過,中共十九大後,現任七常委中,勢力增長最快但又最反常的是王滬寧。王滬寧分管的工作既多又廣,除了國防,王滬寧無所不管。連中共正推行源自原教旨魔鬼馬克思主義的「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中央領導小組的組長也是他。為三代黨魁搗弄出「三代表」、「科學發展觀」和「中國夢」理論的王滬寧,確已是習的國師監軍,可能是中南海的真正操盤者。

故此,筆者認為,如果說前述官媒文章被刪的理由是借古諷今過於敏感,一大原因可能是因為以曹振鏞影射了仕途相似的王滬寧,又或是王滬寧自己對號入座?

不過儘管曹振鏞與王滬寧同為官場「不倒翁」的仕途相似,但兩人又有不同之處。一是曹振鏞經歷54年的宦海生涯,王滬寧1995年進入官場,至今僅29年,而已腐敗透頂的中共政權往前延續未必再有時日,也就是說王滬寧再想在習的下一代當司馬懿的角色也不太可能;二是,曹振鏞生極恩寵,死備哀榮,得以善終,但王滬寧就未必,一旦野心蠢動,東窗事發,可能在權鬥中面臨文革人物康生一樣的下場,又或是因為中共之罪,在其黨滅亡時會同遭人民清算。

(本系列文章完結)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