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維洛專訪】評說錢正英:「中國一女子」生逢其時、死擇劫期(視頻)

2022-11-11 22:41 作者: 李静汝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img5.secretchina.com/pic/2022/11-11/p3242561a434339603-ss.jpg
王維洛專訪(圖片來源:看中國)

【看中國2022年11月11日訊】(看中國記者李靜汝採訪報導)據大陸媒體報導,原中共水利部部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錢正英因病於2022年10月22日,在北京逝世。報導概括了錢正英的生平,特別強調了舉世聞名的三峽工程就是在錢正英的主持下論證的。三峽工程建設獲得通過,錢正英功不可沒。據悉,三峽工程一直是一個很有爭議的工程,在三峽工程論證中的很多專家的不同或反對意見,均被「消聲」。就錢正英的生平以及對三峽工程的功過評說,旅居德國著名環保生態學、水利工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在接受看中國記者採訪時,發表了他的看法。

錢正英晚年反思稱:河流過度開放

據大陸報導,錢正英晚年對中國水利建設決策程序進行過深刻的反思,她認為過去的水利工作存在著一個問題,就是過度開發。王維洛對此指出:「如果像她說的那個反思是河流開發過度的話,是從根本上否定了中國這70多年的治水的方針。關鍵是她的這個反思到這裡,到這裡她認為是錯了的話,她有沒有建議中共改呢?中共的開發的步伐是慢下來了,或者停下來了呢?就說她的反思起了一個什麼作用?中共承認了錢正英所說的是對的,就是說是河流過度開發的呢?還是她的這個反思只是停留在她自己一種闡述上面?」

錢正英生逢其時?

王維洛在採訪中談到了他對錢正英做出的一個評價。「李南央給我發了個電郵,她說錢正英死了,看來習近平也不要她了。

錢正英這個人我給她的評價是生逢其時、死擇劫期。如果按照現在北京很流行的一個詞,叫做什麼北京一女子、北京一男子,錢正英稱得上是『中國一女子。』中國14億人在這70多年裡,經常遭受自然災害,是天災,沒有人禍。這是這個女子對中國人的貢獻。

我們怎麼說她的生逢其時?錢正英在她的入黨申請書裡是這麼寫的,她說我是生不逢時,正好是趕上日本人侵略中國,她也不能唸書了,所以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這是她生不逢時,成為她加入中國共產黨的一個理由。

那麼我說她真是生逢其時。錢正英的爸爸是一個留學美國、海歸回來的工程師。錢正英是出自是一個大家,她自己說的。杭州有個廟叫錢王祠,紀念吳越王的。所有姓錢的人都說是錢家的後代。錢家的家訓,在中國也是一個比較有名的家訓。一說到姓錢,大家就會想到錢學森,錢三強,很厲害的,這是錢家啊。

中國的百家姓裡排名是趙、錢,因為趙家是從宋朝的時候開始的,趙擺第一位,為什麼錢家擺第二位呢?它並不是按照姓的人多少來的,而是根據有一定的地位,是皇家的地位有關係,所以姓李的也排在很前面,因為當時唐朝的皇帝都姓李。所以百家姓趙錢孫李排下來的。她母親是姓秦。

錢正英生於1923年。根據她的自傳,她是39年的時候參加革命。中共的黨規裡,它有一個算你什麼時候參加革命,越早就是你的資格越老。那時候有長征幹部,抗戰幹部,解放幹部。按參加革命的時間來劃分你所享受的這個待遇。她是39年參加革命的,是錢正英剛剛進大學。她進大學的時候也才16歲,應該算是一個神童,16歲進了同濟大學。同濟大學是德國人在上海辦的一個大學。德國人一共辦了兩個大學,一個是同濟大學在上海,一個是同濟醫學院在武漢。

她進了大學以後,可能是參加過由共產黨組織的什麼抗日遊行,從那個時候開始算起,她就算參加了革命了。41年的時候,她就參加了中國共產黨。42年的時候,她就撤到了蘇北新四軍的根據地去了,她大學沒有畢業。那裡正好是淮河流域的下游。1943年,淮河遭遇了洪水,淮河的大堤潰了。錢正英因為她是學土木工程的大學生,所以就被任命為修復淮河的河堤的技術負責人。當時她就當了應該是相當於處長一樣的領導幹部。她當時參加的治淮工作,應該是在曾慶紅的爸爸曾山的領導下。她就一直在那裡後來當上了陳毅手下華東解放區的水利部的副部長。按現在算的話,她應該是相當於一個司局級的幹部了。這是在46年她23歲的時候。」

