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女播音員死在市長床上」 前記者出獄再爆黑幕(組圖)

2018-06-28 08:41 作者: 李文隆

手機版 简体 1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治下各個角落都黑幕重重,一些敢言媒體人屢受打壓。
中共治下各個角落都黑幕重重,一些敢言媒體人屢受打壓。(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6月28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6月26日是「支持酷刑受害人國際日」。曾被關在山東監獄10年8個月的前大陸知名記者齊崇懷撰文揭露官員腐敗濫權及監獄黑幕。其中提及當年得罪官員的多起報導,包括轟動一時的「女播音員死在市長床上」。

《看中國》28日轉載了原發於《維權網》的齊崇懷文章〈齊崇懷親身經歷的證詞:喪失人性的酷刑〉。

齊崇懷,山東省鄒城市人,1965年出生,曾是個職業新聞人。先後在《山東工人報》、《人民公安報》山東記者站做記者。2003年擔任《中國安全生產報》駐山東記者站站長、《法制早報》事業發展部山東辦事處主任。他因敢於揭露中共政權黑幕而被稱「反腐記者」、「良心記者」,因得罪地方官員而身陷冤獄逾10年。


齊崇懷被捕前(小圖)和剛出獄對比。(圖片來源:自由亞洲)

齊崇懷得罪了什麼官?當年山東淄博一賓館購買二十臺「美的」櫃式空調,使用後,只製冷,不制熱,他寫出《山東一消費者向「美的」叫板》的系列報導。時任廣東省委書記李長春,親自給時任山東省委書記吳官正打電話,要求停止對此事的追蹤報導。

2004年底,山東的勝利油田在實施海上作業時,造成十幾人的重大傷亡事件,為了封鎖消息,勝利油田宣傳部一部長專程趕到濟南,找到齊崇懷,他們願意拿十六萬元做二個版的報紙廣告,條件是「稿子不要發了」,被齊拒絕。齊崇懷頂著重重壓力發稿,讓有關責任人受到問責。

而最為轟動的是,2004年12月26日,經過層層封鎖,齊崇懷寫出《女播音員死在市長床上》的深度報導。引起中共山東省委的極大不滿,並跑到中宣部告狀。

2004年10月15日下午,鄒城市電視臺女播音員馬嘯被發現死於鄒城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劉波的床上,死時僅著胸罩與褲頭。馬嘯的丈夫楊雪金是鄒城市化肥廠工人。但當死者家屬於2005年3月1日起訴至濟寧市法院,要求被告劉波支付巨額死亡賠償金等時,遭法院稱缺乏充分證據,認定劉波無罪,對馬嘯不存在不法侵害行為。事件充滿疑點,雖然引起輿論激烈爭議,但最後不了了之。


鄒城市電視臺女播音員馬嘯生前照片。(網路圖片)

另外,2005年初,山東省平度市一化工廠爆炸,齊崇懷的報導發表後,引發杜世成(時任山東省委常委、青島市委書記,已落馬)極大不滿,組織一個工作組三次到報社施壓。

齊崇懷還得罪了山東荷澤市的地方官。他曾在雜誌上發表關於荷澤市野蠻違法拆遷的文章,令當地官員懷恨在心。2007年,齊崇懷揭菏澤官方為了迎接時任總理視察,抓捕和關押了大批準備上訪的老百姓。

而直接導致齊崇懷被捕的,是2007年初,山東省濟南市濟陽縣城管打死一商販事件。齊崇懷採訪後返回濟南後,滕州市官員指派了市委宣傳部及城管局官員追到濟南,向他提出以金錢換撤稿,被齊崇懷拒絕。時任濟南市委書記的姜大明(現仼國土資源部部長)不讓發稿。齊崇懷迅速把稿子發給香港的《太陽報》。

齊崇懷在滕州調查時,拍了下了滕州市委、市政府辦公大樓超豪華的市府大樓及廣場。2007年6月4日,這些圖片出現在官媒反腐論壇上,被眾多論壇及網站迅速轉載,滕州市府的腐敗也隨之聞名全國,之後,滕州市委、市政府惱羞成怒,滕州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滕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隊又對齊崇懷跨地區抓捕。

2007年6月25日,齊崇懷在濟南家中,被滕州市公安局網監大隊、國保大隊以及刑偵大隊的多名警察綁架,以「涉嫌經濟犯罪」被拘留。

齊崇懷曾說:「我被捕之後,菏澤市委書記陳光,他親自給滕州市公安局發賀電,祝賀我被捕了。」

2008年5月,齊崇懷被當局以「敲詐勒索罪」判刑4年。齊崇懷說,2008年5月13日開庭時,滕州警方出動120餘名警員進行警戒,如臨大敵。滕州市委書記王忠林(現任山東省委常委、濟南市委書記),滕州市宣傳部,公安局、檢察院、法院的主要官員悉數登場,全部集中在法庭隔壁觀看視頻直播。庭審至晚上十一點結束,共十六個小時。

2011年,在服刑臨近期滿時,齊崇懷因對外披露自己受到酷刑折磨甚至差點被滅口的經歷,突然被加刑8年。齊崇懷經歷了10年8個月的冤獄,2018年3月24日,齊崇懷出獄時滿頭白髮。

而據悉,涉構陷齊崇懷的滕州市委書記王忠林,目前已晉升為濟南市委書記;而菏澤市委書記陳光,後來陞官至山東省長助理、省政協副主席,今年1月卸任。

齊崇懷在最新發表的這篇文章中再揭監獄黑幕:這裡是地獄!

其中,他披露監獄這個更為黑暗的角落同樣貪腐肆虐:

在監獄,服刑人員只要捨得給監獄警察送錢,絕對會過上神仙一樣的日子,黑龍江籍服刑人員馬某某,因販毒被判無期徒刑,入監後,他暗示其姐認識了監區長展某某,其姐隨後多次與展某某在酒店見面,於是,馬某某一路綠燈,先後由無期徒刑改為有期徒刑,然後以服刑一年,減刑一年的速度減刑,幾年來,展某某曾幾次調整崗位,但他也隨之把馬某某調到身邊。其他服刑人員說,馬某某的姐姐不僅對展某某以身相許,送錢也有50萬元以上。

服刑人員董某,因搶劫罪入獄,為了找個好崗位,讓其二姐給監區長展某某送去2萬塊錢,希望在監區干個值崗的活,展某某收錢後,讓手下於法顯盡快給堇某某安排崗位,但於法顯卻頂著不辦,原因是董某某沒給他送錢。沒辦法,董某某又讓二姐給警察於法顯上門送錢。對服刑人員的崗位,價格基本上是透明的,一個崗位2萬元,這樣的崗位不僅不用勞動,掙的獎勵還多,基本上是服刑一年減刑一年,因此,好的崗位供不應求,有時候給警察送上錢後,要等幾個月才能上崗。服刑人員殷某,入獄前在城裡賣水果,入獄後,讓家人給監獄警察送上一大筆錢,沒多久,此人搖身一變,成了監獄醫院裡的犯人醫生。堂而皇之的給服刑人員「治」病,但知道其底細的服刑人員,都不敢找他看病。

入獄官員更是一個特殊的群體,他們依仗有錢、有關係,在監獄過的曰子猶如神仙。山東省兩個最大的礦務局淄博礦務局局長馬厚亮、新汶礦務局局長郎慶田,入監後不僅不參加勞動,還有專人服務,每天就是練練書法,看看報紙。警察見面後都是先握手,然後「馬總」「郎總」的叫著,日子過得不比在外面差。據說,郎慶田被捕時,銀行卡裡有七個億的存款。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