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委内瑞拉牙医收入竟然不如“微工人”(图)


2017年5月22日,委内瑞拉医护人员在加拉加斯游行,抗议马杜罗政府。
2017年5月22日,委内瑞拉医护人员在加拉加斯游行,抗议马杜罗政府。(图片来源:JUAN BARRETO / AFP /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8月5日讯】据BBC报道,米切尔・姆诺斯(Michelle Muñoz)住在委内瑞拉,曾是一位牙医,但随着委内瑞拉经济危机和通货膨胀日益加剧,2年前,她的诊所不得不关闭,改做网络工作,加入了世界上成千上万电脑前的幕后“微工人”(Microworker)大军。

“人们都没有足够钱去买食物,给孩子交学费,哪里还有钱去看牙医?”米切尔说。

微工人实际上就是电脑的助手,做电脑做不了的工作。他们向电脑输入大量信息,向AI人工智能添加“人工因素”。

米切尔说,微工作已经成为她维持生计的唯一来源:“我干这份工作比当牙医挣得多。”好的时候一天能挣大约80美元,她买了一部智能手机用于工作。

媒体提到这些“微工人”时常常将他们形容成低工资,受剥削的一群人。但对很多人来说,这类微工作非常重要,是解决生路的一个途径。

世界电商亚马逊巨头亚马逊最初利用“微工人”来清除掉电脑无法清除的成百上千万的重复页面,因为这个庞大项目是一个人无法完成的,于是他们把这个工作分成上千份小活儿,数以千计的工人得以共同完成。

目前,没人知道世界上共有多少这样的“微工人”,但仅仅在“亚马逊土耳其机器人”上每月都有数以十万计的人在工作,每天任何一个时刻,都有2,500人在电脑前工作,主要来自美国和印度。

“微工人”受到良好教育

这些“微工人”并不是简单的机械工人,他们很多都拥有高学历。

国际劳工组织在世界75个国家调查了3,500名“微工人”,发现他们的平均年龄为33岁,其中三分之一是女性。

“微工人”中拥有大学学位的人最多,高达37%,研究生学历的占20%,受过大学教育的占22%,中学程度或以下的不到18%。这些人里一多半都曾是科学与技术专业,23%学工程,还有22%学习IT信息技术专业。

危机之中靠微工作艰难生存

叙利亚青年亚雅・阿尤布・艾哈迈德(Yahya Ayoub Ahmed)逃离战乱中的国家,在伊拉克的一个难民营居住。在难民营他学习英语和IT知识,现在已经加入了世界“微工人”大军。

不过,像在伊拉克这样的国家,干这份国际性的微工作并不像在其他国家那样方便。因为大多数网上微工作公司都不愿雇佣来自伊拉克那类的国家,因为支付工资非常不方便,大多数公司都使用PayPal这类网络银行系统。

所以,像亚雅这样的“微工人”必须跟雇主签署特别合约来解决这个难题。

生活在深陷经济危机的委内瑞拉也不容易,委内瑞拉“微工人”拉法尔・佩雷斯(Rafael Pérez)看到很多网上提供的微工作都把他们排除在外。而且他还多次做了工作后,没得到报酬。

“有一次,我15天内挣了180美元,对我来说这是很大一笔钱,但他们一直没有付给我。我通过电邮,又打电话,但根本找不到可以帮助你的人。”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