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彤目睹胡耀邦突發病 江澤民表現令人吃驚(組圖)

2018-05-25 02:38 作者: 李文隆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當時學生中流傳的說法,說胡耀邦是在政治局的會議上氣死的,因為激動,犯了心臟病。
當時學生中流傳的說法,說胡耀邦是在政治局的會議上氣死的,因為激動,犯了心臟病。(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8年5月25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1989年4月突發心臟病去世後,引發了「六四」愛國運動。有關胡耀邦之死,仍有一些爭議。近日發表趙紫陽秘書鮑彤訪談,談到他親眼目睹了胡耀邦發病過程,並提到江澤民當時在場的令人吃驚的表現。

5月23日,中共自由派大老李銳的女兒李南央在《紐約時報》上刊出她與鮑彤一年前的部分談話內容。鮑彤向李南央回憶了當時胡耀邦發病的情景,鮑彤當時就坐在胡耀邦的斜對面,趙紫陽坐在鮑彤的左邊。

鮑彤目睹胡耀邦去世前發病過程 江澤民表現令人吃驚

鮑彤說,當時政治局會議是討論大學的教育問題,會議開始時,一個人念文件,大家聽,然後做決定。

剛剛開始念,胡耀邦就舉手說:「紫陽,我請假,我有點不舒服。」趙紫陽立即問:「耀邦你有沒有心臟病?」胡耀邦說:「過去我也不知道,後來我出差到……」說到這裡他就講不下去了,就趴下去了(做頭伏在手臂裡趴在桌子上之狀),鮑彤邊說邊示範。

趙紫陽立即對胡耀邦說:「你不要動,你不要動。」馬上又問:「誰有硝酸甘油?」沒有一個人說有。

過了大約兩分鐘,江澤民說:「我從來不帶這些東西的,這次我老伴一定要我帶。」說著就把硝酸甘油拿出來。

談到這裡,李南央感到吃驚:「過了兩分鐘?」

鮑彤嘆氣道:「唉,過了兩分鐘。他猶豫呀,拿出來就好像是‘我身體不好’,會讓大家覺得他心臟有病。」

鮑彤繼續說,可是大家都不知道硝酸甘油怎麼用,沒有一個人知道。後邊站著的一個工作人員說:「我知道,我知道,放在嘴巴裡含著。」就把藥片給耀邦含進去了。這個時候胡耀邦根本不會說話。

趙紫陽立即要求中央辦公廳主任溫家寶通知大夫來。中南海的醫生趕到後,在懷仁堂舉行的政治局開會議轉到常委會開會的勤政殿繼續開,懷仁堂留給醫生搶救胡耀邦。

鮑彤說,胡耀邦發病大概在9點到10點之間,到了12點左右的時候,溫家寶跑過來,說:「搶救過來了。」

鮑彤否認了當時學生中流傳的說法,說胡耀邦是在政治局的會議上氣死的,因為激動,犯了心臟病。鮑彤說,胡耀邦後來的去世是因為上廁所,便秘,使勁撐,心臟又發生了問題。

不過外界普遍認為,胡耀邦突發心臟病去世,應與中共高層不斷批鬥他有關。胡耀邦1980年上臺後打擊太子黨腐敗活動,引起很多中共元老的不滿;而胡耀邦公開說「廢除領導職務終身制」在中共十三大上就可以實現,這也讓鄧小平非常不滿。

早在八六學潮時,胡耀邦就引起了中共元老的震怒,他們認為胡耀邦縱容了知識份子的「資產階級自由化」,胡耀邦應該對學生運動的失控負責,要求其辭職。鄧小平曾責問胡耀邦:「你難道沒有責任?」

1987年1月15日,薄一波代表元老主持中共組織生活會,胡耀邦在會上被一幫老人圍攻、逼宮。薄在會上率先發飆,當眾斥責、辱罵胡耀邦3、4個小時,還歸納了胡耀邦「六大罪狀」。

在連續六天的批鬥之下,政治局於1月16日召開擴大會議,以舉手的方式批准了胡耀邦的辭職,並推選趙紫陽為代理總書記。

1989年4月8日的中共政治局會議上,胡耀邦心臟病突發,一星期後4月15日去世,終年74歲。他的猝死引爆北京大學生發起的震驚中外的1989年「六四」民主運動,後遭到中共軍隊血洗。

《炎黃春秋》曾刊登胡耀邦政治秘書劉崇文的回憶文章說,胡耀邦生前最後半年裡對那次揭批會一直心有餘悸,總覺得對他的批評還沒完,心存恐懼,憂傷苦惱,鬱悶壓抑。

多個知情人曾指:胡耀邦病發時江澤民沒人性

此前曾有多家海外媒體披露,1989年胡耀邦心臟病發作時曾用過江澤民所持的藥。有知情人透露,江澤民當時「不願把急救藥拿出來」以免別人誤會自己不健康,如果不是連問幾次「誰有藥」,江澤民還不會拿出來,而胡耀邦可能當時馬上就「走」了。

四川作家黃一龍發表題為《耀邦去世前的一段插曲》的文章披露,他在2011年應邀編輯《趙紫陽在四川》一書,在收集資料時,意外看到一個故事,受到極大震撼,想不到中共高層竟會發生這樣的事:多人將私利置於人性之上。

