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利性滅絕」 他們的遺體少了器官(圖)

2018-11-22 19:53 作者: 蘇智敏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7年8月11日南方都市報報導,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器官移植醫生創造了「不中斷血流」的世界新記錄。
2017年8月11日南方都市報報導,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器官移植醫生創造了「不中斷血流」的世界新記錄。

【看中國2018年11月22日訊】近日,獨立媒體明慧網河北通訊員突破網路封鎖,傳出一則可怕的消息,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馬桂蘭在河北秦皇島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後,內臟被取走。

明慧網的報導顯示,馬桂蘭的死訊到9月17日才傳出,但其確切死亡日期尚未知曉,僅知道是在秦皇島公安醫院離世。明慧網引用內部消息指出,河北省來的人(具體什麼部門什麼人不清楚),把馬桂蘭的肚子剖開,取走內臟,理由是要「化驗」,但就再也沒有後續消息。

馬桂蘭並不是第一位被取走內臟的受害者。過去,有多位法輪功學員在被迫害致死後,家屬發現遺體的眼睛被挖掉、內臟遭掏空、胸部有縫合傷口並明顯塌陷,甚致皮膚被剝光。

究竟,他們不見的器官到哪去了?明慧網的報導強列質疑,馬桂蘭的案件恐涉有中共強摘器官的嫌疑。

「90年代至1999年,中國只有三百至六百個器官移植案例。對法輪功的鎮壓開始後,一年之後的2000年,中國就有三千個器官移植案例,2001年達到一萬例,2006年達到三萬例。一位參與過強摘的外科醫生的妻子2006年在國際媒體上揭露強摘器官罪行後,中共就刪除了器官移植的統計數據。」反強摘器官醫生組織(DAFOH)顧問阿萊克西.傑南(Alexis Gennin)在11月16日的「紀念《世界人權宣言》發表70週年」研討會上,介紹了上述的數字。

2006年3月,參與強摘的外科醫生的妻子安妮公開證實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同一年,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前加拿大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展開獨立調查,發現中國醫院能在2到3週內為患者找到匹配的器官,只要能付出足夠的錢,而這代表有人因此被殺害取器官。在電話調查裡,中國醫院還明確表示器官來自健康的法輪功學員。

傑南博士在這場於法國參議院舉行的研討會上,引用麥塔斯和喬高的獨立調查報告時強調,快速找到匹配器官「是在任何一個有完善器官捐獻機制的國家都無法辦到的」,而中國並無器官捐獻機制。

仍在進行的「盈利性滅絕」

自2006年首次揭開活摘器官一角,多年以來,國際上的相關議題已由「中共是否真的強摘器官」,變成「中共是否仍在進行強摘器官」。

英媒BBC今年10月多次在其電臺、電視播出BBC記者馬修.希爾(Matthew Hill)針對中國器官移植的專題調查報導。他的調查焦點著重在:中共是否仍在活摘法輪功和其他良心犯器官。

他採訪了兩位曾受到中共非法監禁的法輪功學員,發現他們有被帶到隸屬於公安部門的醫院,進行身體檢查的具體過程,例如抽血驗血,胸透視、肝檢查等。在受到暴力毆打時,他們的器官位置會被避免傷到。

馬修.希爾還打電話到廣州市一家醫院諮詢肝移植情況,被告知價格是十萬美金,可以馬上報告病情,然後排隊等供體。希爾隨後當面採訪原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問他如何解釋上述情況,但黃潔夫以不想聽、不想回答為由,快速離去。

另外,根據法國官方數據,每年有3百名患者從等待器官移植的名單中撤出,但這些人沒有在法國進行器官移植、沒有去世、也沒有病情惡化。傑南博士在這場關於人權的會議上,他質問:「那他們去了哪裡?」這些法國患者被認為極有可能到中國進行器官移植旅遊。

中共當局始終無法解釋清楚其龐大到可供應外國病患的器官來源,曾宣稱器官源自死刑犯。但傑南博士在研討會上指出,這無法解釋龐大的器官移植數量。他說,中國每年判處死刑的人數為1萬5千至2萬人,但中國各醫院發表的器官移植案例和可移植器官數量每年在9萬至10萬間。