錢正英29歲當上中共水利部副部長 華東水利學學院院長

王維洛繼續談到:「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1952年錢正英29歲,她就當上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部的副部長。當時她很受到周恩來和周恩來的老婆鄧穎超的賞識。錢正英就被當做是一個早年參加革命的大學生的樣板,在全國各地做巡迴報告,去給這些大學生講怎麼樣跟共產黨走,怎麼樣聽毛主席的話。當時在中國的大學裡,刮起了錢正英這麼一個旋風。你就想像大概就像什麼張海迪呀,劉胡蘭啊這麼樣的一個英雄。

同年她就被任命為華東水利學院院長。錢正英29歲大學沒畢業,當一個大學的校長。在民國的時候你就去想,大學的校長,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地位?什麼樣的學問?像蔡元培、胡適這些人,他們才能當大學校長。華東水利學院,當時中共進行院系調整,什麼南京的中央大學的水利系,浙江大學土木工程系裡面的水利專業,什麼上海交大的水利系,就這麼拼湊起來的一個專門的水利學院。29歲的錢正英當上了院長。所以你說她是不是生逢其時?她要不是生在這個時候,趕上抗日,某一次參加了共產黨組織的抗日遊行,她哪裡有她29歲的這個副部長?有29歲的大學校長?」

錢正英政治履歷中共「七朝元老」不倒

王維洛還講到了錢正英的履歷。「1954年,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代表大會舉行第一次會議,錢正英就是人大代表。錢正英從第一屆,第二屆,第三屆,她都是全國人大代表。就是說她從1954到1975年這麼長的一個時段裡頭,錢正英都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代表。錢正英又是中國共產黨第10屆、第11屆、第12屆、第13屆和第14屆中央委員會委員,就是她從1973年開始到1997年,她當了5屆的中央委員會委員。

然後從1988年開始,錢正英就當了副國級了,就是全國政協副主席了。她是全國政協第7屆、第8屆和第9屆的副主席,從1988年到2003年期間,她都是全國政協委員。從全國人大代表到中共中央委員會委員,再到全國政協副主席。就是從1954年到2003年,錢正英在這中間是沒有一個空缺的。

人家說王滬寧是三朝國師。如果我們算一下錢正英是幾朝呢?錢正英是七朝元老。你就數,毛澤東、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七朝。你要七朝不倒,那你不是中華一女子麼?」

李銳:錢正英文革基本未受衝擊

王維洛也特別提到了錢正英的這一段履歷時間。「在錢正英的生平裡面,說1967年到1970年,她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受到了衝擊,有一個這麼4年的中斷。對此,李銳先生有如下的介紹。他說錢正英在文革中基本上沒有受到衝擊。從1968年以後一直當部長,打倒了李葆華、劉瀾波,她上去了。水電部被迫害失去生命的有42個人。

我想做一點補充。李銳先生說的,她從68年以後就當部長。『部長』這兩個字,那個時候不叫部長。68年的時候叫革命委員會主任。比如說上海第一個成立的上海市革命委員會,那是紅色風暴。各個省市,工廠,人民公社、生產隊,都是叫革命委員會,正式的稱呼革命委員會主任。但她在行政的權力,還是和部長是一樣的。

我這裡還要說明一下。1969年,錢正英和湖北省革命委員會主任張體學,同時向毛澤東建議要修建三峽工程。這在三峽工程的歷史上都可以找的。如果錢正英是受到衝擊的話,她就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機會,還和湖北省革命委員會主任張體學兩個人串聯起來,還有機會向毛澤東提出建三峽工程的建議。而且她在69年提出的這個建議的醞釀期不是69年,還要再往前提。就是說她說的67到70年她都受到了衝擊,這是不對的。我們前面講了錢正英是受到了周恩來和鄧穎超的賞識,所以才上的這麼快。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幹部誰上誰下,或者保誰不保誰,很多的權力都在周恩來的手裡掌握著,特別是這種技術型的幹部,他們的命運很多都在周恩來的手裡掌握著。所以錢正英的這個話,就是要打個問號了,不是實話了。

還有一點,她說她從1967年開始受到衝擊。文化大革命什麼時候開始的?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定義是1966年5月16號這天開始的。大多數人,都是把6月1號毛澤東寫的炮打司令部的這個大字報作為開始的時間。就是說文化大革命是在1966年年中,中期的時候開始的,所以如果她說從1967年,那是不對的。因為衝擊這個領導幹部的運動,最高潮是在毛澤東8次接見紅衛兵之間和接見紅衛兵之後,就是在1966年的下半年的時間。如果她在那個下半年沒有受到衝擊的話,在1967年她也不會受到多大的衝擊的。所以說李銳先生說的很對,說她基本上是沒有受到衝擊。」

錢正英「三無」中國工程院院士?

