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被禁参选 公民党濒覆没 押后选举加DQ涉两大盘算(图)

2020-07-31 08:07 作者: 何佳慧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公民党4名立法会选举参选人遭港府选举主任禁止参选,7月30日召开记者会回应事件。(图片来源:莱恩/看中国)
公民党4名立法会选举参选人遭港府选举主任禁止参选,7月30日召开记者会回应事件。(图片来源:莱恩/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7月31日讯】(看中国记者何佳慧综合报导)香港立法会选举提名期结束前夕,港府选举主任在7月30日宣告禁止12名民主派和抗争派人士参选立法会,理由包括反对《国安法》,还有至少8名民主派曾收到选举主任提问而未获核实资格,港府已预告或取消(DQ)更多人的参选资格。公民党主席、资深大律师梁家杰预计该党另外两名参选人也无法入闸,形容中共做法如此赤裸,香港“一国两制”不再存在已毫无悬念。

连日来已盛传港府将押后立法会选举一年(见另稿),为何港府仍先行DQ候选人,激起更大民愤?学者分析背后涉及两大盘算:一是扩大政治“红线”杀鸡儆猴,二是趁机夺取民主派仅余的关键否决权,借未来一年“临时立法会”为所欲为,甚至改变现行政治架构。

12人已DQ 另外至少8人“高危”

昨日(7月30日)收到选举主任通知参选提名无效的12名参选人,包括公民党杨岳桥、郭荣铿、郭家麒、郑达鸿,会计界梁继昌几名民主派,当中4人都是争取连任的现议员。被DQ的还有一众抗争派青年,包括香港众志前秘书长黄之锋、雨伞运动学生领袖岑敖晖、前众志成员袁嘉蔚、“立场姐姐”前记者何桂蓝、民间集会团队发言人刘颖匡、中西区区议员梁晃维,以及热血公民郑锦满。他们都曾被选举主任来信询问是否反对《国安法》、要求外国制裁中港官员、会否否决《财政预算案》等。

《立场新闻》报导,其他曾收到选举主任提问、尚未获确认提名有效的还有至少8人,包括公民党现任立法会议员谭文豪、该党参选饮食界功能组别的林瑞华,还有前民间外交网络发言人张昆阳、民协副主席何启明、民阵召集人岑子杰、“热血公民”郑松泰、参选批发及零售界的张秀贤、人民力量陈志全等。

港府:仅遵守《基本法》并不足够

政府30日发稿称认同和支持选举主任决定,称参选人仅遵守《基本法》并不足够,还须“支持、推广及信奉《基本法》”,才算拥护《基本法》和保证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云云。政府还指选举主任仍在审核其他参选人资格,预告不排除DQ更多人。中联办同日也发声明“坚决支持”有关决定,称有关人士为瘫痪特区政府、颠覆国家政权、全面“揽炒”香港而来,岂容他们“登堂入室”云云。

公民党昨日召开记者会回应DQ事件。公民党党魁杨岳桥表示,相信该党其他参选人在短时间内都会被DQ。他说,若公民党因为争取人权、民主、自由等理念而被剥夺参选资格,他们“与有荣焉”。“选举主任DQ我的5页纸,洋洋洒洒的5页纸,不足以否定包括我在内公民党过往多年的努力,我们相信这5页纸只会为在历史留下‘最大的笑话’”,杨岳桥说。

主持记者会、未反对制裁也成DQ理由

《苹果日报》报导,根据选举主任DQ公民党三名现任立法会议员杨岳桥、郭荣铿、郭家麒的理由,他们被指曾到访美国与当地官员代表讨论美国《人权法案》,并要求尽快通过法案,可以“合理地被理解为意图损害中华人民共和国主权”,是“从根本上违反了香港特别行政区在《基本法》订明的‘一国两制’大原则下的宪制秩序”。

