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中原:新一屆中央再崩角 習難保名聲(圖)

2019-12-09 09:38 作者: 鄭中原

手機版 简体 49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十八屆中委倒臺的不少,可謂七零八落。十九屆中委也已出現崩塌。
十八屆中委倒臺的不少,可謂七零八落。十九屆中委也已出現崩塌。(圖片來源:FRED DUFOU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12月09日訊】中共十八屆中央委員會成員在習近平反腐之下被查的不少,可謂七零八落。十九屆中委也已出現崩塌,陸續有來。但對這些「出事」的中央委員或准委員,中共當局的處理頗為詭異,到底為什麼?

2017年10月確定的十九屆中央委員會有委員204人,還有172名候補委員,按照中共慣例,當中央委員因故出缺時,候補委員可以依得票數的高低來遞補中央委員。這兩部分官員組成中央委員會。

如果說中共十八屆中共中央委員會被習近平自己打虎打得面目全非,被查的中央委員及中央候補委員高達43人,那這新一屆的成員據說都是習自己選定的,還經過王岐山率領的一個審查委員會經過嚴格審查的,再出什麼問題就是打習王自己的臉了。畢竟王岐山現在還是國家副主席,和習近平一起代表了黨國的臉面。

但事與願違,十九屆中委在上任不足一年後就開始崩塌,而當局似乎極力掩蓋這種崩塌。

2018年8月16日出現首名「出事」的十九屆中央委員,因疫苗案,上任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黨組書記、副局長近5個月後的畢井泉引咎辭職,但畢本人並沒有趁機揪出貪腐問題被處理,也沒有自行死於非命,他仍保留了中央委員的職位。

第二個是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他於去年10月20日在澳門住所墜樓身亡,終年59歲。外界均感突然。港澳辦迅速聲明鄭曉松患有抑鬱症,其實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已有消息指鄭曉松曾接受中紀委官員問話,顯然官方不會再去證實鄭的問題,死無對證。

可以說,鄭曉松一死了之,中共高層鬆了一口氣,一個抑鬱症就解決了這屆中央的名聲的問題。

第三個是劉士余,劉士余是從前中共證監會主席的位置上挪到中共全國供銷總社理事會主任位子之後,才落馬的,今年5月19日深夜,劉被通報「主動投案」,正在配合調查。到10月底的四中全會確認對劉士余作出降級和「留黨察看二年」的處分。

劉士余算是正式落馬的首名十九屆中央委員,但屬「主動投案」,罪減一等。事實上這個「主動投案」,可能多半包含著當局的預謀策劃,無非是高層想放過一馬,勸其「主動投案」而已。

第四個是重慶前市委副書記任學鋒,他只是中央候補委員,也是中央委員會的一員,任學鋒也是和鄭曉松一樣死於非命,但死得更離奇,因為是在四中全會期間死的,並且引發傳言四起,堵也堵不住。

重慶官方在11月3日深夜發布消息稱任學鋒「近日因病醫治無效,不幸離世」。但未透露任學鋒所患何病,也沒有透露他的具體去世時間。

網路消息則說任學鋒是在四中全會期間,在京西賓館7樓墜樓身亡,時間在四中全會閉幕當天。據說他曾在北京被有關部門「談話」。有說任學鋒是涉貪,也有指他是派系權鬥犧牲品。各種傳聞沒有得到官方回應和證實,這更讓人猜疑。

關鍵是任學鋒死後疑雲更甚,包括這名高層官員沒有官方正式發布的訃告和堂堂正正地舉行告別式,只是傳聞被沒按級別在八寳山殯儀館舉行遺體告別,而改在北京昌平殯儀館舉行。

更奇怪的是,最新一次本來可以讓外界窺見任學鋒死亡內情的機會,官方也輕易就掩隱過去了。

中共重慶市五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三次會議11月29日閉幕。外界原關注,會議會否處理四中全會期間死亡的前重慶市委副書記任學鋒人大代表資格終止問題,但結果是沒有。這是有違過往慣例的,有人認為是中共文革後史無前例的反常情況,顯示中共高層絕不平靜。

總的來說,從對前邊這四名中央委員會成員「出事」的處理,可見中共最高層似乎在極力想掩蓋什麼?其實,對於習近平而言,很可能是為保這屆中央的名聲,還是出於保黨和政權維穩動機的思路。

但是,對前三個人的處理,算是當局處理得「高明」,但到任學鋒這個弔詭的京城血案,中央級血案,中共高層卻遇到了棘手難題。一方面是越反越腐、帶病提拔一點未變,另一方面是內鬥不止,政權黑幕重重,再也「紙包不住火」。更令習近平不安的是,不止是難保中央名聲的問題了,是難保政權。

接下來中共中央委員會成員「出事」的形式,還不止是辭職、落馬或自殺這些形式,在中共內憂外患和內部清洗加劇之下,分屬不同派系的中央委員會成員向自由社會投誠的情況也可能出現,並由此拉開中共政權腐爛不推而倒的序幕。

 

(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