王維洛指出,從表面看,錢正英好像在2003年以後卸任了所有的行政職務,但其實錢正英早已規劃好了她的餘生生涯。「1997年,錢正英成為了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那是很多中共領導幹部、這些部長級幹部做夢都想得到的一個頭銜。為什麼?當時它有一個好處,就是中共規定院士是不退休的。院士享受的待遇是副部長及以上的。她是1997年的時候,當上了工程院的院士。當然是張光斗推薦的。張光斗是中國工程院的創始人之一。

我們再來看看錢正英她是個怎麼樣的院士呢?我說她是一個三無的院士。她當院士的時候沒有文憑。我們忽略她在後面香港的一個大學給她一個什麼榮譽博士的這麼個學位。第一,她同濟大學土木系她沒有畢業,她是肄業,她碩士也沒做過,她博士也沒有做過,不如習近平。習近平是博士,錢正英沒有。第二,她沒有科學論文和著作。第三,她也沒有拿得出的科研成果。她就什麼也沒有,沒有文憑,沒有著作,也沒有成果。

是這麼介紹錢振英的:說她畢業的院校是上海大同大學,職業是教育科研工作者,代表的作品是《中國百科全書水利卷》。我這裡正好有錢正英的中國水利這一本書。中國水利是錢正英主編,全書666頁。其中,錢正英撰寫了第18章的中國水利的決策問題這麼一章,一共28頁,不到全書的5%。其餘的文章都是中國水利界的一些大人物寫的,包括一些個工程院院士。你說這個東西是錢正英的著作嗎?它也不是。如果說她是中國百科全書水利卷的主編,或者編寫的編委,我這裡只有部分的,沒有全部的。我只能說這個像一個百科全書樣的東西,什麼關於中國的水利還有世界的水利。每個人分幾條,什麼叫水利,什麼叫水力發電,每個人分這麼幾條寫一下,介紹一下。這就是中國的百科全書的水利卷。就憑這兩樣東西,你是無論如何拿不到工程院院士的資格。但是有張光斗的推薦,她就成了中國工程院的院士。

所以錢正英厲害之處,在中國的這些知識份子裡面,她是副國級的共產黨的領導。在中國共產黨的副國級以上的領導人裡面,她是院士。錢正英就是這麼一個共產黨內,她是紅色專家。紅色專家的裡面,她是共產黨的領導。」

最高中華光華工程獎是什麼獎?

王維洛披露了中國工程最高的中華光華工程獎頒獎內幕。「2014年,錢正英獲得了中華光華工程獎。這是中國工程界的諾貝爾獎,是最高的獎項。這個獎項是由三個臺灣人和中國的一個全國政協副主席朱光亞捐資、成立的一個基金。國家獎勵辦公室批准的,由中國工程院主管的一個獎項。當中分三種獎,第一成就獎,第二工程獎,第三青年獎。成就獎每次是評選一個人,工程獎每次評選18個人,青年獎也是每次評選18個人。成就獎是最高的,每兩年評選一次,由中國工程院來主持評選的。這麼多年來,一共有9個人獲得中國最高的工程界的諾貝爾獎。我報幾個大家熟悉的,三個人是和三峽工程有直接關係的,張光鬥,潘家錚,錢正英。四年以前,鐘南山院士也獲得了這個最高的獎項。

其實這個獎項,就是一個他們自己玩自己評的、沽名釣譽的一個遊戲。當張光鬥得獎的時候,是錢正英作為全國政協副主席,去給張光斗頒獎。再接下來就是別人給錢正英頒獎。我們前面提到的有三個臺灣人和朱光亞全國政協副主席共同出資的。有一年的成就獎就頒給了朱光亞。我們這麼說吧,諾貝爾獎,諾貝爾最後又把這個獎頒給了諾貝爾。你有沒有聽說過一個獎金的贊助者,最後把獎頒給自己的?這就是中國的一種玩法。

