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席还是支持?大学生对六四晚会态度两极(图)

2018-06-04 15:16 作者: 钟灵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每年举行的六四烛光晚会具有相当的标志性和影响力,不过自2014年占领运动后,香港多家大学学生会都表明不会参加,究竟这些年轻人的想法是如何?
香港每年举行的六四烛光晚会具有相当的标志性和影响力,不过自2014年占领运动后,香港多家大学学生会都表明不会参加,究竟这些年轻人的想法是如何?(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看中国2018年6月4日讯】(看中国记者钟灵综合报导)今天是六四事件29周年。自2014年占领运动后,香港多家大学学生会都表明不会参加,认为六四晚会只是“形式作用”,“浪费港人心力”,以及认为支联会纲领之一的“建设民主中国”与香港人无关。日前多家院校学生会都表明会连续第三年缺席这个由支联会举行的集会。究竟这一代香港大学生如何看待这件事?《明报》专访了不出席晚会的中文大学学生会长区倬僖、与今年会在晚会上台分享的浸会大学学生黄雅文进行对话。

中大学生会会长区倬僖:晚会“花费港人心力”

区倬僖认为,香港人当然要传承历史,但认为支联会主办的六四晚会“大中华意识浓厚”,并认为参加晚会“花费港人心力”、“失去力量关注其他社会议题”,虽然“年复年的集会是历史传承最重要的标志,但非无可取代”。

支联会纲领之一的“建设民主中国”,是近年部分人拒绝出席集会的原因。对区倬僖来说也是一样。他认为香港人对中国的民主自由进程没有责任,因为已经越来越多香港人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

区倬僖说,港人不需要承担要求“平反六四”的责任,“基于人道立场,任何杀害自己人民的国家都应被谴责、负上后果,我们不会阻止别人去抗暴政,但香港人没有责任”。他认为,作为“本土派”,日后将以“本土身分”抗争,并想与中国“切割”,而不参加支联会的集会,主要是“不想宣扬香港人是中国人的身分”。

区又表示,不认同“中国有民主,香港才会有民主”之说。

对于香港现况,区倬僖认为,迫在眉睫的23条立法、《国歌法》等议题比起“建设民主中国”、“平反六四”来得更迫切。他认为,“很多香港人觉得六四、七一出席了,就等于为了香港、中国民主进程做了些事”,而分散了针对香港本地政策问题的注意力。

浸会大学学生黄雅文:历史不能分割

黄雅文认为,六四晚会展示的是港人的坚持,就算未必完全认同支联会的纲领,但大家都是共同在追求民主,悼念六四与关心社会议题并无矛盾,而历史是不能分割的。

黄雅文反驳区倬僖多个观点。黄表示,希望中国能够实现民主并非基于“大中华主义”,而是从现实来看,中共政权控制香港政府越来越牢固,会令香港人无法真正得到民主。她形容,如果香港有人争取香港独立,其中一个可能性是中华大地上有了民主,再让港人以“公投”选择命运。

黄雅文强调,或许有人认为香港人没有责任要求“平反六四”,但六四事件是“中共杀人政权的罪证”,“平反六四”是“作为人的责任”,香港人实际上也是在面对同一个残暴政权。

黄反驳区指,六四集会并不会分散港人对香港本地政策问题的注意力,不能就此下定论,“你看到中学生、老人家,也有家长带着小孩出席集会,仍有其他人一起坚持,为何悼念仪式不可以是引起他们更大关注的方法呢?”黄认为,香港无论六四、七一还是其他追求民主自由的行动,其实都不是互相排斥的。

黄形容:“部分雨伞运动参与者是受六四的启蒙,相信集体力量的改变,见过屠杀、有失落;见到雨伞运动可能是香港民主新的力量,他们参加,当然后来也有失落,所以之后又出现本土派和‘鱼蛋革命’,其实历史是不能分割的”。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