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大棒不斷落下 港聯繫匯率危在旦夕 戰狼反常呼喚暴風雨(圖)

2020-07-18 08:23 作者: 張傑

手機版 简体 1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川普 習近平 香港
風雨欲來風滿樓(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20年7月18日訊】川普(特朗普)總統7月14日簽署了《香港自治法》。他在白宮玫瑰園舉行的記者會上說:「今天,我簽署了一項法案和一項行政命令,要中國對其壓制香港人民的行動承擔負責。我們都看到了發生的事情。情況很不好。他們的自由被剝奪了,他們的權利被剝奪了,我認為香港也會隨之消失,因為它將不再能夠與自由市場競爭了。」他在白宮記者會上還宣布:「今天我還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終止美國對香港的優惠待遇。香港現在將與中國大陸享受同等待遇。沒有特別的特權,沒有特別的經濟待遇,不能(向香港)出口敏感技術。」

6月30日,中國人大不顧國際社會的強烈反響,強行通過了港版國安法,終結了香港的「一國兩制」。7月2日,美國國會兩院兩黨以罕見的團結和效率通過了《香港自治法》。

《香港自治法》非同一般,威力巨大,它有三個特點。

第一個是時間限制,法案通過後90天之內,國務院必須提交被制裁人員和機構的名單,沒有拖延的可能。

第二是制裁措施嚴厲。我就與各位說道說道:1、禁止被制裁公司或個人買賣或持有美國物業;2、拒絕個人簽證,拒絕被制裁的個人、金融機構公司代表或控股股東入境;3、禁止美國財經機構提供貸款及信貸;4、禁止被制裁公司成為美國國債主要交易商;5、禁止成為美國政府或政府基金的存款機構;6、禁止處理任何美國管轄範圍的外匯交易;7、禁止美國管轄範圍內的任何信貸或支付交易;8、限制或禁止向被制裁外國金融機構出口或轉移商品、軟體或技術;9、禁止任何美國人向被制裁金融機構投資或購買大額股權、債務,要求立即對被列入名單的對象採取其中的至少五項,並且在一年之內全部落實。

第三個特點,法案涉及的對象範圍廣,不僅是香港特區和中國大陸,適用於全世界所有的個人和團體。只要有證據表明你支持和鼓勵或者參與影響香港一國兩制或者人權安全,都在法案包含範圍。而且,如果某個團體和個人被列入黑名單之後,跟制裁對象有業務往來的金融機構會面臨被制裁的危險(二級制裁)。違反制裁令者,最高判刑20年,罰款100萬美元。

《香港自治法》實施後將對香港和大陸產生巨大影響。何以見得?中國幾大國有銀行已經在開始做最壞的準備,防止美國的制裁,做好和美元脫鉤的準備了。有消息人士稱,在中國銀行和中國工商銀行的最壞情境預測下,銀行正在考慮美元來源被切斷或無法進行美元清算的可能性。截至2019年底,國際業務規模最大的中國銀行的美元敞口位列四大國有銀行之首,約為4,330億美元。中國農業銀行正在考慮將需要設法解決被美國列入黑名單的客戶的問題,特別是那些可能面臨突然失去流動性的客戶。

《香港自治法》與美元脫鉤的關係是什麼呢?這就是我在節目中提到的SWIFT系統。SWIFT系統是美元主導的全球結算系統,1937年建立,為全球198個國家的7000多家金融機構提供安全訊息服務和介面軟體。美國可以通過SWIFT系統掌握相關國家的個人與組織的交易流水,並依借其在SWIFT的地位限制或禁止某些國家通過SWIFT進行結算。

1980年SWIFT聯接到香港。中國的中國銀行於1983年加入SWIFT,是SWIFT組織的第1034家成員行,並於1985年5月正式開通使用。之後,中國的國有商業銀行及上海和深圳的證券交易所,也先後加入SWIFT。美元是用於國際支付和央行儲備的主要全球貨幣,基本佔到了70%以上。如果美國將中國所有商業銀行納入了金融制裁,這些銀行的美元來源將會枯竭。

目前中國商業銀行美元主要是來自於中國出口商的結匯,這些貿易商通過出口,賺取美元,然後將海外客戶支付的美元通過SWIFT系統,進入中國銀行賬戶上,通過銀行獲得人民幣,支付國內的人工、材料、運輸、稅費等各項生產成本。如果美國取消了中國銀行的美元結算資格,海外的進口商的美元就無法支付到中國國內銀行。所以,第一種可能就是國內的出口商選擇國外的銀行進行結算,而國外很多銀行是沒有人民幣結算業務的。第二種可能就是海外的進口商選擇從另外的國家進口,中國出口進一步受到打擊。所以,中國將會遭遇金融和貿易雙重打擊。

如果美國禁止香港的銀行獲取美元,將其踢出SWIFT銀行結算系統,香港的金融業會遭到嚴重的衝擊,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將會喪失。《香港自治法》中最厲害的制裁措施,就是金融制裁。針對香港而言,它會沈重打擊香港聯繫匯率制度。