為什麼說他們沽名釣譽呢?無論是張光斗、潘家錚還是錢正英得了獎以後,就把這些獎再自己設一個獎金,張光斗基金,什麼錢正英基金,然後繼續頒獎。她說我沒有用於個人。

前面說了這麼多,是不是應該說錢正英是『中華一女子?』在中國無論你怎麼樣選擇你的人生,沒有人能夠超過錢正英的。你從哪一方面來說,從政治上,從技術上超不過她的。」

錢正英遺體告別 習近平去了紅旗渠

據王維洛透露,錢正英遺體告別只有一個汪洋去送行。「有的人說生的好不如死的好,為什麼?生的好比較容易,死的好比較難。我說這個錢正英,她是死在一個很不吉利的時刻。2022年10月22日這一天,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20屆代表大會閉幕。中共有了新的一屆中央委員會,新的一屆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通過了上一屆的中央委員會的報告,習近平的報告,通過了中紀委的工作報告,修改了黨章,中共有了新的黨章了,進入了一個新的時期。這一天錢正英死了。這一天本來是中共大喜大慶的這麼個大日子。錢正英她沒死好,死擇劫期。

10月28日,錢正英的遺體在八寶山革命公墓火化。你想錢正英這七朝元老,從16歲參加革命到現在一路過來,誰應該去送她?向她遺體告別呢?就來了一個人,指的是領導幹部,這個人是不是領導幹部,我們還可以打個問號,就是汪洋一個人來了。錢正英是三無院士,汪洋是三無政協主席,他既不是中央委員,也不是中央政治局委員,也不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他什麼也不是。他在剛剛閉幕的20大上落選了。一個三無的汪洋,為一個三無的院士錢正英送行。

在錢正英遺體告別的這一天,習近平到哪裡去了呢?習近平到紅旗渠去了,去參觀紅旗渠的紀念館了。大家都記住這句話,是習近平說的:社會主義是要拿命來換。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說的這個已經包括了錢正英的這個命。」

錢正英與三峽無情無緣

據大陸媒體報導,錢正英最突出的貢獻就是三峽工程的建設。那麼,三峽工程到底給中國人帶來什麼?王維洛對此表示:「三峽集團寫了一篇悼念文章『錢正英院士的三峽情緣。』我怎麼看這個題目好像少一點東西呢?它正確的題目應該是『錢正英院士的三峽工程情緣。』錢正英她建的三峽工程破壞了三峽的自然景觀,破壞了三峽的生態環境,她和三峽是沒有情、也沒有緣的。她只是對建造在三峽這個地區的大壩她有緣的。

這個文章裡面寫了,錢正英參與了葛洲壩工程、三峽工程等重大水利水電工程建設項目的審定決策,主持了三峽工程的可行性論證工作。在三峽工程建設期間,她先後擔任了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顧問、三峽樞紐工程品質檢查組組長、泥沙組顧問和三峽整體驗收工作組顧問。為推動三峽工程成功建設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2022年對於三峽工程來說,那是最黑暗的一年。這我不用多說了吧,大家都已經看見了。這一年發生的事情,讓中國人清清楚楚的看清了三峽工程對於中國子孫後代的危害。」

毛澤東「高峽出平湖」成為三峽工程規劃思想

王維洛進一步指出,三峽工程規劃的思想其實是來自毛澤東的一首詞。「1956年6月,毛澤東在長江裡游泳,心情很好,寫下了什麼詞,他說:更立西江石壁,截斷巫山雲雨,高峽出平湖。神女應無恙,當驚世界殊。

毛澤東這首詞,就成了中共建設三峽工程的科學依據了。很多人不承認這個說法,我們把中共的文件給找出來。1958年經國務院批准的《長江流域綜合利用規劃要點報告》裡面第一章的第二節,說為什麼必須以三峽為主體進行流域規劃?它說了,我國人民偉大領袖毛澤東同志,對未來三峽水利樞紐的歌頌,這首詩就剛才我念的這幾句,概括說明瞭這一偉大河流上主體工程的前景。它寫的很清楚,這是修建三峽工程的依據。所以「高峽出平湖」就成了三峽工程規劃的一個思想。

1958年周恩來說,重慶嘉陵江朝天門碼頭的最後一個台階,海拔200米,三峽工程的蓄水位也是200米,朝天門200米高,600多公里以下的三峽工程蓄水位也是200米,正好是一個平湖。1984年李鵬說,三峽工程蓄水位180米,重慶水位也是180米。他和周恩來的說法相比,無非是下降了20米,但還是平的。三峽工程的可行性論證的移民組說,三峽水庫蓄水位海拔175米,三峽水庫的庫圍水位也是175米。三峽工程移民的這個線就定在了175米,還是平的。

