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後繼無人 四天三度喊話 內涵太深(圖)

2018-07-09 08:13 作者: 李文隆

手機版 简体 23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習近平
習近平(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7月9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經過中共十九大和今年兩會後,外界認為習近平已成功集權。由於習未有按中共慣例安排接班人,引起無限連任的猜想。不過也有觀點認為是因為實在沒有被習認可的接班人選。港媒日前評論認為,習近平近日幾度為幹部年輕化喊話,說明中南海正為接班問題困擾。而隨著時局變化,中共體制的可持續性亦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

習連續喊話 港媒:後繼無人

香港《明報》7月6日刊發評論指出,自中共人大修憲取消國家主席、副主席任期限制後,習近平連任無礙,但一般相信,習近平的接班人或接班集體應該在二十大上就會浮出水面,從資歷方面考量,中共的接班人,應該會在目前的省部級官員中誕生。

文章說,自中共十八大後,統計數據顯示,當下中共官場正在面臨一個「危機」,那就是當下龐大的官僚系統中,新生代的「政治新星」仍然毫無蹤影。在胡春華被稱近十年的「政治新星」後,中共忽然陷入了後繼無人的尷尬。

文章認為,中南海決策者似乎也意識到了「年輕幹部斷檔」現實,6月29日,中共政治局審議通過有關培養選拔優秀年輕幹部的文件,7月2日,習近平在同共青團中央新一屆領導班子談話時要求將培養「接班人」作為根本任務。一天之後,習近平在出席全國組織工作會議時,又提到要培養選拔一定數量規模的「可靠接班人」。

港媒評論稱,四天三個會議談論年輕幹部問題,中南海憂慮之情,已然浮現。

文章指出,今天中共官場之上,「65後」、「70後」年齡段官員匱乏。在中國三十一省地方常委班子進行梳理髮現,「65後」官員的並未成為接班梯隊的核心力量。如果對比「60後」的越級提拔現象可以發現,「65後」官員的越級提拔可謂鳳毛麟角。而政壇「70後」晉升更為「緩慢」。

評論認為,這無疑引發中南海對於中共接班梯隊斷層的擔憂。

習連任苦衷:官場人人都是「兩面人」

據香港《東方日報》2017年10月30日刊發的文章稱,十九大沒有立儲,可能是因為習近平時代剛開始,習不想夜長夢多。但當局終究還是要認真考慮政治接班人的問題,這也是習近平未來五至十年最大的挑戰之一。

港媒稱,習近平未來接班人要到二十大才可見端倪,且年齡條件要在二十大後還能做兩屆常委的才有可能。

以習近平的政治布局來看,其政治接班人最好是「65後」甚至「70後」的年輕官員,有明顯的代際差。目前符合此條件同時明顯屬於習家軍陣營的官員,似乎還未出現,唯一有可能的是北京市代市長陳吉寧(1964年生)。但陳吉寧有硬傷,就是缺乏在基層及複雜環境下的工作經驗。

另外,在中共十九大後也曾有3個人選傳出,包括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1960年9月生)、中央辦公廳主任丁薛祥(1962年9月生)、胡春華(1963年4月生)。

中共紅二代羅宇今年3月12日對《希望之聲》表示,習近平尋求無限期延長國家主席任期,正是因為「在專制的體制下,他找不到接班人,所有的人都是雙麵人」。

羅宇給習近平的建議是:「中國大陸現存的體制是反人民的,一切壞事都是共產黨領導出來的。對這個體制的邪惡,你我都有刻骨銘心的記憶。你現在有機會改變這個反人民的體制。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中共權鬥慘烈 致習近平交班難

香港《明報》去年11月16日有評論文章指,所有接班猜想都是建立在沒有任何意外發生、按部就班的情況,但「政治的事,一天都嫌長」。

《東方日報》文章稱,接班人問題確實是中共的難題,從毛澤東到鄧小平都沒有解決好。

事實上,外界發現,在中共體制之下,現在的中共較年輕的副國級和省部級大員當中,包括習近平的所有親信,有所謂資歷和威望的幾乎沒有。不少官員更是屬於醜聞纏身的「帶病提拔」者,比如天津書記李鴻忠、雲南省長阮成發等人。而其他反腐之後上來的官員也並非乾淨。

