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客:紅二代「挺習」為何變味了?(圖)

2019-04-06 12:52 作者: 李文隆

手機版 简体 1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兩會上習近平一臉嚴峻。
中共兩會上習近平一臉嚴峻。(圖片來源: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4月6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中共所謂紅色後代近期集體露面,再次引起話題。紅後代特別是紅二代,在習近平上臺後不時聚會併發聲力挺習反腐。不過最近美中貿易戰之下,中共陷入內憂外患,紅後代聚會同樣發出的挺習之聲卻似乎「變味」了。

紅二代集會發聲挺習談「執政考驗」 被指為保既得利益

據香港《明報》4月2日報導,近200名中共紅二代、紅三代日前在北京聚會,毛澤東前秘書、已故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常務委員胡喬木之女胡木英,在中共「紅二代」的聚會上表示,中共「面臨的執政考驗、改革開放考驗、市場經濟的考驗、外部環境的複雜性敏感性考驗都撲面而來。」胡木英又稱相信會在習近平帶領下所謂「找回馬克思主義」、「創造歷史奇蹟」,云云。

據悉除胡木英外,中共調查部前部長羅青長之子羅援、中共公安部前副部長許建國(原名杜理卿)之孫杜曉峰也到了現場。

所謂中共「紅二代」指的是中共建政元老的子女。過去幾年,他們曾在多個時點挺習,並且大力抨擊黨內腐敗,大談反腐的好處。而且,這些「時點」都是在中共內部權力鬥爭激烈之時刻。

但這一次不同,2019年在中國民間素有「逢九必亂」之說。特別今年是西藏抗暴60週年、八九六四鎮壓30週年、迫害法輪功20週年、新疆7.5流血事件10週年,中共政權進入「七十大限」,以及中美貿易衝突引發的內憂外患,中共政權目前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危機。

紅二代這次為什麼發聲不再是反腐?事實上,中共反腐到了中共十九大這個時點已經逆轉刀下向下,江澤民、曾慶紅等一眾高層權貴未觸動,反腐高潮被外界認為已經過去。紅二代當然看的出這一風向,這一次發聲明顯是轉而僅為保黨發危言。

美國之音報導引述時評人小民的分析說,紅二代的中心思想就是家天下、黨天下,他們把自己的利益、前途和未來與中共捆綁在一起。

小民說:「中共作為一個極端的反智集團,明顯缺乏反省能力和反思眼光。中共黨內的共識就是維護一黨、獨吞一己私利;這些紅二代明顯缺乏歷史責任感,他們從來都不願意正視的是,無論中共經歷的是成功還是失敗,付出代價的永遠都是百姓。」

小民指出,無論如何,紅二代的共同利益就在於維護獨裁,不讓中共這條船翻覆,儘管他們之間也有利益衝突。他說,紅二代既沒有學識也沒有膽量,因此對他們並不抱有希望。但不管怎麼說,紅二代們力挺習近平,也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維護自己的特權。

前八九學運領袖、獨立時評人吳建民則認為,紅二代們聚會,看似力挺習近平,但他們並不是要支持習本人,而是要挽救中共。

他說,這個群體不願意讓中共的聲譽因此受到損失。紅二代都是體制的受益者,是今天中國社會的最大權貴階層,「他們今天所有的利益都是依靠中共的專制而獲取和得到保障」。

吳建民說:「本次紅二代等聚會,儘管提到中共執政的各種考慮,談到面對的各種風險,但是都沒有提出問題的實質,沒有把症狀歸結到一黨專制上」,「為的是挽救黨,而挽救黨就是挽救他們自己的利益;只有中共這個黨繼續存活,紅二代才能通過繼續依附於它,來繼續榨取人民的血汗。」

「說白了,就是如果習近平下臺,他們(紅二代)不會在乎;而如果中共這個黨要死亡,他們會害怕、會感到切膚之痛」,他直言,因為中共就是「紅二代」們撈取利益的工具。

恐亡黨 紅二代驚呼骨灰難留

有關共產黨的亡黨恐懼並不是今天開始的。

據香港《爭鳴》雜誌2015年7月號報導,當年6月中旬中共政治局舉行的擴大生活會上一份報告羅列了中共「亡黨」的六大危機,涵蓋了政治、經濟、社會、信仰、前途等各個領域;並指局部政治、社會危機已經處於爆發、蔓延、惡化狀態。

報導還披露,現任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罕見在會上說,「面對嚴峻事實,承認、接受黨蛻化變質走上亡黨危機的事實」。

《爭鳴》雜誌還報導,本身屬於紅二代的前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早在2015年曾點到亡黨危機,他在中共內部會議上明確表示,黨內腐敗墮落狀況、規模、深度已經到了變質、崩潰的臨界點,「這不是你承認不承認、接受不接受的嚴峻事實。」

同一年的9月9日,王岐山在北京會見外賓時,提到共產黨「可能面臨執政合法性資源的流失與枯竭,直至喪失執政地位」。

香港《動向》雜誌2015年8月號報導,8月上旬中共高層召開北戴河會議,期間專門召開了中共退休高層的座談會。會上退休高層除了痛斥中共「黨內腐敗、社會民怨民憤」,更因為中共面臨「亡黨危機」出現痛哭場面。

而原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中共中央調查部部長羅青長之子、中共軍中太子黨羅援更罕見借陸媒表達了亡黨憂懼,稱中共亡黨之日,恐「共產黨人骨灰難留」。

2015年9月27日,大陸《澎湃新聞》轉發署名王朋朋的文章,指中共少將羅援曾去羅馬尼亞,想去參觀一下羅馬尼亞原所謂「革命」領導人喬治烏.德治的紀念塔。結果被告知:「埋在這兒的都是羅馬尼亞政治局委員,但現在墓碑全都清空了,墓地被挖成了深坑。」

