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到底會向何處去?


【看中國2014年10月05日訊】 國家財富研究組織(Wealth X)和瑞士銀行(UBS)近日發布2014年度《全球億萬富翁普查報告》,全世界身家超過10億美元資產的億萬富翁,美國排第一,有571位;中國排第二,190位;接著是英國,130位;印度,100位。香港有82位,在亞洲排名第三;日本,名列33位,新加坡32位,臺灣29位,韓國21位。

《全球億萬富翁普查報告》沒有反映國家貧富分化程度。經濟學者蔡慎坤認為,「中國頂端的1%家庭佔有全國1/3以上的財產,底端的25%的家庭擁有的財產總量僅在1%左右。中國經濟經過三十多年的高速發展,現在成為世界上貧富懸殊最嚴重的國家(不是之一)。」

中國的億萬富翁排名世界第二,是以貧富兩極分化為前提的,它犧牲了多數人分享經濟發展紅利為代價。

亞洲開發銀行(亞行)9月25日在泰國曼谷發布了《2014年亞洲發展展望》報告預測,2014年中國經濟增速為7.5%,2015年中國經濟增速為7.4%。

亞行指出,中國經濟增長受益於強勁的國內消費需求和外部經濟環境的改善。亞行高級經濟學家露西夢表示,「中國和東盟的經貿關係更加緊密,中國將繼續拉動東盟國家的經濟增長。」

此前,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 8月中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6.9%,這是2008年12月以來最低增幅,比7月份回落2.1個百分點。1-8月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為8.5%,共識預期增長8.8%,1-7月增幅為8.8%。從環比看,8月份比上月增長0.20%。1-8月份,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8.5%。

繼7月同比增長環比下降2.4個百分點後,8月發電量日均產量同比負增長,同比下降2.2%。這是發電量增長今年首次同比下跌。

對於8月份多項宏觀經濟數據不理想。中銀國際控股有限公司首席經濟學家曹遠征表示,中國經濟的短期動力機制正在轉換,由政府主導的投資驅動型經濟轉向市場需求引導的經濟,這導致了目前短期宏觀經濟的表現。

長期來看,中國經濟舊常態的增長因素已經發生變化。包括出口導向型經濟難以為繼、人口老齡化等。這些因素與過去35年相比都是增長條件的重大變化,表明中國經濟進入了一個新階段,反映在經濟增長上就是潛在增長率下降。換言之,GDP增速告別兩位數,下了一個台階。

在這樣一個過程中,中國經濟政策都在發生變化。首先,過去討論中國經濟,都是從供給角度討論,特別是入世以後,中國的產能是面向全世界的產能。但當全球經濟低速增長,中國的產能過剩就變成一個持續性的問題。

要使中國經濟可持續增長,必須轉換為以消費為主導,政策的立足點應是提高居民收入,發展市場,擴大內需。如果擴大內需並由內需主導,只有製造業不行,必須重點發展服務業。

曹遠征認為,中國經濟的舊常態依然佔了很大比重,新常態有萌芽,但還不夠。舊常態向新常態過渡,必須去產能、降消耗、去槓桿,這是必然選擇和必要代價,經濟降速下行壓力加大就是其表現。

這種轉換區間中,經濟增長有下行的壓力,但同時中國經濟結構的變化,使宏觀經濟政策的立足點也在變化。

現在,就業的重要性下降了。首先是人口結構變化使新進入市場的勞動力減少,使就業壓力變小。其次服務業的發展相對增加了就業人數,因為其就業彈性大大高於製造業。

2013年7.7%的GDP增速,創造1310萬個就業機會,平均1個百分點可以創造180萬個就業,六年前只能創造120萬個。今年政府說要新增1000萬個就業機會,百分之六點幾的GDP增速就夠了。

全球都關注中國經濟是否會硬著陸,硬著陸是指兩件事,一是失業率上升,二是債務不可持續。

今年的政府工作目標中有很重要一句——「防範系統性、區域性金融風險」,這變成宏觀調控很重要的一個方面。投資是很重要的現金流來源,不能讓那些項目變成爛尾工程,要繼續投下去,這是個債務問題。所以要穩住債務,就得穩投資,穩投資就意味著GDP保持一定增長。

