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的發明」:破產式印鈔!(圖)

2018-06-28 08:00 作者: 如松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貨幣信用的破產式印鈔,可以說是人類的一項「偉大發明」
貨幣信用的破產式印鈔,可以說是人類的一項「偉大發明」(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6月28日訊】我們知道,紙幣英鎊的歷史已經持續了四百多年,但也有很多國家不斷換幣,它們所發行的每一種紙幣的壽命短則數月、數年,長則幾十年,頻繁地進行換幣,每一次換幣都是一次信用破產。

比如,盧布是沙俄的貨幣,1800年開始與黃金掛鉤,到1897年,盧布紙幣的含金量為0.774234克,這一期間盧布的價值是相對穩定的。1917年的10月革命後,教科書上說建立了「更先進的」社會制度,繼續使用沙俄盧布,但盧布卻持續進行信用破產,分別在1921年、1922年、1924年、1936年、1947年、1950年、1957年、1961年、1998年不停地換幣,比如:1921年發行的新盧布等於1萬舊盧布,1922年10月再次發行新盧布,1新盧布等於100舊盧布(1921年發行的盧布),等等等等。

是沙俄的制度更先進,還是十月革命後的制度更先進?這裡不做評述。但一個很顯然的事實是,每一次貨幣的信用破產,都會讓人們積累的儲蓄購買力大幅下降,甚至接近於清零,這是對人們勞動成果的掠奪。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現象?

根源在於,在沙皇時代,雖然皇族需要瞻仰,所有的內政與外交政策也都由沙皇制定,但國家的經濟活動卻主要由私營企業和個人來完成,這就保證了經濟效率。當經濟效率有保證的時候,貨幣所對應的社會財富就相對穩定,這讓盧布的價值相對穩定。而沙皇之後所建立的社會,經濟活動都是由正負來直接完成或下達指令主要有國有企業來完成,這就出現了經濟活動中的所有權和經營權分離的現象,讓經濟效率低下,此時就會在經濟生活中不斷形成壞賬,讓紙幣的價值毫無保證;同時,企業屬於國有,可是,掌握這些企業經營和收益權的是少數人,這就喪失了合法性,讓這樣的社會對內只能使用威權,對外不斷進行爭霸以掩蓋自身的合法性問題,造成財政支出不斷膨脹,為了彌補財政收入的不足,就只能不斷徵收鑄幣稅,沒收人們以前的勞動成果,貨幣的信用破產就需要不斷出現。

財政支出的高速膨脹和經濟生活中壞賬的不斷累積,是進行貨幣信用破產的根源。

這種行為是主動還是被動?雖然管理者不希望出現貨幣貶值,也會延緩換幣的出現,但本質上卻是主動的。因為只有如此,才能通過徵收鑄幣稅的手段,最大限度地聚攏社會財富,加強自身威權並保證自身的地位,維持社會體系的運行。

在這樣的社會中,維繫社會運行的是權力,貨幣並不是信用物,只是聚攏社會財富的工具,破產式印鈔就會不斷出現。當然,這種破產式印鈔的風險也很大,會導致社會基本矛盾的不斷積累,所以,必須建立強大的國家機器維持社會運轉。但即便如此,當基本矛盾積累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也一樣會導致社會體系的解體。

這種情形不僅在蘇聯出現,上世紀,包括巴西、阿根廷在內的很多拉美國家都曾經不斷上演,現在輪到了南美的委內瑞拉。外在來看,蘇聯和南美國家的社會體系並不不同,但內在的本質是一樣的,都是兩極分化的二元體系社會,這是所有問題的核心。

既然需要不斷進行貨幣的信用破產,在每次進行信用破產之前伴隨的就是進行破產式印鈔,此時會出現什麼樣的現象呢?

第一,個人的財產大幅縮水甚至清零。

這樣的時期,很多人自然會不斷向經濟學家提問,此時怎麼保護個人財產?這種發問的對象就錯了,因為這是一個社會問題,經濟學家只能是磚家,回答不了相關的問題。

比如,很多經濟學家會建議持有美元、黃金等硬通貨,這自然可以逃避鑄幣稅,但進行破產式印鈔的目的就是為了鑄幣稅,所以,當需要進行破產式印鈔的時候,必定會宣布硬通貨的國有化。

也會有經濟學家建議持有房屋與土地,但這種情形下的土地要麼實行國有,要麼需要承擔繁重的稅賦,以滿足威權對財政收入幾乎無止境的需求。而房屋在破產式印鈔的過程中,隨著通脹和利率的不斷提升會徹底喪失財富屬性。所以,並不能達到所謂「避險」的目的。

這樣的社會中,權力站在社會生態鏈和財富鏈條的最頂端,頂端之下的所有財產,其財富屬性都非常脆弱,無法達到保值的目的。所以,讓自己享受財富的唯一手段是進入權力階層,或者就是構建只屬於自己的權利。前者自然不必說,而後者是無形財富,任何人都難以掠奪。

第二,對於企業又怎麼樣呢?任何破產式印鈔的過程都是清除國有之外其它經營主體的過程。

當進行破產式印鈔的時候,通脹自然是不斷高漲,南美很多國家和前蘇聯,都曾經出現三、四位數的通脹。此時,市場的實際利率是很高的(高於通脹),任何其它形式的經營主體,正常的經營過程基本都難以實現如此高的毛利率;同時,通脹高漲讓需求不斷減弱,讓企業的市場空間變窄、債務壓力加大,最終就會集中破產。

但是,國有成分的企業則不同,在利率雙軌制的情形下,可以享受相對低的利率;同時,由於這類社會中很可能有龐大的國有銀行業,政府可以主導進行壞賬剝離;如果再加上這些企業居於產業鏈的上游(對通脹具有比較強的抵禦能力),就比其它經營主體的經營環境好的多,容易生存下來。當然,如果持續進行這種破產式印鈔,並導致社會嚴重動盪,最終國有成分的企業也會走向衰亡,就像現在的委內瑞拉。

所以,任何一個破產式印鈔的過程,都是首先對其它經營主體進行定向清除的過程。

這種貨幣信用的破產式印鈔,並不侷限在個別國家,在很多國家的歷史上都曾經頻繁地出現,未來依舊會不斷出現,這是社會性質所決定的,可以說是人類的一項「偉大發明」。今天,這是某天朝、非洲、南美等很多國家的人們所面臨的最嚴峻的問題。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