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幹著急 「中國芯」如扶不起的阿斗(圖)

2018-05-26 06:14 作者: 李文隆

手機版 简体 3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習近平為核心技術突破三番四次發聲。
習近平為核心技術突破三番四次發聲。(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5月26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中興遭制裁事件持續引發人們對中國芯的思考,北京最高層也表現出很著急。但為什麼中國近年砸重本、拼並購的晶元產業還在原地踏步?目前各方意見均歸結到中共的體制之弊。

據《多維》5月24日報導,在中興事件發生後,中國有關方面立即向媒體宣布官方對半導體企業所謂「幫到底」的決心——據一份名為《2019年中央國家機關信息類產品(硬體)和空調產品協議供貨採購項目徵求意見公告》顯示,中國企業自行研發的龍芯、申威、飛騰的CPU被列入中國中央機關採購名錄。

三款「中國芯」據說已經能夠滿足政府機關基本辦公需求。微信公眾號「科工力量」認為,國產CPU要想完成對英特爾CPU的替代,必須要以應用為牽引。

事實上,近幾年,中國震驚世界、四處收購、入股半導體企業,均始於2014年6月,中國國務院批准的《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

該《綱要》除了設立了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簡稱大基金),另一大重點是培養人才。直接在中科大、北大、清華等25所重點大學,成立「示範性微電子學院」。

但這並未給中國這一產業帶來真正的突破,故此才導致今日中興面臨的危局。

在業界看來,大陸半導體業至今仍處於「草創」階段,與世界頂尖技術仍有差距。其中中國最大晶圓代工廠中芯,成立至今已將近20年,但與台積電技術的差距卻絲毫沒有縮短。業界估計,至少落後5年以上。

《多維》前述文章也表示,中國一直在支持「中國芯」的研發項目,遺憾的是最終讓這個「親生兒子」成了「扶不起的阿斗」。

此前,因中興違反禁令,將美國含有本國零部件的產品賣到受到聯合國制裁的伊朗,美國商務部4月向深圳的中國高科技企業中興開出了長達7年出口禁令。中興將不能採用任何來自美國的零件和技術來生產產品。核心元器件依賴美國的中興,受到直接衝擊,事件並震動中南海。

在中興事件發生以來,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已經五次表態加快核心技術突破,顯然因為大受刺激。包括他在4月21日的全國網路安全和信息化工作會議上、4月23日的中共政治局會議上,在4月26日三峽考察期間,5月2日視察北京大學時,以及在5月16日視察負責中國軍事科研的軍事科學院時。

中央社5月17日報導說,中興通訊遭美國制裁事件讓外界再次看到中國對科技自給自足的渴望。近日官方出版的新書披露,早在2013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就提出要中國掌握核心技術的想法,稱「在關鍵領域、卡脖子的地方要下大功夫」。

在中興事件爆發之初,中共官媒《人民日報》已在4月17日曾發表文章,稱中共「將不計成本地加大晶元投資」。目前已有消息說,中共本來就已大幅投入的相關科研基金更加受到重視。

英國路透社4月27日報導,有官方支持、成立於2014年6月的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已接近完成1200億元人民幣的二期募資。

報導說,大基金最近宣佈成立一個新基金,專注於支持中國本土晶元生產及技術,將面向三個領域,包括記憶晶元、集成電路設計和複合半導體。

《華爾街日報》5月初也引述知情人士說,中國近期可望宣布在這一領域加碼投資人民幣3000億元。

不僅如此,在中國民間,一些企業大佬紛紛表示,要「跨界」進入晶元產業。此外,一些地方政府也加快上馬集成電路基金。

就在可能「全民搞晶元」的時候,也有人對此潑冷水。

陸媒《新財富》早前報導批評,中國在半導體領域並非缺少資金,問題在於錢花到不該花的地方去了。中國科研經費的分配體系有問題,造成資源配置效率低、浪費大。

中國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今年4月在公開場合警告:不惜一切代價發展晶元產業是危險的。吳敬璉認為,這個關於晶元的爭論,開始使得「國家主義」更加取得優勢,這種傾向開始被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接受,市場化改革有點走回頭路的意思。

《多維》前述文章援引觀點分析認為,「中國芯」如果由政府主導,那麼必然是官員來選擇他們中意的企業,此時討好官員的能力而非創新的能力更加重要,不難想像無數「中國芯」必將應運而生:面對這樣的機會,造假動力可想而知。

FT中文網首席財經評論員徐瑾也認為,掌握核心技術的過程,最大的力量一定不是由政府主導的所謂的各種攻關,而是由自由企業自己進行的海量試錯。「這個過程一定是由企業作為主要的攻城大軍,而不是由一個充滿著官僚氣息的政府部門的意志與公文能夠決定的。」

《天下雜誌》近日刊發陳良榕文章稱,除了是因為無法依靠中國市場的優勢,中國要以國家力量發展半導體,還有一個結構上的限制──傳統政府體制。

文章認為,中國的產業政策基本上可說是「中央出政策,地方來執行」。加上地方政府習慣「為成長而競爭」,結果就產生亂象,各省市爭相投資政策支持、動輒百億資金需求的半導體廠。比如中芯有不同國營背景的股東,各有各的意見、人馬,演變成中芯內部派系鬥爭頻繁的最壞結果,績效自然不彰。

北京經濟學教授胡星斗則對美國之音表示,晶元不但涉及到中國的發展模式和創新體制。還因為國家沒有信仰,只崇尚權力和金錢,沒有契約精神和誠信概念。在假大空盛行的環境下,在一個盛行自我吹噓、同時人們說話都膽顫心驚的地方,要形成創新精神、要能夠在晶元方面自主創新,並不現實。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