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慘烈 武漢社區負責人大哭:造孽啊(圖)


武漢社區負責人哭訴:造孽啊 人死太多了
嚴重失控的疫情造成武漢市民死亡慘烈。(網路圖片)

【看中國2020年2月13日訊】武漢疫情危機深重。遭封城近3週的武漢已經成為「死亡之城」。近日,一名武漢社區負責人拍視頻哭訴,自己可能也被感染了。太多人死去了,如果自己不說出真相,對不住社區的居民,也愧對自己的良心。

2月12日,有網友在推特發一段視頻說,看看偽(中共)政府是怎樣對待國民的?請聽社工之音。視頻中可以清楚的聽到。一個女聲說:

我是武漢市疫情最嚴重的江岸區某一社區的負責人。我想把我們社區真實的疫情告訴大家。武漢市被感染的肺炎患者太多了,遠遠不是政府公布的。武漢市起碼有2萬患者在排隊等病床住院治療。

昨天晚上,我咳了一夜,但好在我還沒有發燒。據說現在肺炎病毒已變異,可能我也感染了。所以,我想在我還能說話的時候,將社區真實情況說出來,再不說可能就晚了。我為什麼要說?因為不說,我對不住社區的居民,也愧對自己的良心。現在,武漢市政府將安排患者住院的權力交給了社區,我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社區就是一個居民選出來的社會自治組織,但政府一直將我們當成街道辦事處的最基礎單位。社區什麼權力都沒有,有的就是義務,什麼計畫生育、人口普查、環境衛生等等。

社區委會何時變得有如此大的權力,可以安排患者就醫?可以安排患者入院?讓凡事求人的社區成為老百姓的救星,本身就是荒唐和不負責任的。政府還公布說患者住不上醫院就找國務院,但國務院就登記一下,最後還是回到了無職、無權、無錢的社區?這不是忽悠嗎?社區如何解決患者的病房?誰聽我們的?我們如何隔離確診和疑似患者?

這樣的匪夷所思的決策,就是把矛盾推到最基層,讓患者滿懷希望地跑圈,消耗他們的能量和生命,最後社區成了泄憤的火藥桶。

北京一個病人家屬把醫生殺了,相信不久就有人把社區書記殺了。坦率說,我確實不理解中央和武漢市政府領導,既然武漢市去年能召開世界軍運會,那麼多的軍人能夠被安置,為什麼就不能安置感染者?中國不是很有錢嗎?習主席不是到外國到處撒錢嗎?怎麼現在突然變得一窮二白了?

現在武漢已經封城九天(2月1日)了,以後的日子如何過?難道就這樣封下去,讓武漢人瘋掉?習主席寫了那麼多治國理政的書,怎麼就派不上用場?我真想問問他和周市長,武漢肺炎病毒的真相到底是什麼?真的是病毒研究所泄露出來的嗎?

今天的共產黨怎麼就這麼無能?真是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現在武漢居民怨氣很大,像高壓鍋就要炸了。再這樣下去,武漢要出大事。

我想給習主席和周市長跪下來,求你們拯救社區肺炎患者,他們真的拖不起了,也求你們別再折磨社區了。昨天,我們一個小社區就死了6個患者,武漢市有1000多個社區,這要死多少人啊!他們是生命,是活生生的人啊!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