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流亡者吳仁華:不能指望共產黨搞平反(組圖)

2018-06-05 08:29 作者: 李文隆

手機版 简体 1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吳仁華
吳仁華(圖片來源:美國之音)

【看中國2018年6月5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作為六四親歷者的歷史學者吳仁華,1990年逃離中國流亡海外,29年間專注研究六四。日前吳仁華在受訪中,披露了尋找當年戒嚴部隊官兵及六四受難者的一些細節。他並表示,平反六四不能指望共產黨,而共產黨也不可能永遠執政。

6月4日,《德國之聲》發表六四流亡者吳仁華專訪,因多年研究逼著他不斷重回六四歷史現場,造成心理和精神創傷。2個月前,他來到臺灣休養,重新出發。

1989年,33歲的吳仁華在中國政法大學做國學研究。當年4月17日,他和中國政法大學幾百名學生進入天安門廣場。在《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中,他揭開參與鎮壓官兵的另一面。

吳仁華表示,當年最深刻的一幕還是自己親身經歷的六四鎮壓還有屠殺的記憶,包括6月3號晚上到4號清晨5點30分在天安門廣場武力清場的過程。另外就是6月4號清晨6點多鐘時,他跟著從天安門廣場撤出的學生隊伍,在經過西長安街新華門附近的出口,那時有3輛坦克從背後追壓學生隊伍。當時壓死了11名學生,受傷的學生也很多。這就是「六部口坦克追壓學生隊伍事件」。


天安門屠殺(網路圖片)

吳仁華對德媒表示,這些年他總共搜尋了30萬到40萬官兵的資料,經過無數的時間進行艱難的考證和搜尋,才確定有3千多名官兵是六四戒嚴部隊的成員,列出他們的名單。他們參加了六四鎮壓和屠殺事件,其中包括「六部口坦克追壓學生隊伍事件」的106二炮手。

但當年有20到25萬的戒嚴官兵,29年過去,只有幾名官兵站出來,寫出自己當年的經歷,其中有3名官兵從懺悔跟反對武裝鎮壓的角度去說了自己的故事。另外有2名戒嚴部隊的官兵,沒有表示贊成或反對,只是簡略地說出當年的經過。他說,只有5人站出來,這非常可悲。


吳仁華因為找到106號坦克的二炮手曾痛哭。(視頻截圖)

吳仁華說,在中國目前的環境下,很難跟他們交談也無法聯繫,只有部分在在網際網路上有簡單的溝通。表達懺悔的官兵其中,39集團軍步兵1164的李曉明中尉,軍銜算是最高的,資料很有價值。他提到1164部隊的許峰師長當時消極抗命,沒有按照命令抵達天安門廣場參與鎮壓,最後被軍方處理。但因為很難找到資料細節,我一直在尋找許峰司長的下落,只知道他被撤職,離開了部隊。表達懺悔的還有54集團軍的官兵張世軍。

另外29集團軍的軍長何燕然,還有28集團軍的軍政治委員張明春少將,他們也因為消極抗命受到降級處分,調離野戰軍部隊。張明春被處理後憂鬱成病,不到一年就去世。

關於受難者部分,天安門母親群體這麼多年來一直在蒐集死難者名單。在中國政府嚴厲的控制和打擊下,她們的蒐集工作非常艱難,但還是提供了一份六四死難者名單,現在共有202人。這只是當年死難者的一小部分。

吳仁華認為,受害者還應該包括受傷者,像六部口坦克鎮壓事件,北京體育學院的方政,兩條腿都被碾壓沒了。包括北京航空學院碩士研究生王寬寶,他也是被坦克碾壓,整個骨盤粉碎性骨折。大概3年前,吳仁華聯絡過他。他還在不斷做新的手術。因為當年一直沒有治好,又受了病毒感染,遭受了很大的磨難。當年中國留美學生,像是張亞來,他也是因為當時在中國參與六四活動,屠殺過程中他因為中槍,失去了一條腿。像這種受傷者的數量比死難者更多。也要做六四受傷者的名錄。

另外,受害者還包括六四事件以後,中國進行全國大搜捕、清算、審判。當中遭到傷害的人,名單更多更大。根據吳仁華掌握中國公安部內部資料,截至1989年6月25號,全國除了西藏自治區跟陝西省沒有統計外,另外29個省市自治區,已經逮補11013人。25號以後,中國還繼續拘捕和逮捕。這些人都受害者,他也要做名錄。

吳仁華說,這個工作量非常大,難度也非常難,但是我覺得必須做下去,因為這不是一個簡單的歷史記錄,還牽涉到六四屠殺這麼一個侵犯人權的災難性重大事件。如果沒有加害者和害者的基本記錄,這個歷史記錄完全是不合格。

吳仁華表示,六四29年後,這個工作難度愈來愈大。但如果現在不做,很可能像文化大革命、反右派運動、土改運動、鎮壓反革命運動,加害者和受害者都沒有留下歷史記錄。

他說,中國政府一直把六四視為最大的禁區,控製程度超過前述提到的運動。在這種背景下。資料相當欠缺。花了無數時間收集資料,還不一定是完整的,要反覆比對考證,像拼圖一樣拼出六四真相。

吳仁華表示,中國政府事後一直利用掌控媒體顛倒黑白,說北京發生反革命暴亂,戒嚴部隊不得不鎮壓,給開槍鎮壓提供合理依據。他們利用錄像、媒體把軍隊開槍跟部分民眾以暴制暴,把時間先後、關係因果顛倒。因此還原真相、留下歷史記錄很重要。

吳仁華提到,因為長時間研究、收集資料。對於他這樣一個親身經歷屠殺的人來說,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情。他為此時常悲傷、憤怒、激動,因此造成很大的傷害。

「從2010年到2012年,我幾乎無法針對這個主體寫出一個字來。很多想好的寫作題目和研究項目,一旦打開電腦,腦中就一片空白。最近一年多,我也沒有寫出任何東西,也是因為心理因素,讓我很痛苦。」吳仁華說。他說到臺灣來,一方面是要做進一步資料收集,跟臺灣學界交流。實際上也是要做休養。

吳仁華還說,他在臺灣東吳大學和中正大學開設「六四事件真相研究」課程。當中有陸生來選課。儘管在臺灣上網沒有防火牆,他們對六四屠殺真相還是不瞭解。但他們雖然很好奇也想瞭解,還是有心理的恐懼。課程設計時,學校雖然有錄影,但事先說好不要錄聽課者和提問者,但上課的陸生還是不敢提問。有陸生說有專門的人會負責監控或打小報告,就是「職業學生」,這讓吳仁華感到有點悲哀。

吳仁華表示,對平反六四不應該抱有太大的期望。中國政府不可能給六四平反,一旦重新「平反」,後續很多問題抵擋不住。要重新「評價」的話,也不指望中國共產黨。只能說指望中國大陸以後能出現新的政治反對運動,出現一場社會變革運動。當然是來自於民間,不是中國共產黨。只有中國社會發生變化以後,或是民主轉型以後,六四事件才會得到公正的評價。

對於未來,吳仁華說,總有一天會出現平反這種情況。毛澤東唯一的貢獻就是以自己的死亡,證明「毛主席萬歲」是個謊言。共產黨永遠執政也是一個謊言。但不管時間有多久,該做的必須現在就去做,為歷史留下記錄。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