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上古三代時期的天命觀(三)(圖)

2020-01-25 13:19 作者: 千百度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公元前1046年初,周武王率領軍隊長途遠征,討伐商紂王。
公元前1046年初,周武王率領軍隊長途遠征,討伐商紂王。(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接上文:漫話上古三代時期的天命觀(二)

(7)

上古三代的天命觀儘管都強調天、天命的至高無上,但古人對王權與天命的關係其認識也不是一成不變的。尤其是伴隨著商滅周興,傳統的天命觀更是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在商代,帝王的天命思想以恆常為主,基本上認為天命不可變易。而但到了商末,這種傳統卻出現了變化的跡象。據《尚書・西伯戡黎》記載,商代末期,商王紂荒淫暴虐,弄得民怨沸騰,西部方國周族部落經其首領周文王治理日漸強大,勢力逐步滲透到中原地區,嚴重威脅到商政權的安危。大臣祖伊對此憂心忡忡,向紂王進諫道:「天子,天既訖我殷命……非先王不相我後人,惟王淫戲用自絕,故天棄我……」意思是上天已經終止了授予我殷人的大命,這不是我們的先王不保佑我們這些後人,只是大王您淫逸、懈怠,自絕於天,所以天才拋棄了我們。可對於祖伊的話,紂非但不聽,反而狂妄地宣稱:「嗚呼!我生不有命在天!」從這番對話可看出,儘管君臣二人都認為王朝統治是由天命決定的,但紂王迷信天命永遠站在自己一邊,不會改變,而祖伊則認為天是根據天子的表現來決定是否支持其統治的,這說明當時部分殷人對流行的天命永佑的神話已經產生了懷疑。

公元前1046年初,周武王率領軍隊長途遠征,討伐商紂王。僅僅用了一個月時間,崛起於西隅的「小周邦」就迅速消滅了「大殷商」而成為天下共主。勝利來得如此之快簡直出乎意料,但周武王和周公並沒有陶醉於其中。據《史記》記載,武王滅商以後,回到鎬京,夜不能寐。弟弟周公來訪,問為什麼睡不著。武王說:「我未定天保,何暇寐!」原來,商是天下共主,是統治萬邦的王朝,在周人眼裡,是「天邑商」、「大邦殷」、「大國殷」,而自己則是「我小國」、「我小邦周」。可是,就是這樣一個看起來不可戰勝的「大邦殷」、「天邑商」,卻在牧野一戰中被消滅,這怎能不令「小邦周」震驚呢?如果說統治天下一定是天命的體現,那麼,殷周遞嬗不恰恰說明,當初在商朝那一邊的天命此時卻轉到周人這一邊了嗎?天命不就是可以轉移的了嗎?如果這個道理說得通,那麼,總有一天周朝也會面臨失去天命,從而失去天下的危險呀。怎樣才能避免這種厄運呢?怎樣才能永保天命呢?想到這些,周朝統治者當然睡不踏實了。

因此,商滅周興後,圍繞著天命會不會更改轉移,如果會更改轉移,根據又是什麼,為什麼有的王朝會失去天命,有的王朝會獲得天命,以及如何保住天命等一系列問題,武王和周公,特別是周公,在深刻反省和總結夏商兩朝滅亡教訓的基礎上,對王權與天命的關係進行了新的思考和解釋,從而為傳統的天命觀注入了新的內涵。

(8)

與前人相比,周人天命觀的革新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首先是從「天命恆常」轉變為「天命靡常」、「命不於常」。

無論是在夏還是殷商,君王都視天命為永恆不變的東西,都以為自己一旦擁有天命就不會也不可能失去。但歷史演變的結果卻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先說夏朝。夏末,夏桀無道,德行敗壞。據《帝王世系》記載,有一次伊尹向夏桀進諫說:「君王不聽臣子們的意見,亡國的日子不遠了。」但夏桀聽了完全不當一回事,啞然失笑說,「你又來妖言惑眾了,天上有太陽,就像我有子民,太陽亡我才能亡。」然而沒多久,夏桀就被商太祖商湯打敗,成了亡國之君。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湯革夏命」。「革」,就是去除、改變;「命」,就是天命。「湯革夏命」意思就是上天要收回賦予夏王的治理天下的使命,商湯順應天意革除了夏桀的天命。

再看商朝。與夏桀一樣,商紂王也以為天命不變,永遠會站在自己一邊,結果最後也成了亡國之君。原來榮膺天命的王朝,可以失落天命,降為邦國,這叫做「墜厥命」;原來的邦國,可以獲得天命而成為統治天下的王朝,這叫做「受厥命」。商亡周興就是商朝「墜厥命」和周邦「受厥命」的過程。