另外,公民党曾表示特首必须在其施政报告落实“五大诉求”,否则会否决所有政府议案、法案及拨款,也被选举主任裁定是“滥用法定立法会的宪制角色及职权”。

至于被视为立场更加“温和”的会计界议员梁继昌,则被选举主任指他今年3月随同议员、行会成员、港府代表到美国参与“美港交流会”圆桌会议后,曾“主持记者会”讲述美国制裁措施,而且“从未对美国制裁行动中提出任何异议或表示反对”。这些最终成为他被DQ的理由。

公民党梁家杰:一国两制不再存在

公民党主席梁家杰表示,政府今次做法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对香港人受到《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保障的选举权及被选举权有极大侮辱和破坏;既然政府以及中央政府做法如此赤裸,相信市民不会再有悬念:“一国两制”已经不再存在于香港。

公民党谭文豪也认为,自己被DQ的可能性极大,因为政府是以“党”为单位进行DQ。他批评政府“夺权”,获得真正民意授权的人不能参选,最终要被“内定”的人才可做立法会议员,变相剥夺市民投票权,已说不上是民主制度。

被问到公民党会否派出“Plan B”(后备人选),梁家杰认为根据选举主任的DQ信,任何公民党推出的人选都“冻过水”,又指今次大规模DQ背后有政治操作,是为了避免去年区议会选举建制派“惨败”重演。他也不相信日常仅负责民政事务工作的选举主任能够写得出这么多页质疑参选人资格的信件。

公民党会否“灭党”?

有记者提问,怎么看公民党在立法会已濒临“灭党”边缘。杨岳桥指出,被选民DQ才算真正灭党。梁家杰则回应:“不是(灭党)⋯⋯相距何止十万八千里”。他说,这些得到广大市民支持、人气极盛的人物,会否因为这几个不知所谓的DQ主任就顿失支持?“会吗?不会的。”他又表示,政权所做的事有时不禁令人失笑,“之前很难令香港人明白我们面对一个怎样的政权,之前还有人说,‘一国两制仍在⋯⋯只是你们不听话’。”今次事件是一个“最响的闹钟”,叫醒了很多人。

《立场新闻》报导,民协参选人何启明也认为,当过去被认为较“稳阵”的公民党、专业界别都成为DQ对象,加上今次政府的说法,基本上整个民主阵营全被DQ已是避无可避,这个专政就是不让人入闸参选。他自己也有心理准备被DQ,只是迟早问题,如今要思考的是怎样在选举以外抗争下去。

对于公民党等被视为较温和的民主派都被DQ,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接受《苹果日报》访问时形容,今次政府的打击面极阔,公民党相信将被“灭党”。他直言,当所有民主派的候选人都被DQ,现存的主要民主派大党已好难派人出选,以后的选举还有何意义?当局的打压只会激起香港人极度反感和愤怒。

押后选举再DQ学者:有意杀鸡儆猴

近日盛传港府行政会议已决定以疫情为由押后立法会选举一年,到明年9月再选,所有已报名参选名单都将作废,现任立法会议员将做多一年,但上述安排需要提呈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既然当局已打算押后选举,为何还要采取极具争议的DQ行动,激起更大民愤?

蔡子强表示,既然盛传将押后选举,政府若想避免冲突,选举主任理应毋须现时即大规模DQ民主派。他相信当局照样DQ,是想告诉外界政府很强硬,把“红线”画得很远,以起“杀鸡儆猴”的作用,目的是让今后有意参选的政治人物噤若寒蝉,无法再踩入今次所设的政治红线。

民主派或再失去政改否决权

《苹果日报》分析认为,选举押后一年期间的“临时立法会”,上述被DQ的现任议员能否留任也成疑。现时立法会66名议员中,建制派占42席,民主派有24席。一旦失去上述至少4名议员,民主派势将失去1/3议席的关键否决权。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指,他肯定北京此举的用意是要令民主派失去1/3议席的否决权,然后推行政改,以改变下届特首选举委员会的组成,从而确保2022年特首选举的安全系数。不过他亦指出,从今次DQ以至近日朝令夕改的“禁食令”,可见港府为达目的已“自乱章法”,“连自己下一步点做都不知”,显示出港府已实行不顾后果的“中国式决策过程”。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