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學上課如演諜戰片 教授憤怒(圖)

2018-06-04 02:05 作者: 李文隆

手機版 简体 1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國大陸大學畢業生
中國大陸大學畢業生(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6月4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中國大陸的大學近期傳出幾起大學老師因課堂言論而被校方處分的事件。外界直指,這和大學廣佈密探有關,有學生以「信息員」的身份記錄教授言行然後檢舉,多人對此表示憤慨。

學生告密成風 大陸教授憤怒

5月31日,網上流出一份北京建築大學的行政記過處分決定,受處分的理學院副教授許傳青,被指在去年9月18日上「概率論」課程時,「將日本民族和中華民族進行不恰當對比,宣泄個人不滿」,課後被學生檢舉並流傳在網路上,「造成較惡劣的影響」。

文件並指,許傳青的言行「背離教學大綱,或教學內容錯誤」,這項處分自4月4日執行。

但是根據網傳許傳青在6月1的回應,當時學生上課都在看手機,她很生氣,因此舉出自己過去擔任助教時看到日本學生很努力的例子,說:「如果你們不努力,日本就會成為優等民族,而我們就會成為劣等民族。」許傳青認為學生對她的講話斷章取義。

在此之前,中國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副教授翟橘紅4月因為在課堂上批評全國人大修憲,並介紹他國政治制度,被指「妄議人大制度」,不但被校方記過、開除黨籍並調離教學工作,還被提報註銷教師資格。

從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的官網上可以看到,早在2015年4月該校就公布了「學生教學信息員制度實施辦法」,每個行政班原則上設立一名教學信息員,其任務包括收集並回報「課堂教學和教學管理各環節中存在的問題」。

外界認為,翟橘紅被處分,就和學生教學信息員有關。

去年遭學校解聘的譚松,原在中國一所大學擔任副教授。他近日發文指出,2013年起,他所在的學校在每間教室安裝2個監視器,說是為了監控學生考試,但主要是為了監控老師。

據指,校方的做法已經帶來影響教學效果。有學生表示,某位原本上課幽默、喜歡嘲諷挖苦並受到學生歡迎的老師,現在上課規規矩矩,不敢隨便評論。

據中央社報導,一名上海的大學教授私下表示,學生檢舉老師的狀況愈來愈嚴重,這樣下去,以後大學課堂不教知識,而是上演諜戰片,「學生在大學裡學會檢舉老師,未來會檢舉誰?」

該教授質疑,未來中國的家長可能不會千辛萬苦把孩子送進中國的大學,哪怕是名列「985工程」、「211工程」的重點培養學校。

本是作家、筆名梁惠王的史傑鵬,曾是北師大古籍與傳統文化研究院副教授,去年7月被解聘。他遭校方解聘的理由是,他頻繁透過微博和微信公眾號發表不當言論,「逾越意識形態管理紅線,違反政治紀律,給學校聲譽帶來很大影響。」

已到日本擔任訪問學者的史傑鵬5月22日接受中央社採訪時表示,當局的言論箝制還在不斷收縮,相信未來這種事情會層出不窮,「大學將會像墳墓一樣寂然無聲,沒有人敢說話。」他說,歷史已經無數次證明,這種狀況是國家最大的不幸。

中共「告密文化」制度化 打開恐怖之門

在本應是尊師為本的大陸大學校園,很早就存在讓學生充當告密特務的所謂「學生信息員」制度。近年大陸有多位老師被學生以「反黨、反革命」告發。

2013年11月,原北京大學教授夏業良遭北大一年級新生舉報「反黨反社會主義」。《美國之音》當時報導說,學生告發,僅是因為夏業良在課堂上談到中國與其它國家在專利發明數量上的差別時,提到臺灣。

夏業良對《美國之音》說:「學生信息員被要求把同學之間和老師中聽到的一些不正常的話,或者違反他們理念的話及時上報。這些學生信息員會得到經濟上的補貼、政治上的信任,將來實習也好、找工作也好都會得到多方面的關照。」

據《明慧網》消息,廣東培正學院法律系教師孫岩,2013年12月底在學期最後一次複習課上向學生提及遭中共當局打壓的法輪功的事實真相,被學生舉報,學校將孫岩除名。當局多次去孫岩家騷擾、抄家,孫岩被迫流離失所。

旅美學者何清漣在《現代‘東西廠’制度再現》一文中表示,中共的專制政治文化本來就鼓勵告密。中國共產黨政治中,曾經賦予告密者一頂光環,即「積極份子」。在現代中國,「告密」一詞極少使用,取而代之的是「檢舉揭發」。

眾所周知,中共在其歷次政治運動中,建立了「與黨保持一致」、「大義滅親」、「檢舉揭發有功」、「劃清界線」等等鬥爭文化。特別是「文化大革命」期間,家庭成員間、師生、同事同窗均互相揭發、批鬥成風,人與人之間的關愛與和諧被中共黨性強烈扭曲成鬥爭與仇恨。

許多有此經歷的老人,有著這種恐怖的記憶。但是,中共這一次更多地利用了對歷史真相不明、又先行被洗腦的學生。顯然,中共為政權「維穩」,處於極度恐慌。製造「告密者」,不是來自高校本身,而是從上至下的,來自其黨中央。

近年當局以所謂「責任制」的方式,將維穩壓力推向高校,使高校對意識形態等方面加強嚴控。中共教育部2014年10月18日曾舉辦大學黨委書記校長專題研討班,要求校長站在意識形態鬥爭第一線,「守土盡責」。

北京大學、復旦大學、中山大學等三所大學,2014年9月1日曾集體在中共《求是》雜誌上刊登文章,稱要讓中共「牢牢掌握高校陣地」,在網路言論方面對師生進行嚴控。特別賣力的北大還建立了「24小時值班」的監控隊伍。

與此同時,中共黨媒及社科院等黨的宣傳打手機構,不斷拋出「抵制敵對勢力滲透」等種種洗腦宣傳,在人權、信仰自由等方面製造白色恐怖的輿論環境,封閉的校園情況則更加嚴重。

而據香港《南華早報》2014年8月11日報導,北京大學正在進行的一項涉及校務委員會、監察委員會、學術委員會的改革,會以設立學生委員的形式讓學生參與教師不端審查。這項所謂改革,實際上已經從「政策」上,「堂皇地」打開學生告老師的「恐怖之門」。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