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紐省大選專訪隨筆(下) (組圖)

大選之爭背後的舞臺

2011-04-04 06:37 作者: 曾錚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3月26日,澳大利亞舉行了四年一次的紐省大選。(視頻截圖)


在四周的競選中,各黨派對於民眾關心的問題紛紛做出承諾。(視頻截圖)

綠黨人印象

綠黨成員給人最大的印象是,理想主義色彩很重,無論是年老的、年輕的,而且相對其他兩大黨來說,綠黨成員對於自己的施政方針似乎更加明確、清晰、一致,他們每個人都會告訴你,綠黨的「四項基本理念」是什麼,不像自由黨和工黨,成員之間會對本黨的政策會做出不同的解釋和回答。

綠黨,顧名思議,最重視的就是環境和可持續發展問題,其實是對社會公正、人權等事務的關注。

說到環境保護,綠黨候選人的身體力行令人印象深刻。

比如在悉尼市政府工作的Willoughby選區的Robert McDougall,為了保護環境,特意不買車、不開車,每天坐公交上下班。那天到我家接受採訪時,愣是從火車站步行二十多分鐘到我家。我事先不知道他沒有車,這讓我很是過意不去。

另比如,悉尼選區的綠黨候選人De Brierley Newton的宣傳材料,不但是用精心挑選的100%再生紙做的,而且還是多用的,可再次被利用,這邊看是競選宣傳材料,反過來就可以當包裝紙用。這種匠心獨運的設計方法,讓她又一次以巧妙的方式宣傳了自己的環保理念。

從目前的情況看,綠黨的選情不如他們希望中那樣如人意。但最近德國綠黨的勝利,再次讓人意識到:隨著地球環境的惡化和接連不斷的天災人禍的到來,綠黨已成為一支不容忽視的新生力量,在許多年輕人中正越來越有號召力。Robert McDougall在接受採訪時曾談到:也許,再過十年、二十年,我們就可以看到一個由綠黨執政的政府了。

Robert也是一名年輕人,他能夠這樣平靜的不計當下,為十年、二十年之後的事情而努力奮鬥的精神,也著實讓人起敬。

「不滿政府」是從政的最大動因

對每一位候選人,我都問了同一個問題:你為何從政?

對此問題的答案,無論是哪個黨派的候選人,竟然是驚人的一致:大部分人都說,我之所以從政,是因為對現實的不滿,對政府官員的不滿,對社會現狀的不滿等等,於是決定參政改變這種現狀。

也有幾位說,是因為從小就對政治感興趣,或受到某某他們所喜愛的政治家的啟發,或認為從政是服務社區的好方法。

還有一位說,自己從小就一切順利,感到特別幸運,因此父母教育他說,你應該回報於社會,於是他就從政了。

「對政府不滿即參政」!這樣的理由,對於來自「膽敢對社會主義心懷不滿」是個大罪名的中國大陸的移民們來說,也許是很新鮮的吧!

印象很深的,還有Canterbury區工黨議員Linda Burney的回答。她說,政治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Politics is not a terribly magic thing),有一次她跟一位部長談話時,心裏禁不住想:就您這水平,還當部長?我來干保證比你幹得好。於是她就參政了。

「重在參與」

對許多候選人來說,他們從一開始就十分清楚的知道,自己當選的可能性不大,但依然興致勃勃、全力以赴的投入備選。

有一天我約了Strathfield的綠黨候選人Lance Dale到我家來採訪,他帶著一個助手汗流浹背地來了—原來他一直在頂著烈日挨家敲門宣傳呢。採訪結束,我送他出門時,說了句:「Good Luck (祝你好運)!」他一邊繫著旅遊鞋鞋帶,一邊回應道:「And good fun (也很好玩)!」我們一起大笑起來,不自覺間,我被他「重在參與」的樂觀、豁達感染了。

Hornsby的工黨候選人Nicholas Car則告訴我,就算贏不了,但有他作為「反對力量」盯著其他的候選人,特別是當選後的議員,也能監督著他們是否好好幹、是否會兌現競選中的諾言,等等,這不也挺好嗎?

有時候也可以看出,各黨推出在候選人時,不為贏,只為鍛練新人。比如這次採訪中最年輕的Epping區二十三歲的工黨候選人Amy Smith,面對同一選區「老謀深算」的現任自由黨議員Greg Smith,雖然勝算不大,但仍每天興致勃勃的到火車站去發傳單,並驕傲的告訴我,她就是在這個區土生土長的,她在火車站遇到的人有一半都認識她這個「我們區的小妞(local girl)。」

「黨」很窮酸?

筆者來自大陸,所以想到「黨」時,往往不自覺就會認為,「黨」很強大,「黨」有的是錢和經費,因為國庫即是黨庫。

然而這次在採訪中,卻無意中發現,澳洲的「黨」,尤其是普通的、在野的黨員們,似乎也「弱小」得很,窮酸得很。

除了已經在位的議員外,其餘大部分候選人既無辦公地點、又無手下,又無經費,或經費十分有限,特別是小黨和獨立候選人們,能夠印夠傳單,再找到人幫忙,在選區內做一遍發信箱的工作,就已經很了不起了。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會到我家來接受採訪的原因,因為他們沒有辦公室

當然,大黨們在競選宣傳戰中,仍然是出手闊綽,不遺餘力的。此次採訪中,多名候選人提到政治廉潔問題、政治獻金問題。綠黨驕傲的宣稱,他們不接受來自公司的政治獻金,因而不會像兩大黨那樣受公司利益左右;自由黨和工黨也爭先恐後表示要改革政治捐獻制度,然後互相攻擊對方在此問題上的態度和做法,有時會讓人弄不清他們到底誰說得對。

但不管怎樣,有了好幾個黨互相「攻擊」,互相掣肘,在「腐敗」問題上,也就不太容易走得太遠。

華人參政?

採訪結束時,我一般也會請候選人們對華人社區講幾句話,不止一個候選人提到,希望華人更多關心並參與政治。也有人向我請教:為何華人在政治上不夠活躍?

是呀,對比其他一些少數民族社區,華人社區似乎的確存在這個問題。比如這次我採訪的Strathfield區的獨立議員Mark Shama,就是九年前才從印度移民澳洲的,但卻早就老實不客氣的參政了,不但參加了這此省大選,也參與了去年的聯邦大選。說起他的競選方針來,也是一套一套的。

華人為什麼不夠活躍呢?

也許是因為,很多人來自一個從來不曾有過選舉、「參與政治」更會被視為犯罪的國家;也許是因為他們還不習慣參與公眾事務;也許是因為他們忙於掙錢和個人事業、家庭,還沒有「閑情逸致」關心政治。

也或許,是因為他們知道:澳洲社會已穩定這麼多年了,政府三、四年一改選的,有什麼新鮮的呢?誰上來誰下去,更不是什麼「你死我活」、「關係到黨國存亡」的大事,區別也許有一些,但絕對還影響不到根本,因為這個國家的立國之本,早已固定,不會因為哪個政黨上去、哪個政黨下來就怎樣。

所以,雖然被選民踢下去的工黨領袖肯尼莉,會有遭到「大屠殺(massacre)」的切膚之痛,但對一般民眾來說,經歷了「變天」的大選後的第一個工作日,太陽照常升起,人們照常去工作、學習,這一天唯一成為新聞的,是新的省長—奧法拉已經宣誓就職了:「在上帝的護佑下,我宣誓將忠於澳洲,忠於紐省人民。(Under God, I pledge my loyalty to Australia and to the people of NSW.)」

澳洲紐省大選專訪隨筆(上)(組圖)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