只有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的泥沙組說,三峽水庫它不是平的,它是有水力坡度的。它的水力坡度是萬分之零點七,每100公里升高七米。如果你要寫的話,你就會寫成0.0007%,後面再加個百分數的號(%)吧。看上去是一個很小的數字,但是你要想到三峽水庫,它長600多公里,它是一個很窄的、河道型的水庫,它平均寬度只有一公里寬。

泥沙組同時還說,這個萬分之零點七的水力坡度,只是建壩之前的水力坡度的1/3,隨著三峽水庫的運行時間不斷的延長,這個水力坡度還會不斷的變大,一直變回到三峽水庫的沖淤,就是沒有泥沙在水庫裡淤積了以後,它才不會變大。大家仔細去想,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

大家如果回想一下,2020年長江流域經歷了五次洪峰,特別是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洪峰的時候,重慶主城區淹的很嚴重。大家去看看那個時候三峽水庫是不是一個平湖,還是三峽水庫是一個斜湖。我們看到了,從2003年開始到現在為止,三峽水庫它就是一個斜湖,只是到了枯水期的時候,由於水流量很小,它的水力坡度相對的小。而在洪水期的時候,水流量大的時候,它的水力坡度就大。」

三峽工程論證中 錢正英左右逢源

王維洛進一步披露,三峽工程論證時錢正英的態度是左右逢源。「錢正英她主持制定了三峽工程移民條例,她支持移民組的說法,三峽水庫是沒有水力坡度的,是平的,三峽這個移民紅線按照175米處理。同時,錢正英又是三峽工程泥沙組的顧問,她又同意三峽工程泥沙組的這個觀點,三峽工程是有水力坡度的,它的水力坡度是萬分之零點七。那麼,請問錢正英,三峽工程的三峽工程的水庫,它到底有沒有水力坡度?

很多人說這是王維洛說的是斜的。那是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裡面泥沙組說的,泥沙組裡有好幾個工程院院士的,錢正英也是泥沙組的顧問,她也同意這個說法的。但是你要想到錢正英,她左腦袋說是平的,她右腦袋說是斜的,她是左右逢源,永遠不會錯的。

今年長江口咸潮倒灌,上海人搶瓶裝水。大家都看到了三峽工程最大受害者之一就是上海。而上海是錢正英的出生地,也是錢正英上大學的地方。同樣我們也看到了,今年洞庭湖和鄱陽湖都是湖底朝天,而且湖底朝天的時間不是在枯水期,而是在汛期。今年長江流域出現的這個情況,我們就可以看到個河流過度開發,對於長江流域的危害。

2020年的時候,鄭義先生在《自由亞洲電臺》上發表過一篇文章『長江上游水庫群是中華民族的難逃之劫。』他說中共的宣傳說,長江中上游上面有幾萬座水庫,就像史詩般的呈現在中國人面前。長江防總統籌長江上游水庫群,結成了一條水庫生態鏈,奏響了互利多雲的合奏曲,彙集全流域。

鄭義先生寫到,生態平衡是經歷了億萬年的自然調整逐漸形成的,人為的干預與工程措施解決生態問題,必定造成更大的災難。這跟市場經濟和計畫經濟的道理一樣,市場價格是自然形成的,天然合理。那些自以為是上帝的人,一旦介入必定是災難。

根據河海大學撰寫的《錢正英傳》內部討論稿,說錢正英準備和她的子女說,將來把我們兩個人的骨灰合在一起,灑入大海,我們將合二為一,載著我們的情誼共同遨遊,化為萬物,生生不息。錢正英要把她的骨灰扔進大海中。

中共領導人當中把骨灰灑入大海的有兩個很有名的人,一個是是周恩來,一個是鄧小平。對於這樣的行為,人們的解釋有兩種,一種說他們是品德高尚,無私,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無我的這麼一個表現。另一種解釋說他們是害怕死後被鞭屍,被挫骨揚灰。因為在世的時候害人害的太多,干了很多缺德的事。

錢正英曾經自己說過,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這是她在講她接受中央讓她去搞三峽工程論證的時候,她說的一句話。但我也聽到另外一個版本,她和她女兒的對話裡講的一句話。她女兒勸她不要去搞三峽工程了,將來是要被人罵的,然後她說了一句,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

錢正英最早是從治淮河開始的,淮河現在是什麼樣子?然後又治海河,再治黃河,現在治長江,她毀壞了中國的江河。然後她最後和你說一句我們開發過度了。但是今天這個開發還在熱火朝天的進行當中。」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
捐助
feitian.edu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blank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