這兩方面結合起來,曹遠征認為經濟增速一定會維持在7%以上。

債務問題也是很多觀察人士所擔憂的,曹遠征指出債務就三方面的問題:銀行不良貸款、影子銀行違約和地方債務可持續性。

從銀行不良貸款來講,確實在上升,目前達到了1.08%,而且今後還會上升。但這個問題不太重要,因為中國銀行業不良貸款準備的墊子很厚,中國最早採用《巴塞爾協議III》的監控標準,去年開始採用,很多發達國家現在還沒有採用。不排除個別銀行不良貸款率還會上升甚至會破產,但不會出現系統性的金融風險。

影子銀行就納入監管有兩個辦法,一是表外業務回表,今年這方面改善力度很大,8月央行發布的社會融資規模中貸款佔比第一次超過70%,就是因為很多表外業務開始回表。

第二個方向更為重要,讓表外經營徹底出表,也就是轉向資產證券化,接受信息披露的監管。

地方債務問題解決辦法一是財稅改革,重新確定各級政府的支出責任。地方債問題是個財政問題,支出責任調整之後債務承擔責任也會調整。第二個解決辦法是融資平臺公司化,把平臺債務從政府財政中剝離出來,變成企業債務。第三個辦法是建立地方政府資產負債表,以未來財政收入為質押發行地方債,發行地方債,彌補短期支出的需要。

曹遠征稱,中國經濟正在進行的結構轉型,新的跡象是否出現,可以關注四組指標。其一,居民收入在增長,尤其是廣大的農村。

從目前來看,未來五年年均保持6.6%的GDP增長,就能實現GDP翻番,居民收入如果也同步,那13億人的大國居民收入十年內翻番,這意味著消費的強勁增長和市場的大規模擴展。中國這個發動機還在加速,今年農村的狀況預示了這樣一種走勢。

第二組指標,是服務業增加值。比如網際網路金融、物流、醫療、養老、教育,類似這樣的新興產業。

還有兩個指標,是研發經費佔GDP的比重。東中西部的平衡性在增強。

一個13億人口的大國如果收入翻番,需求一定會刺激很多新興產業的出現,這個轉型是值得捕捉的。

曹遠征最後指出,中國經濟今年保持7.5%,明年7%,沒什麼問題,但今年的7.5%是「打著點滴的7.5%」,否則經濟一定會下行。

對於中國未來10年的潛在經濟增長率。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姚洋表示,很可能徘徊在6.9-7.6%水平,這也許比1988-2013年9.4%的平均增長率低得多,但與全球標準相比,還是遠不止差強人意。

首先,中國2010年前就業年齡人口比例上升對經濟產量增長的貢獻很可能被高估,從而使隨後的就業年齡人口比例下降對經濟表現的負面影響變得不準確。

進而,這種方法忽略了隨著年輕勞工取代年老勞工、中國未來20年將享受的教育紅利。按當前情況來看,中國50-60歲勞動人口的教育程度調整收益率僅為20-25歲勞動人口的一半。換句話說,中國年輕勞工的生產率將是即將退休勞工的2倍。

中國人的受教育水平正不斷提升。到2020年,18-22歲人口尋求高等教育的比例將達40%,現在則僅為32%。這種人力資本方面的改進,某種程度上,勢必與勞動人口淨損失造成的影響相互抵消。

其他趨勢也將進一步推動中國的發展前景。雖然投資佔GDP的比例很可能下降,但要降到40%以下,或許還需要10年——以國際標準衡量依然強勁。與此同時,資本總量能夠繼續維持合理的增長速率。

最後,中國的創新能力正穩步增長,歸因於快速增長的人力資本和上升的研發投資。到明年,中國的研發經費支出佔GDP的比例將達2.2%,接近先進國家水平。

来源:BWCHINESE中文網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