中國宣布,從2015年起不再使用死刑犯器官,完全轉向公民自願捐獻器官。但中國的器官捐獻登記系統也被質疑有偽造數據。

反強摘器官醫生組織在2014至2016年對中國器官捐獻登記系統進行了為時18個月的監測。結果發現,2015年12月30日至12月31日,僅一天時間,該系統錄入2.5萬名器官捐獻者的登記信息;2016年12月的另一組錄入數據顯示,僅一個星期,新登記註冊的器官捐獻者就超過8.83萬人。

由於受傳統觀念影響,中國人普遍不願捐獻器官,但其器官捐獻者登記系統卻出現2次人數激增情況,令人質疑其捐贈者人數的增幅,意味著該系統存在篡改數據的問題。

可快速供應的龐大器官來源,讓參與調查人士認為,中共存在大型的活體器官庫。傑南博士就說,從法輪功學員、基督徒到藏人等良心犯,皆成了中國醫院的活體器官庫,被進行「有效且有盈利性的滅絕」。

「國家的敵人」

BBC電臺在10月15日的節目「該相信誰(Who to Believe?)」中,介紹法輪功及其器官被盯上的原因:「1999年,在中國修煉法輪功的人發現自己成了被懷疑打擊的對象。法輪功運動最初是氣功和打坐,在中國全社會廣泛流行開來,成為中共系統控制之外的一個最大規模的群體,他們不該成為被中共政治打壓的對象,難以想像從事平緩運動的這些人怎麼會造成對國家的嚴重威脅。但是發展的規模讓中共政府感到害怕了,上億人開始修煉,很多人被打壓,被送進勞教所和監獄多年,強迫他們放棄自己的信仰。由於他們不抽煙不喝酒的健康生活方式,他們被當作國家活摘器官生意的犧牲品,他們與其他宗教信仰團體一起,包括基督徒和維族人等,都成了謀殺的對象。」

不論是法輪功學員、維族人、藏人到地下基督徒,全被中共當局視為政權的「敵人」,在中國遭到慘無人道的迫害。

曾參與從死刑犯身上活摘器官的原新疆醫生安華.托蒂(Enver Tohti)在BBC 10月8日的電視節目上,吐露自己當時是如何理直氣壯的「消滅」國家的「敵人」。

現今移民英國的安華.托蒂表示,在被中共政權嚴重洗腦下,當時相信他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祖國,把消滅「國家敵人」當作是自己的責任,「被國家判死刑的人是壞人,所以我們沒有負罪感」。

馬修.希爾問他能否抗拒參與強摘的命令時,安華.托蒂指出,「不能」。因為生活在中國,必須遵守命令,否則就會被排除在社會之外,被當作國家的敵人,你自己就會成為中共殘酷迫害的對象。

節目上,一名上世紀九十年代在中國學醫的男士也指出,「移植器官來自犯人,是公開的秘密」:「醫生向官方表示為保證器官質量,不要打頭,打右胸,這樣心臟還在跳,器官有供血,也就是說可以把器官從還在活著的身體上摘下來。」

這名男士表示:「當時的中共共產主義洗腦教育下,我們學生們私下議論時覺得不舒服,但能忍受這樣的事發生,覺得這些罪犯怎麼死都是死,醫生可以得到好質量器官。」

那些遺體少了眼珠、器官的法輪功學員,死亡前經歷了怎樣痛苦,令人不敢想像。在中國的醫院裡,除了暴利之外,只要有好質量的器官,「國家的敵人」怎麼死都無所謂。直接的利益與被洗腦的觀念,顯然是中共當局可進行強摘器官且仍在發生的一個主要原因。

最後,馬修.希爾也為自己的專題報導,給了一個肯定的答案:不會停止懷疑中共仍在強摘良心犯器官。

註:據南方都市報記者陽廣霞 實習生侯雅欣 通訊員李紹斌 彭福祥報導,「不中斷血流」指的是摘取器官前,醫生先將連接肝臟的血管接入「多器官功能修復系統」,在斷掉原有血液供應的同時,由「多器官功能修復系統」替代人體的供血機制,從而實現平穩過渡。並於8月8日成功開展了第二例同類手術。全球首例是器官移植專家、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副院長、器官移植科學術帶頭人何曉順發明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