羅援指,原來的骨灰牆,擺放的都是原羅馬尼亞中央委員的骨灰,現在連骨灰全被清理了,不允許擺在那裡。

羅援因此驚呼,如果自由民主派得勢,「最後共產黨人連骨灰盒都不能留下」。

在上世紀80年代末的東歐社會主義國家劇變中,羅馬尼亞齊奧塞斯庫政權於1989年被民眾推翻,獨裁者齊奧塞斯庫本人及妻子被執行槍決。喬治烏.德治是齊奧塞斯庫的前任羅馬尼亞共產黨書記,1965年病死。

對於羅援上述言論,《澎湃新聞》轉載報導後有網友評論一針見血:「齊奧塞斯庫再活著,就得再死一次。這是人民推翻了他。」評論很快被刪。

對於羅援這一言論,傳為高校女教師的網友「無眠」,同年9月28日在微博發文質問羅援:「您干了什麼喪盡天良的事情,害怕死了骨灰都留不下?」又指蘇聯、臺灣、東德、韓國都獲得了民主自由,是否血流成河,屍橫遍野?指羅援涉嫌散佈謠言,製造恐怖氣氛。

網友「沙灘五月花」轉發微博時說:「非常佩服這樣的教師!西安某高校女教師無眠給了羅援將軍一悶棍。現被停課。」

中共因為恐懼,目前只能以刪文、處理自由表述者的辦法來維持政權「穩定」了。

《看中國》曾刊發署名清原的文章,針對羅援的前述說話認為,羅援少將的談話大體的意思是這樣:中共若是倒了,你國的「靖國神社」就得拆了,你黨的元老們沒人供奉了,受元老們蔭澤的子孫們就沒有現在的「特權自由」了。倒霉的怎麼能是是老百姓呢,邏輯不通啊。

想來想去,這個「老百姓」應該指的是「你國」的老百姓,而不是中國的老百姓。

就說說羅援少將「考察」的羅馬尼亞、東歐。如今在東歐國家掌權的都是他說的「自由民主派」,共產黨早已被民眾拋棄,老百姓更有人權了,更自由了,更富足了,哪裡倒霉了?如今東歐的國家都是民主選舉,共產黨的那一套如果受歡迎,早就被選回來了,難道是二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老百姓「自認倒霉」?

再說說一個最典型的地區---韓半島,這個地方真是上天給全世界展示共產黨邪惡的絕妙地方,同樣的民族,同樣的歷史,大致相同的地理資源,大致相同的國土面積,一個有共產黨,一個沒有共產黨,一個國家百姓吃不上飯,一個國家百姓殷實、富庶,哪裡的老百姓倒霉呢?

最後再猜想一下沒有共產黨的中國,老百姓會是什麼樣?

沒有人會因為高尚的信仰被迫害,沒有人會因為發表自由見解被「喝茶」,沒有人會因為想生孩子被強制引產,沒有人再擔心會被「失蹤」、被「躲貓貓死」、被」喝水死「,沒有人再擔心自己家的房子被強拆,老百姓會倒霉嗎?

沒有世界最富政府,沒有中共特色的「消費稅」,沒有中共特色的「土地出讓金」,沒有中共特色股市,沒有中共特色的油價,沒有中共特色過路費,沒有中共特色「維穩費」,沒有悶聲發財的大佬們,沒有人再要求老百姓延遲退休,百姓生活質量立刻提高N倍,會倒霉嗎?

沒有了撒謊撒的麻木的新聞聯播,沒有了荒唐可笑的抗日神劇,恢復的是中華民族延續5000年的優美、豐富、多彩的文化,那才是人類真正的美妙情趣,百姓們會倒霉嗎?

紅二代並非鐵板一塊

中共十八大之後,習近平、俞正聲、王岐山等中共紅色後代進入政治權力核心層,加之習近平在中共內部厲行反腐得到部分中共紅色後代的站臺與支持,「紅二代」成了一個吃香的政治名詞。

但外界發現,「紅二代」當中也不是鐵板一塊,比如最終被習近平拿下的薄熙來與習的衝突已是公開的事實,另外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也是「紅二代」,他長期被視為江派多次對習政變的幕後人物。

習近平反腐並沒有對紅後代過多觸動,除了在權鬥中扯下一個薄一波之子薄熙來落馬,尚未有中共紅二代因貪腐身陷囹圄。但紅色後代的特權奢侈和腐敗,其實也是中共官場的一部分,這也是誰也否認不了的。比如也是紅二代的前中共常委曾慶紅家族,腐敗、洗黑錢等醜聞早已曝光。

不過中共體制內,也有一些政見溫和,傾向自由派觀點的紅二代,有些是因為父輩在中共政治鬥爭中落敗而受到排擠。

比如,日前有港媒消息說,中共已故前總書記胡耀邦的小兒子胡德華,被中共中央辦公廳下令搬家騰房,要求收回胡耀邦的故居。

現年70歲的胡德華,與李銳、杜導正等中共黨內民主派關係密切,經常對現體制提出批評。曾掛名擔任《炎黃春秋》雜誌社副社長,在家中接待訪民。

據《希望之聲》引述不願具名的、與北京紅二代圈子熟絡的消息人士表示,在北京的紅後代就有多個派別,有些甚至死不往來,這與父輩關係和本身的政治觀點也有關係。但在紅後代當中,還包括在高層權貴外圍的級別不高的民間「紅二代」,內心對中共政治不滿的大有人在。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