1980年代初,中國和英國就香港前途問題開啟談判。1981年香港股災,市場對港幣的信心大跌,港幣被大量拋售和大幅貶值。為了穩定幣值,1983年香港政府推出聯繫匯率制度,並一直持續至今。該制度下,作為事實上的央行,香港金管局承諾,如果港幣兌美元匯率達到7.75,則賣出港幣買入美元,使匯率上浮;如果達到7.85,則買入港元賣出美元,使匯率下降。通過這種方式將港幣兌美元穩定在7.8:1上下。聯匯制度保證了港元幣值穩定,降低交易費用,在巨大的壓力下,它先後挺過90年代的亞洲金融風暴和2008年的次貸危機,成為造就香港金融中心的制度保障之一。

多位經濟學家認為,美國如果出臺制裁政策,禁止美國和其他國家的銀行向香港,乃至整個中國的銀行出售美元,那麼香港聯繫匯率制度長期而言就無法運行。當然,損害港元聯繫匯率也是兩面劍,打擊香港金融,也損害美元的世界貨幣霸主地位。香港是全球最大的美元交易中心之一。

2018年美國銀行業在香港的總資產值和客戶存款分別為1480億美元和790億美元。根據美國商務部人口普查局的數據,去年美國從香港獲得的貿易順差最多,達261億美元。2018年則高達311億美元。根據美國國務院的數據,2018年有8.5萬名美國公民居住在香港。香港也是美國法律和會計業務的重點城市,超過1300家美國公司在香港設有辦事處,幾乎涵蓋所有主要的美國金融公司。但目前美國兩黨和政治精英在制裁中國的問題上高度一致,儘管美國也會受傷,但似乎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中美之間是否會爆發美元戰爭?但中國銀行業已經在為最壞的結果做準備了。

《香港自治法》不僅可能帶來中美之間的貨幣戰,而且還可能引發中美之間的熱戰。鄧聿文先生的看法有些悲觀,他在文章《中美新冷戰會滑向熱戰嗎》中指出,今年以來,圍繞著疫情的爭端和最近的香港國安法問題,美中關係自由落體式的下墜超出了多數觀察人士的預期。許多人認為美中已進入新冷戰狀態。不過在我看來,美中當下的對抗無論從程度還是範圍看,要超出當年的美蘇冷戰,若持續下去,甚至有可能要滑向準戰爭狀態。這不是危言聳聽。在雙方絕不後退的意志較量中,發生對撞和衝突勢所難免,將會是經常出現的現象。我們看到,雙方這種全面和系統的對抗已在政治、經濟、人權、科技、人文交流、新聞、金融、臺灣、西藏、新疆、香港以及國際組織和國際場合展開。事實上,美中發生戰爭的觸媒和引爆點不是沒有,臺灣、南海自由航行、朝核問題都可能引爆戰爭。暫且不論北京是否有統一臺灣的計畫,雙方其實都在為即將到來的軍事衝突做準備。特別在台海問題上,雙方應該都做好了軍事準備,都在等對方打第一槍。

目前中美關係的惡化已經遠遠超出了人們的想像,貿易戰已經是過去式,即將到來的是貨幣戰,甚至爆發戰爭。中美關係的急劇變化也就發生在兩三年時間之內。我們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因為以前每到中美、中日關係出現僵局時,都會有一些遊說機構出面斡旋、調和,但現在沒有,大家似乎都在等待中共像自由落體一樣碎得粉身碎骨。

7月9日,中國外長王毅向中美智庫媒體視頻論壇發表致辭。王毅強調,中國無意挑戰或取代美國,無意與美國全面對抗。中國對美政策保持著高度穩定性和連續性,願本著善意和誠意發展中美關係。但這需要雙方相向而行,各自尊重國際法和國際規則,開展平等的對話協商。王毅表示,中美建交40多年來,已經形成相互融合的利益共同體,中美合作已經辦成了很多有利於雙方、有利於世界的大事。雙方要正確看待中美關係發展的歷史經驗,不另起爐灶,更不強行脫鉤,而應繼往開來,與時俱進,堅持走對話合作之路。王毅的表現很正常,中美關係僵成這樣,作為外交部應該為緊張局勢降溫。

但奇怪的是,7月15日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回答在南海問題上,態度強硬。她說:「樹欲靜而風不止,如果美國想興風作浪,那就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這句話來自對革命充滿渴望的高爾基的散文《海燕》。這就讓人看不懂了,中國現在危機四伏,險像環生,「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豈不是希望中共垮得更快?在這裡,我們看到了王毅外長兩面人的面孔,確實,中美關係從夥伴到敵人,王毅外長的戰狼式外交功不可沒。說來,習近平也可憐,身邊就沒有真正幫他的人。

中國大陸政治經濟危機、香港的衰亡、臺灣的困局以及中美新冷戰都指向一個問題,那就是紅色帝國之路走不通。中國人和國際社會的想法與中共格格不入,中共的極權主義新時代和中國憲政民主新時代發生了激烈碰撞。中國人民的民主憲政新時代終將到來,但道路會更加曲折,代價會更加慘重。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