總之,無論是殷商代夏還是商亡周興都徹底顛覆了「天命恆常」的傳統觀念。針對這一現實,周公一改前人的思想,大膽提出了「天命靡常」的新觀念,意思就是天命並不是固定不變的。

周成王即位後,康叔參與平定叛亂,因功改封於殷商故都朝歌,上任之前周公特地諄諄告誡他:「嗚呼!肆汝小子封。惟命不於常,汝念哉!」意思是說,天命並不是固定不變的,是會更換轉移的,要他牢記自己的這一勸告。

在告誡殷商舊臣時,周公曾多次回顧過天命在夏商周三代更改轉移的歷史。據《尚書・多士》記載,周公對他們說,上帝制止遊樂,可夏桀不節制遊樂,上帝就降下教令,勸導他,但夏桀不聽上帝的教導,大肆遊樂。因此,上帝降下大罰,廢止了夏的大命,命令你們的先祖成湯代替了夏桀。從成湯到帝乙,殷的先王沒有人不力行德政,慎行祭祀,也沒有人敢於違背天意,不配合上天的恩澤。而後繼的紂王不敬重上天,不顧天意和民困,大肆淫游泆樂,因此,上帝不保佑他了,把災禍降給了殷國。我們周國佑助天命,奉行上天的明威,執行王者的誅罰,宣告殷的國命被上天終絕了。不是我們小小的周國敢於取代殷命,是上天不把大命給予那信誣怙惡的人,而輔助我們。

既然天命在夏商周三代是轉移的,那麼周代受了天命之後會不會重蹈前代的覆轍呢?周公認為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據《尚書・君奭》記載,他曾對召公說,上天把喪亡之禍降臨給了殷商。現在殷人已經喪失了他們的天命,而我們周室承受了福命。但是我不敢說周室已開始的基業就能永久地延續下去,我也不敢斷言周朝的王業能擺脫不詳的結果。如果周人的後嗣子孫不能敬天理民,不能繼承發揚先王的光榮傳統,他們就將永遠失去天命。

(9)

所謂「天命靡常」,就是說天高高在上,無所不能,他可以把「大命」賦予某個王朝,也可收回它,給與另一個王朝。所以天命不是永恆的,是會更改轉移的。

但在周人看來,天命的更改轉移又不是偶然的、隨意的,而是有原因、有根據的。那麼導致、決定天命更改轉移的原因和根據究竟是什麼呢?既然更改轉移天命的權力是掌握在上天而不是君王手裡,那麼君王對天的態度,或者說他們敬不敬天,理所當然就成了導致、決定天命更改轉移的原因和根據。敬天,君王就能得到上天的佑助,獲得、保有天命,王朝就會延續;不敬天,君王就會受到上天的懲罰,丟失天命,王朝就會滅亡。

據《尚書・甘誓》記載,討伐有扈氏之前,夏啟召集了六軍的將領,發布了戰爭動員令。他說:「有扈氏威侮五行,怠棄三正。天用剿絕其命,今予惟恭行天之罰。」意思是說:六軍的將士們,我要向你們宣告:有扈氏違背天意,輕視金木水火土這五行,怠慢甚至拋棄了我們頒布的曆法。上天因此要斷絕他們的國運,現在我只有奉行上天對他們的懲罰。可見,上天之所以要懲罰有扈氏,是因為他違背了天意,也就是不敬天。

據《商書・仲虺之誥》記載,商湯取代夏桀之後,大臣仲虺在解釋夏朝滅亡的原因時曾說:「夏王有罪,矯誣上天,以布命於下。」意思就是說夏桀假托天命以行虐民之實,也就是不敬天,犯下了大罪。

那麼商朝為何會亡呢?據《尚書・泰誓》記載,武王伐紂時對各路諸侯說,「今殷王紂乃用其婦人之言,自絕於天」,所以,現在我姬發要恭敬地執行上天的懲罰。《逸周書》也說,武王伐紂時歸罪紂王的就有「殷末孫受德,迷先成湯之明,侮滅神祇不祀,昏暴商邑百姓」,意即商王帝辛不祭上帝,侮辱神祇性質十分嚴重,武王伐紂是為了申明天命。可見,導致商亡的是同樣是因為不敬天。

正因為如此,商湯的賢相仲虺才對他進言道:「欽崇天道,永保天命」(《商書・仲虺之誥》),意思就是只有恭敬崇尚天道,才能永遠保有天命。這也是周朝天命思想有別人前人的一個新內容。

(未完待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