過往中共專制政權的內部的權力鬥爭,基本上也圍繞權力繼承展開,往往伴隨諸多意外事件發生。如毛澤東指定的劉少奇、林彪,一個被批鬥致死,一個外逃墜機死在蒙古。鄧小平安排的胡耀邦和趙紫陽,最終都被他趕下臺。

在中共十九大前,原來號稱中共「第六代接班人」的孫政才突然落馬,打破了中共「接班」的慣性幻影。隨後另一備位的隔代「接班人」胡春華,也是熱門接班人選的習親信陳敏爾,均未能晉級進入政治局常委會。加上習近平成功在今年兩會上修憲打破連任限制,使過去外界熱議的「接班人」討論一度退燒。

專欄作家、政治分析人士陳破空認為,中共現行制度無法解決最高權力交接問題,故而總是伴隨血雨腥風。偶然因素和突發事件隨時可能出現,打亂既定的接班格局。

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就對所謂的中共接班人全盤否定。他早前在接受外媒採訪時表示,一個真正的共和國,無需事先安排「接班人」,「大概世界上沒有哪一個人會把中國當作一個共和國來看待」。

習近平大權在握但中共體制不能持續

中共專制政權本身危機四伏,現行體制能否走過十年、五年,還是個未知數。

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成功將習思想寫入黨章,中共人大又在今年3月11日通過了對憲法部分內容的修改提案,刪除了國家主席副主席任期不得超過兩屆,每屆五年的限制。一般認為,現在的習近平已大權悉數在握。

不過外界在分析習近平修憲的原因時,有認為其中隱藏習不放心的因素。

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大上臺後,在黨政軍開展了中共史上史無前例的反腐「打虎」運動,一直有傳聞指,遭重創的政敵仍蠢蠢欲動。

《北京之春》名譽主編胡平去年8月初曾說,習會繼續謀求掌權,「他走到這個位置就沒法停住,放棄了權力就會對他構成危險。」

《大紀元》3月5日刊發的〈戊戌年中共修憲中國處巨變前夜〉一文章則說,未來中共內部的矛盾或將會激化,較量將主要是習與中共體制內部之間的「戰爭」。

《看中國》3月刊發的〈取消任期制:習近平預計5年內爆發戰爭還有一個機密〉文章說,其身邊智囊王滬寧在討論中國是否會陷入動亂時指出,「我們也要研究這個問題,要注意四大系統」,即軍隊、政黨、官員和知識份子。王確信只要這四個系統不發生問題,中國就能穩定發展。

文章舉例中共這四個系統現狀現在均已出了不可逆轉的問題,軍隊、官員均已腐敗成性,反腐越反越腐,政黨不斷加大意識形態管控顯現潰散危機加深,而在知識份子中,大量的因言論遭拘禁事件發生,引起強烈反彈。

文章引用了前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在中紀委第52次常委會上的言論說明,中共體制已經瀕臨崩潰的臨界點。

近期中美兩國之間的貿易爭端可見:中共盜竊技術、黑客攻擊和間諜滲透、對國際秩序的威脅等等一系嚴重問題受到批評。

軍事方面,儘管中共已經在升級軍隊方面花費了巨額資金。但軍事專家們普遍認為,中共軍事武器裝備方面,至少落後美國半個世紀。

中國政局暗藏金融風險。中共畸形經濟體制下,不良資產風險、債券違約風險、影子銀行風險、外部衝擊風險、房地產泡沫風險、政府債務風險、網際網路金融風險等正在累積,金融市場上亂象叢生。

網際網路也存在對中共政權的巨大威脅。一直以來,中共為了維護統治合法法,以謊言掩蓋自己不光彩的歷史,抹殺國人對中共惡政的反思等,但隨著網際網路的普及正在一一被揭穿。

另外,環境污染引發的社會動盪。中共「大躍進式」的不計後果的「發展模式」,帶來一系列環境問題,霧霾、土地污染及水源污染等等,引發的公眾憤怒和大型群體維權事件此伏彼起,成為中共體制的一大威脅。

7月6日美中關稅大戰開始。美方顯然胸有成竹,窮追不舍,海外時事評論家「小民之心」認為,貿易戰的嚴重性對中共而言已經危及政權存廢,代表中共黨運衰退。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