文章說,1989年的4月15日,胡耀邦因心臟病在醫院逝世。不過他的發病既不在醫院,也不在辦公室或家裡,而是在政治局會議上。在政治局會議上發病的情況,當時和以後曾有一些傳言,只因官方沒有文告,說者和聽者又都不在現場,所以也不過傳言而已。

《趙紫陽在四川》一書收錄有另一位當天在場者、一位地委副秘書長楊達明的敘述,他記載了趙紫陽的談話:「耀邦同志發心臟病的時候,正在開政治局會議。會前他感冒了。那天我見他精神很不安定,一會兒動一會兒動,又出汗,就問他是不是心臟不好,他說還是感冒,還沒有好。過了一陣,他臉色也變了,我就想到可能是心臟病,就問大家誰帶了硝酸甘油,都沒有開腔。我沒有心臟病,什麼病也沒有,平時也帶了硝酸甘油,但那天沒帶。江澤民同志那時是上海市委書記,他帶了,開始沒開腔,大概是想人家會說他,你沒有心臟病帶硝酸甘油幹什麼。後來我又問,他說他帶了。馬上給耀邦同志吃,緩過來了,一會兒醫生也來了。耀邦同志是住進醫院後又發病,沒搶救過來去世的。」(楊達明:《同紫陽憶舊聊天》,載《趙紫陽在四川》,新世紀出版社二○一一年版,431-432頁)

文章最後說,看了這一段,就不必再加任何評論了。不過還是想說,心臟病發作以後被耽擱的分分秒秒,對於病人的救治都是不可替代的。儘管趙紫陽很寬厚地對僚屬們說政治局的那一幕是以耀邦「緩過來了」結束的。如果不是連問幾次「誰有藥」,江澤民還不會拿出來,而胡耀邦可能當時就「走」了,江為一己私利而沒有人性。

江澤民為上位暗中倒胡 站雪地給大老送蛋糕

《江澤民其人》一書披露,江澤民的扶搖直上完全是靠巴結、溜須拍馬中共元老達到的。1986年,他曾在雪中站立四小時給時任中共國家主席的李先念二奶送生日蛋糕,獲得李先念的賞識,江後來替代趙紫陽成為中共中央總書記,並且暗中打倒胡耀邦。

學潮落幕了,鄧小平在1986年12月30日發表了「旗幟鮮明地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講話,其中說:「上海的群眾中傳說中央有個保護層,對是否堅持四項基本原則,是否要反對自由化,也有兩種意見。」江澤民第二天就讀到了鄧小平的講話,他明白胡耀邦的改革理念與黨內保守勢力格格不入,陳雲、李先念等人早就欲除去胡耀邦而後快,而胡之所以在台上是有鄧小平這把大傘遮陽。如今鄧小平公開宣示對胡耀邦「反自由化不力」的不滿,中央倒胡的氣味愈來愈濃。

對鄧小平的講話,江澤民如獲至寶,他認為在此關頭表白自己和中央保持完全一致是非常重要的,但苦於沒有機會和鄧小平等中共大老們對上話。


江澤民和李先念。(網路圖片)

剛好就在這年冬季,國家主席李先念又來上海,住在賓館裡。一天晚上李召見了江澤民,並且一起吃了飯。江澤民邊吃飯邊小心翼翼地打探李先念對胡耀邦的看法,當他聽明白李的態度後,馬上態度誠懇地表示李老的話使自己終生受益,自己堅決按照李老的指示辦。李先念大悅。

李先念席間無意中提到那天過生日。江澤民邊吃心裏邊納悶,李先念的生日他背得滾瓜爛熟的,明明是「1909年6月23日」,怎麼在冬天過起生日來了。

李先念在上海有個小老婆,是護士出身,不但對李體貼週到,還為李生了個兒子。江澤民明白了,原來不是李先念的小老婆過生日就是小兒子過生日。江澤民當然知道這份禮非送不可,誰都知道「枕邊風」最硬,尤其是「偏門風」更硬。

飯後江澤民不敢久留,因為還有一件「天大的事」沒有辦。當司機送江回家後,問他還有什麼事情可辦,江說沒有了,讓他回家。望著車子漸遠,江料定司機不會再看到他,連家門也沒進,立即偷偷出去買了一個大蛋糕。江未帶任何人,自己坐出租車再次去賓館。

這時李先念正在接見別人,警衛看見江又來了,好心叫他進去,江搖搖頭,恭立在門口。不巧的是那天天氣寒冷還飄著雪花,而江澤民歷來車接車送,第一次去只穿了一件薄大衣,而第二次沒想到會在外面站那麼久,所以凍得哆哆嗦嗦。警衛看江凍成這樣子,多次叫他進去,江只是笑笑一言不發。江知道這樣更能討得李先念和他的小妾對自己的好感。手提著蛋糕的江站了整整四個小時,被接見的人還是沒走,江後來在警衛的多次勸說下,只好把蛋糕留下,失望地回去了。

李先念的訪客走後,警衛把蛋糕送進去並說江在外面恭恭敬敬站了數小時之久。李先念一時感動得不行,連聲說:「小江不錯,現在這種人很少啦!」

類似這樣的付出最終使江澤民在「六四」前夕得到了最大的回報,江後來替代趙紫陽成為中共中央總書記。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